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赵乐际有麻烦 官员被逼上梁山 谁的结局比崇祯更惨?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0-29

赵乐际有麻烦 官员被逼上梁山 谁的结局比崇祯更惨?

转发此新闻:
近来,中纪委书记赵乐际处境不妙的消息在网络上流传。本月中旬,亲北京港媒《明报》披露赵乐际卷入主政陕西时发生的两大案,秦岭违建别墅案及千亿矿权案,因而触怒最高领袖,受到了警告。消息并没有被中共官方否认,故可信度较高。其实,最高领袖不满赵乐际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很少人关注到,那就是抓捕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孟宏伟不力,把事办砸了。
 

    最高领袖决定抓捕孟宏伟后,按计划中纪委由进行诱捕,在机场将其控制住,利用“十一”长假审讯,罗织罪名,后以其生病为由,通知其妻儿回国,再辞去国际刑警主席职务。应该说抓捕计划还是周密的,但赵乐际做事不老道,忽略了一个细节,那就是孟宏伟的反侦察能力。 其实,孟早有不祥之兆,对这次公安部通知其回国颇感蹊跷。于是他与妻子配合,一张匕首的小图片让中纪委的秘密抓捕行为曝光于天下。

    孟妻的报案、记者会使孟案成为国际事件。本来国际刑警组织只是一个民间机构,该事情也不至于闹得这么大,但无巧不成书,孟妻法国报案与美国副总统彭斯抨击中共的演讲几乎同时发生,孟案成了佐证彭斯指责中共侵犯人权的有力证据。风助火势,火借风威,这火就不可控了。最高领袖发脾气了,大骂赵乐际太蠢。其实,赵乐际也很委屈,因为他接的摊子是王岐山的。老王不仅是最高领袖的密友,而且还是乱世枭雄,那手腕,那辗转腾挪的身段,赵乐际哪里学得了,所以他凡事谨小慎微,不敢越雷池一步。赵乐际办事不力,捅了马蜂窝,因为孟宏伟通过他的妻子吹响了官员造反集结号。这话何以见得?我们不妨一起分析一下:
    
        第一,中共反腐使官员官不聊生
    
        孟宏伟事件告诉中共官员:一是,没有人是安全的。中纪委对孟宏伟的抓捕并无新意,几乎每一个官员都一样,无论是在办公室、会议室、机场,说失踪就失踪了,几乎与苏联斯大林时期的大清洗并无二样。但官员或许认为孟宏伟作为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应该不会在任上抓捕,中共会因国际影响而投鼠忌器。但他们错了,最高领袖的二愣子性格使他无所顾忌。这样每一个官员都是中共案板上的鱼,掏腮去鳞只是时间问题,没有什么依不依法、影响不影响的问题。也就是说,任何人都不要抱侥幸心理。二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孟宏伟因有安全预案才使中共抓捕曝光,我相信今后中共官员都会考虑设置报警暗号,一把刀或一把斧子。鉴于回国的高风险,驻外官员一旦有风吹草动,不会选择回国重蹈孟宏伟覆辙,而直接在国外申请政治庇护。国内官员则会选择躲藏于事前准备好的机密地点或逃亡外国大使馆避难。所以,孟宏伟事件后,越来越多的王立军事件会发生,并且在国外发生的几率更高。当然,有的官员可能过度紧张而出现乌龙事件,如中共准备重用某驻外官员通知其回国,该官员认为习老大要动手了,而夜奔外国警局泣不成声,寻求庇护。
    
