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共是中国民族主义背后的蛊惑家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0-17

中共是中国民族主义背后的蛊惑家

转发此新闻:
NBA火箭队总经理莫利一句「为自由而战,支持香港」推文引发的风波渐趋平息,然而怒发冲冠、两军对垒的性质仍然引人深思。表面上看是爱国vs爱港,实际上是两个屈辱者之间的战争。美国NBA布鲁克林篮网队老板,同时又是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副主席蔡崇信早前发出的一封〈致所有NBA球迷的公开信〉,道出了他所理解的大陆爱国者愤怒的理由。


蔡崇信列举了三个历史事实:19世纪中期英法侵略者发起的鸦片战争、19世纪末八国联军对北京发起的战争、以及1937年日本对中国发起的侵略战争。他得出的结论是「我之所以讲这些历史,是希望你们明白为甚么中国人民如此警惕外国分裂势力。对于香港问题,中国人民感受到的情绪,就是多年前被侵略者羞辱而产生的愤怒。」根据蔡崇信的逻辑,如今的「香港之战」,就是中国作为「屈辱者」,一百多年来抵抗「外国分裂势力」的战争延续。

相对大陆爱国者的「为主权而战」,香港人的抗争性质已被莫利说得明明白白:「为自由而战」。反修例运动的第一口号就是「Free Hong Kong」,四个多月以来,共有超过2,400名示威者被拘捕,其中大部分是年轻人。以「9.29反极权游行」中警方公布的数据来看,当天共有96人被控「参与暴动罪」,平均年龄为22岁,正好与回归后的香港特区同龄。这些人显然无法体会到那些来自外国分裂势力施加的「百年屈辱」,亲身感受到的只是回归后,被「境外势力」中共所谓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带来的被压迫、被欺凌的种种屈辱。

民族主义背后的蛊惑家

两个屈辱者,一个为主权而战,一个为自由而战,都可以在身份政治中得到解释。身份政治的实质,就是「受害者政治」。美国学者法兰西斯.福山去年出版了一本新书《身份认同:对尊严的要求以及愤懑政治》,他认为,当今世界「文明的冲突」正在被「身份之战」所取代.他指出:「人们总是希望自己所属的身份标识以及自己怀有归属感的身份群体获得外界社会的认可,尤其是那些由于历史沿革而被边缘化的群体」,「另一方面,对于特殊化认可的渴求也可能以民族主义或者伊斯兰主义的形式,宣称为捍卫自己所在共同体的尊严而战」,这样就会产生出一些「充满野心的蛊惑家们(Ambitious Demagogues)」。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玛蒂亚.森在其著作《身份与暴力》中也谈到了身份之战。他认为,每个人的身份都是多重性的,同一个人「可以是一名基督教徒、自由主义者、女性、小说家、女权主义者、异性恋者、戏剧爱好者、网球迷」等等,不能用单一的身份来标签一个多重性的人;「将某种唯一身份强加于一个人是挑拨派别对立的关键技巧」,「那些宣扬这种或那种单一身份的观念,有意无意地孕育了这个世界的暴力」。

再看NBA风波,国务院发言人耿爽最初就莫利的错误言论提出严重交涉,并说「不了解中国民意是行不通的」。后来局势发展狠狠地打了他的脸,本月10NBA上海赛事依然爆满,12号的深圳赛事继续火热,黄牛票价炒到了七万元一张。无数观众不仅仅是中国人身份,此时此刻更重要的还是球迷身份,他们面对世界球坛巨星,感到的不是屈辱,而是无比的崇拜和激动。

中共是中国民族主义狂潮中的蛊惑家,挑起民众对外国势力的仇恨,就是它维持自己独裁统治的「关键技巧」。而在尊重多元文化和身份的港人看来,回归后自由受限,真普选无望,我们在中共「全面管治权」下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屈辱,惟有抗争才能得以消除。美国开国元勋班杰明.富兰克林曾说:「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国」,这也是700万港人对「爱国爱港」的最终理解。

来源:苹果日报 / 沈舟 时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