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解读第五个现代化: 极权统治现代化?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0-29

解读第五个现代化: 极权统治现代化?

转发此新闻:
中共19届四中全会这星期正在北京召开。中国官媒报道,会议将聚焦研究“第五个现代化”,也就是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及治理能力现代化”。如何解读这背后的含义?另外,在四中全会召开之前,美国副总统彭斯上星期发表对华政策讲话。美国的对华政策对四中全会又有什么影响呢?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邀请了中国最早提出“第五个现代化”概念的民运人士魏京生,以及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顾为群就此发表他们的看法。

20191028日,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在北京开幕。

美国副总统彭斯上周发表针对中国的讲话,当天,我们现场访问了前美国总统奥巴马主政时的国防部亚太副助理部长邓志强,我们先来听听他对彭斯演说后、美中关系可能发展的观察。

邓志强:“我认为,从彭斯今年的演讲来看,显示他一年前所谈到许多问题,至今仍然存在。我们得解决与中国有关的重要挑战,以及美中关系的问题,而即便是所谓‘(美中)初步达成的共识与协议’,仍有许多中国必须做出的重大改变,还未实现。对我来说,很重要的关键问题是,在许多科技领域上,中国已经决定要走自己的路、与世界分道扬镳,例如在世界其他地方习以为常使用的推特、脸书等,这些在中国都不能使用。”

记者:有分析认为,彭斯选在中共举办四中全会前演说,时机选择是美国的精心安排,两位认同吗?彭斯讲话会对四中全会产生任何影响吗?
魏京生:我想,很多人都分析认为,彭斯这回的讲话比较温和,这可能和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前阵子来美国时,私下带来的信息有关。他可能和美国说到,四中全会要有法治方面的改革,也就是美国要求的结构性改革,因此,特朗普政府觉得可以稍微温和一点应对一下中国的四中全会。

而美国他们这种温和,可能有利于四中全会作出一些对美国也比较温和的决定。
顾为群:我觉得,彭斯副总统演说的时机选择,的确是考虑到中共10月下旬召开四中全会,这也是美国政府利用这个场合,公开发出代表美国政府的声音,试图对中共的政策制定及中国政治未来发展及中共未来对美国可能制定的政策与调整,施加某种程度影响力。

但从中共的反应来看,尤其是外交部发言人“泼妇骂街”式的反应来看,(魏京生:非常不友好),是,非常不友好,显示出来,中共政权完全拒绝美国政府苦口婆心、试图劝告中共“改恶从善”的用心;中国虽然不存在反对党,但美国政府变向扮演了一种反对党的角色,这是一种很有意思的现象。

北京街头的一幅“中国梦”宣传画

美国成中国最大“反对党” 鼓励墙内推中共改革

问:除了香港,习近平在四中全会上,还有哪些议题,可能要面对党内不友好的质疑和挑战的?

魏京生:刚才顾先生提到彭斯讲话,很巧妙地把中国人民与中国政府及中国共产党区分。我认为,这其中还有一个暗示作用,中共内部也有一些反对派,他们反对习近平这种对美的强硬政策,他们也希望与美国有比较缓和及互相妥协的政策,而彭斯的讲话,其实对中共内部的反对派是种鼓励与支持。

因为,彭斯讲话反覆强调,美国并不想与中国“脱钩”,只是要与中国有公平的竞争关系,因此,彭斯讲话对中共反对派在四中全会上重新振作,是很大助力。但从中国外交部反应来看,强硬派势力还是很强大,在政治上很有基础,所以,他们反驳彭斯讲话用非常难听且强硬的口气来反驳,这形同反驳党内的反对派,这场斗争非常激烈。当然,四中全会上最重大的议题就是中美贸易,经济下滑的问题及香港问题,可能排在第二及第三的位置上。

顾为群:我看网上有一些信息显示,在四中全会前,各个派系可能折衷,达成某种不成文协议,就是习近平终身任期制,可能要终结改变,也就是在20大上,不允许他继续连任。

如果真能有这种结论,那是一个非常重大的政治发展,如果真把他上次19大上做出终身制的宪改整个废除,我相信,不只会得到无数中国人民及世界人民的支持与欢迎,也会让党内许多开明派感觉取得胜利,感到欢欣鼓舞,对美中关系也会有好的影响。

习近平可能20大无法连任?

魏京生:我觉得顾先生说的这一点挺重要的,虽然在中共公开发表的一些东西上,没有提到,但是,这个问题,恰恰会在党内得到最大共识。

大家会在这个问题上,对习近平发起攻击,会带出我们刚才谈到的许多问题,这一点,对习近平的威势及权势可能是最大打击,这也是习近平为什么一年多来不开四中全会很重要的原因,而这个是党内最有可能获得共识的。

魏京生:完全有可能。顾为群:我觉得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

问:根据中国媒体报导,四中全会的主要议程是研究“第五个现代化”,“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治理能力现代化”有新意吗?魏京生先生当年在北京提出“第五个现代化”一词,是期盼中国实行“民主主义”,中共现在则是用来说明要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及治理能力现代化,民主在中国生根,有没有希望?

魏京生: 窜改第五个现代化 强化专制

顾为群:中共现在用的“治理能力现代化”,是20年前中共就提出来“国家能力现代化”的延续,只是把它提到一个更高的级别。但是,实际上“治理能力完善”及所谓的“现代化”,是远远不能满足中国人民对中共政权或是中国政府预期的,也和世界大势发展远远不同。

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尤其是前苏联崩溃后及70年代的“第三波民主化浪潮”显示,世界政治主要发展趋势就是民主化,而不只是简单的政府治理能力,民主化最主要解决的就是政府统治权力合法性的基础。而据说,习近平非常喜欢商鞅的“驭民五术”(愚民、弱民、疲民、辱民、贫民),支持他的小团体已经日渐变成一个“黑手党政权”、“流氓政权”,要说他试图实现“国家社会主义”,都是夸奖他了,他想实行的是“党营社会主义”,实际上更是“黑手党社会主义”。

魏京生:中共提“第五个现代化”在国内媒体上议论已经很长时间了,很早就有朋友就告诉我说“习近平抄袭你的第五个现代化”,我赶紧去网上看了一下,一看,原来他不是抄袭、是窜改了,他只是用这个词。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及治理能力现代化,只是更加加强中共专制统治,而专制统治不能用老办法了,还得用各种现代化方法。实际上,使用现代化方法加强专制,已经开始很久了,像是全民监视系统、社会信用体系中的告密(举报)有加分等。所以,他想要在这方面加强,和我们要求的民主化及自由选举是完全不同的,他这只是用这个说词,来迷惑老百姓,实际上还是在延续专制统治,甚至让专制统治更加现代化。
记者:谢谢二位的分析评论。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