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大阅兵完了 余波没完 纳粹美学 朋友圈在谈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0-07

大阅兵完了 余波没完 纳粹美学 朋友圈在谈

转发此新闻:
中共建党70周年,习近平检阅三军,场面宏大,耗资无数,许多中国人很高兴,也有许多不高兴,高兴的都说出来了,不高兴的不敢说出来,说出来有刑拘危险。已知有几位说了大阅兵没啥看头的被刑拘;兰州、湖南张家界、云南禄丰县发现有损毁五星旗的,也被刑拘。有趣的是,几乎与此同时,一些关于法西斯美学的文章在朋友圈飞传。

北京,101日,天安门广场,女兵方队接受习近平检阅。

一些学者也也因北京庆祝中共建政70周年遭殃了。国庆前,有些有自由思想的人,就开始遭到网络清洗,比如中国法学教授贺卫方个人微信账号,离节日大阅兵还有四天,926日被永久封号了,周日传出的消息,他的弟弟贺维彤也于节前被以传播恐怖主义视频的名义刑拘了。贺卫方到底因为什么被永久封号,因为何种言论踩到当局红线,不清楚,中央社报道说,贺卫方暂时不接受采访

但是他的一个演讲视频,批评纳粹倾向的,据说是几年前的,现在就在网上热传起来,这位学者说:我分析纳粹时期,德国唱的歌,和我们今天唱的红歌都很相似,举我们的旗帜鲜血染红的旗帜跟着元首前,都是这类歌曲。这东西有某种相似性。我自己觉得有某种纳粹化倾向。

作者举出墨索里尼打黑手党的例子,一上台,铜拳铁掌,把黑手党解决了,意大利人民一片欢呼,这么强硬的领导人多好,最后发现,慢慢的,这个铁拳头,打向所有的对他质疑的任何一个人,逐渐的开始法西斯化,就是纳粹化,我觉的这是特别令人忧虑的一件事情。法学家担心社会法西斯化,这些演说最近被翻了出来,在网上热传,大约连作者本人都没有想到

谈到法西斯,就在929日,朋友圈热传的还有署名菌丝ART写的题为『法西斯美学:纳粹暴力与美的极致』,作者说,法西斯美学源于墨索里尼说过的一句话:谓法西斯主义,首先是一种美,作者然后专章谈到张艺谋电影中的法西斯美学。他列出法西斯美学的几项标准:个人崇拜;在群众和帜的海洋中,希特勒始终被放置于中心位置,希特勒万岁的口号声频频响起等等

作者举出张艺谋的电影『英雄』,指出拍摄手法和美学意图都采用了『意志的胜利』中的法西斯美学,极力铺排大场面、大气势,大群体。整齐划一的秦皇大军,铜墙铁壁的方阵,单薄的个人化身为不可挑战、无法逾越的军队。但在这样的画面背后,每个人也都变成整齐划一的蚂蚁,规格相同的螺丝钉,毫无个人气息的雷同道具

作者还说,当年张艺谋在指导完零八北京奥运会时,因为这种审美遭受过很多非议。当时有人抨击他这种群体模式的开幕式,使用这种『英雄』秦军阵势的排布,简直和北朝鲜没什么区别

作者说,法西斯美学用齐步走、举手礼塑造了一种声势浩荡的美好幻觉,让我们觉得他好美,好壮观,好伟大。可是奥威尔在『1984』里写到:齐步走是世界上最为恐怖的景象之一,是一个赤裸裸的权力的宣言,它正在宣称的是:是的,我很丑,但是你不敢嘲笑我。作者的结论:法西斯的音乐、服装、电影、建筑、队列都很美,可永远也比不过自由之美

最近一直流行的还有一篇『崔卫平、赵越胜谈纳粹美学』,选自2012年出版的『私信@们:跨越时空的对话』,崔卫平致赵越胜信中说道张艺谋,为暴君辩护的『英雄』是他的病灶,而他美学上的堕落,更体现在他已经变成一个装修匠、糊裱匠和漆匠,变成一个形象工程师,弄一些鸡血、狗血洒到这个世界上,说那就是美。”“如果说有什么极权主义美学,那么这就是……”赵越胜在回信中则说:纳粹以数量与体积之庞大来造就自己活动的舞台,恰是要利用这种能够强暴感官的外在的壮丽辉煌,来造成臣民因内心恐惧而生的崇高感让他们在无法以自己的经验把握眼前场面时,产生依赖与顺从。从政治学的角度看,这种崇高是一种谎言,因它不扩展和丰富人的美感,而是一种压迫、操纵的形式。以人造崇高实现操纵,这是一切专制社会和暴君最擅长的手段。


来源:法广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