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高层人事频繁异动已成历史,习近平安了!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0-30

高层人事频繁异动已成历史,习近平安了!

转发此新闻:
千呼万唤始出来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总算登场。此前一段时间,外界媒体关于是次全会将安排习近平接班人“入常”的揣测和“爆料”铺天盖地,真真应了那句“皇帝不急太监急”。

习近平

昨日读到一则标题为《四中全会要推接班人?港媒:习近平或虚晃一枪》的新闻稿,说的是“拖延多时的中共19届四中全会将于下周一举行,有关中共高层人事的流言四起,包括四中增补常委、确定接班人等。港媒评论,这些传言多有突兀之处,但也不排除习近平可能只是做出交班姿态,给自己减压。”

但问题是,自中共当局以“全票通过”修宪的方式取消了国家主席任期,明摆着就是在向全党、全国乃至全世界正式宣布,他习近平已经完全没有可能象他的前任一样,在完成两届任期之后即交权让位。如此说来,他习近平安排接班人“入常”最早的时间,也不会早过2022年秋季才召开的中共二十届一中全会 - 无论这个人是陈敏尔还其他。

所以,所谓接班人“入常”的话题实在不是什么“习近平虚晃一枪”,而是外界媒体无的放矢。

有香港媒体 10月23日评论文章称,相关传闻包括陈敏尔和胡春华增补为常委,陈敏尔将被确认为接班人等等。但文章指,这些传言在四中举行前夕才出现显得有些突然。虽然从第14届至16届四中全会上,曾有增补政治局委员和军委正副主席接替,但2004年后的四中全会上再未出现过领导层人事变动。

另一个突兀之处在于,中共十九大时没让陈敏尔和胡春华入常,因何两年半后突然中途入常?另外,中共政坛并无习近平大权旁落的迹象,习近平因何突然急于交班?而且如果习近平打算在20大上交班,现在才培养接班人也嫌稍迟。

其实,追根朔源,所谓“陈敏尔和胡春华增补为常委,陈敏尔将被确认为接班人”的“相关传闻”,根本就是质疑此“传闻”的同一家媒体率先炒作出来。自己先“爆料”一则所谓“北京内幕消息”,而后再发评论文章质疑一番,是外界媒体炒作中共“高层人事动向”和“中共党内斗争内幕”的惯常手法。

相比于其他,在美国的华文媒体《世界日报》刊登的社论《习近平权威无恙 高层人事会有惊奇?》的分析内容相对靠谱。文中说:外界对中共拖延很久的四中全会有各种揣测,有传闻指总书记习近平权威动摇,有说法指习的亲信陈敏尔被定为“储君”,将更换常委赵乐际;还有传闻指会中将出现“意外”,不一而足。事实上,这次全会最可能只是一个毫无新意和沉闷无聊的大会,除了行礼如仪一致通过政治局已做出的决议外,人事上不会有什么大变动,更谈不上有什么“意外惊奇”发生。

虽然这些揣测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且可以找到一些“依据”,但此次四中全会习近平确定陈敏尔为储君,甚至取代某常委等大幅人事变动却不太可能。而即使习近平有意让陈敏尔“接班”,时机也未必成熟。尽管过去中共中央全会上,也曾经出现过大的人事变动先例。

另外,外界认为中共迟迟不召开四中全会是因党内高层派系权力角逐、习近平权力面临空前危机,而产生动摇等因素所致。真实原因,则并非如此。

《世界日报》的社论中还分析说:中共官方宣布,政治局已听取“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在党内外一定范围徵求意见的情况报告,决定根据这次会议讨论的意见进行修改后,将文件稿提请19届四中全会审议。看来四平八稳,著重意识形态和官样文章的走过场。

近日,中南海有官员透露,这次“全会将是一个空前乏味、四平八稳的会议,并没有什么大的人事和政策变动要审议”。“如何应对中美贸易战的最终策略(在政治局派系层面)没定,是全会迟迟不能召开的重要原因。现在,习近平(在对美策略上)已经下了退让的决心,并在常委和政治局层面得到了主要派系的认可。所以,原定的全会才得以召开,讨论原定的议题。”