        别以为这是笑话,在斯大林时代,这种乌龙事件很普通。斯大林特别喜欢在晚上工作,叫上他的“亲密”战友们在别墅里喝酒,彻夜不眠。一天晚上,斯大林和战友们又在别墅里喝高了。莫洛托夫和卡冈诺维奇就斯大林别墅上空的星座产生了争执,莫洛托夫认为是猎户星座,而卡冈诺维奇则说是仙后星座,两人相持不下。斯大林心想这很简单啊,于是要秘书打电话问一下莫斯科天文馆的馆长。天文馆馆长一接电话,也懵了。因为他是个军官刚被任命为馆长,不懂天文。前馆长正在西伯利亚流放,前副馆长被囚禁在古拉格岛上。斯大林的电话,他不敢怠慢啊,于是急忙驱车到一位天文学家里去请教一下。没想到,这位天文学家看到深夜有人急匆匆来访,以为自己末日已到,在门铃响的那一刻,猝发心脏病,死在了家门口。你看看,这个乌龙还闹出了人命。三是,人人都是卧底。留证据和机密文件为自己留条生路将成为中共官场的潜规则,这样人人都成了潜伏在中共的卧底。习近平一直希望官员忠诚,但他没想过,忠诚源于共同的理想和追求。你成天拿枪对着官员的脑袋,你就是官员的敌人,哪还能谈得上忠诚。习以毛泽东的好学生自居,但他没记住老毛子的话:“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四是,腐败大案频发。由于当官成本和风险太高,所以,官员一旦坐上高位就要大贪。在恶劣的政治生态下,官员们为生存就会订生死同盟,官官相护、官官相保。一旦东窗事发就会集体鱼死网破。
    
        第二,最高领袖将会在反腐败中一败涂地
    
        为何最高领袖在第一个五年里,通过反腐顺利集权,而在第二个任期里却屡屡碰壁?我认为,第一个五年最高领袖反腐还是颇得民心的,他借反腐集中权力,清除了政治对手。但第二个五年严刑峻法的套路就不灵了,要进行制度性反腐。现在,老百姓也看明白了,他的反腐与老百姓也没什么关系,无非中共官员狗咬狗。最高领袖难道没有想到制度性反腐?当然想过,但由于他没有民主法治和宪政的概念,加之迷信权力,自然不会借鉴西方法治反腐经验。101日生效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违纪规定之详细,处罚之严厉,可谓用心良苦。条例仅开除党籍就有45项,如重大原则问题不同中央保持一致;公开发表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立场;诋毁污蔑英雄模范;落实中央决策部署搞变通;对党不忠诚不老实、做两面人;制造传播政治谣言;信仰宗教;违反规定取得外国国籍以及发生不正当性关系等,条例上管灵魂,下管肉体,无所不包。说你违纪,你就违纪,不违纪也违纪;说你不违纪,你就不违纪,违纪也不违纪。习近平想用道道绳索将中共官员像螃蟹一样捆个结结实实,但贪腐缘于人性的恶,用杀戮、恐吓去反腐,只能是南辕北辙。
    
        明太祖朱元璋惩治贪官的手腕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宣布凡贪污60两以上银子的官员将被剥皮揎草,杀得兴起,最后连官员“收贿袜子一双、鞋两双”、“书籍四本、衣服一件”、“围脖一个、网巾一个、圆口衣服一件”也都杀掉了。可贪官越杀越多,只杀得官员不够用,只好留用一些犯了事的官吏戴枷办公。主审的官员和被审的犯人一样戴着枷锁,官员后面站着监视他的锦衣卫。官员退堂,锦衣卫再来打官员的屁股。京城官员们每天上朝前要与妻儿哭别,叮嘱他们哪个亲戚欠了钱未还、房契在哪儿、下一代往什么方向培养、小升初找谁走后门,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一去还能不能再回来。官员下朝回到家,举家欢庆,哎,不容易啊,又活了一天。后来,朱元璋决定走群众路线治贪,规定:任何一个百姓可以直接冲进官府,捉拿不满意的官员,当官的若敢阻拦,则“夷诛全族”。于是常见一群群老百姓押解官员前往南京的盛况,浩浩荡荡活像黄金周旅游。这群众路线够彻底吧,但结果是经过276年锲而不舍反贪,明朝最后一任皇帝崇祯孤零零吊死在歪脖子树下。崇祯自杀前写下遗诏:“朕凉德藐躬,上干天咎,然皆诸臣误朕。”就是说,你们这些负心官员们啊,平时白养你们了,关键时刻一个都不见,是你们搞死我的呀。
    
        历史是无情的,一切泯灭人性的社会制度都将被人民所推翻、被历史所抛弃,那个曾经如此强大的明朝和它无情的社会制度今天都已不复存在。看看今天的最高领袖,他与朱元璋的做法何其相似,逼得官员们跳楼的跳楼,撞火车撞火车,服毒的服毒,官不聊生啊。如最高领袖不改弦更张,就这样二愣子下去,其结果还不如崇祯皇帝,因为环境污染严重,想找棵扎实的歪脖子树还真不容易。


来源:博讯 /史桔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