中国茉莉花革命: 抗争者认为休战只会引来大报复 揽炒不是胜利至少也是平手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0-11

抗争者认为休战只会引来大报复 揽炒不是胜利至少也是平手

转发此新闻:
自由之夏抗争到现在进行了超过100日,很多记者和最近忽然关心香港的朋友都问我:你觉得这场运动的终点(endgame)是甚么?这个问题,我一直都不懂回答。


实上,这次的自由之夏,并非忽然从石头爆出来。这个运动本身,便是2014年雨伞革命与2016鱼蛋革命的延续。在2016年之后,参选的本土派年轻人,不是在选举前便在高票当选后被取消资格(DQ)。中共将这些年轻人DQ,等如是将数以十万计年轻人DQ在政治制度以外。对这些年轻人来说,立法会便是一个代表羞辱,毫无用处的玩具屋。除了DQ,政府还将大批鱼蛋义士检控监禁。后来就连组织占中、十分温和的学者领袖,也被送进监狱里。

这次的自由之夏,只是雨伞和鱼蛋革命的延续。这个暑假开始的抗争,在五年前人大作出831议宣布真普选死刑一刻已经开始,接下来当然不会那么快结束。就算抗争冲突一时停缓下来,今后也会无时无刻再爆发。

抗争虽然击退了送中恶法,但北京也撕下了画皮露出了狰狞的真面目。警察滥捕、擅入民居、攻击记者、对被捕者行私刑。林郑说她除了三万警员,已经没有别的依靠。他们已经做得那么白说得那么白,我们已经无法自欺欺人,说香港还未变成警察国家了。

抗争者都明白,现在就停止抗争,等著他们的是警察暴力、政府紧急权力的常态化。这是权力的本质。政权获得了新的权力,解除原有的规限之后,除非遇到来自人民的巨大压力不得不妥协,不然是不会主动放弃新权力和为自己再上枷锁的。

2014
年占领者在甚么也争取不到的情况下撤离,社会回复平静,等著反对派的便是包括DQ、牢狱的大报复。占中后政府滥权越来越夸张,跨境绑架、取缔民族党、驱赶外国记者都敢了。他们连送中条例也有胆试,就是报复杀红了眼的结果。

现在摆在香港人面前的,只有三个可能:(一)抗争结束,警察国家常态化,平民活在恐惧中,但香港保住金融中心地位,权贵继续吃香喝辣; (二)抗争持续升温,警察国家常态化,平民活在恐惧中,但更极端的镇压(如外汇管制、宵禁、禁互联网)令香港金融中心地位被毁,权贵损失重大;(三权贵害怕金融中心地位被毁,害怕损失,作出妥协,对警察国家做出节制,恢复市民部分权利。

现在抗争者中间普遍有「揽炒」(玉石俱焚)倾向,就是因为不少抗争者判断,若现在止战,香港便会陷入(一)的境地。若继续抗争,迫使北京用更极端的方式应对,便可能造成(二)或(三)的结果。从他们的角度看,(一)是输,(三)是赢,(二)是打和。所谓的「揽炒派」,其实很会计算,很理性,绝非情绪化和乱来。

八月五日的三罢和抗争升级后,林郑和国务院放狠话说香港抗争者是港独,「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口号是港独口号。当时很多看似开明派空劝抗争者软化,停叫光复口号以免刺激中共,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最后抗争者没有理会,继续升级,口号继续叫,还作了歌。最后解放军还是没有出来,北京反而容许林郑宣布正式撤回送中条例。

现在政府动用紧急权力反蒙面,看似开明派又说抗议者不要中计升级,反而应该休兵。决心要避免(一),豁出去要争取(二)或(三)的前线抗争者会不会听,大家心里有数。那些苦口婆心说要避免悲剧的社会贤达,与其浪费时间说服抗争者接受(一),不如试试说服你们相熟的上层精英接受(三),还比较实际。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诰烽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