消息人士指出:“对习近平而言,全会上无人公开反对有关中美关系的决策,就相当于习近平的决策得到了全会的认同”;“在一个四平八稳的例行会议上,只要没有人对现行政策提出异议,那就是一个‘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就是对习近平执政的认可”。“开小会定大事,开大会走形式,是我党的老传统。(所以)全会不是决定问题的场所,充其量不过是一个公布决定、追认小会决议合法性的形式而已。”

正如本文开始部分已经分析的那样,也许在两年半后才会开始的,筹备召开中共二十大的过程中,习近平会把接班人入常问题提到议事日程。也就是说,习近平即使“高风亮节”,也肯定会至少坐满三个整届,到2027年的中共二十一大召开时才会让位交权。所以说,未来才会正式产生的“储君”,无论是陈敏尔还是其他哪 一个,其“入常”的时间应该不会是正在召开的十九届四中例会,再早也不会早于三年之后才登场的中共二十届一中全会。

“对于姗姗来迟的四中,在此之前,海内外舆论场以越来越急切的焦虑心态,不断‘炮制’着各种政治流言。 事实上,这一场景对于属于中共政治的人士看来并不陌生。作为‘决定’中国时局的关键力量,中共的每一个动作甚至“政治话语”,都会引起国内外的注意和解读。然而,由于中共在‘政治季’期间的不透明,以及本身政治信号传达的复杂性,人们总是以一种好奇的心态试图窥伺到某些蛛丝马迹。人们在北戴河会议期间猜测中共几代高层之间的讨论,而一次次闭门召开的中央全会其实也是人们猜测政治风向的窗口。在没有确凿的信息公开时,人们通常只能依靠经验和想象去填补信息空白。” - 这是多维新闻网刊登的专题评论文章,对是次中共四中召开之前,外界媒体在所谓“高层人事问题”上妄自揣测之内因的分析。

用多维新闻评论人的话说: 此次政治传言汹汹的原因另一部分,则来自于熟悉中共政治人士的经验判断。事实上,根据以往历史,中央全会会期内外的确通常会是中共高层人士调整的关键周期。尤其是每届中央全会中的“四中”,更被认为是一届中央全会进行调整的“期中”关口。

除单纯决定人事的一中全会之外,中共每次中央全会的议程都涉及党和国家发展等重大命题,有时还涉及人事调整。据统计,除八届四中全会、十七届四中全会之外,其余历次四中全会均涉及人事调整,改变了许多中共大佬的命运。王明一步登天成为最高领导人,高岗、饶漱石沦为“反党集团”头目,叶剑英带头主动退休,赵紫阳被元老废黜,江泽民黄袍加身,胡锦涛接班,郭伯雄、徐才厚成为“监军”……这些都发生在四中全会上。

大体而言,1989年之前,中共尚未建立比较稳定成型的领导体制,因此每次中央全会人事调整比较频繁,幅度也是相当大。除本身即是以决定党和国家领导人名单的一中、二中外,其实也不乏四中、五中调整的案例。比如,十一届三中全会上,陈云被增选为政治局常委,邓颖超、胡耀邦、王震被增选为政治局委员;而十二届五中全会上,则有田纪云、乔石、李鹏等人被增选为政治局委员。 其实,1989年因为六四事件发生,当年中共分别在6月份、11月份召开了四中、五中两次中央全会,对中共领导层进行大幅度的调整,甚至连中共中央总书记和中央军委主席也均由江泽民接任。这也是中共最后一次在届中进行如此力度的人事重组。

据此,多维新闻网的评论文章总结说:自1989年后,中央全会期间高层调整其实已经越来越少,但是“四中”因为刚好处于期中的承上启下时间段,所以一般是高层人事布局的关键期。1994年9月,十四届四中全会,增补吴邦国、姜春云为中央书记处书记,时任上海市长的黄菊也顺势接班吴邦国的市委书记一职,顺利入局。1999年9月份,十五届四中全会期间,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国国家副主席胡锦涛当选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也首次进入中央军事委员会。2004年9月份,十六届四中全会召开,最大的变化是胡锦涛接替江泽民的中央军委主席一职,名义上完全掌握军权,同时军委再次改组调整,徐才厚跻身军委副主席。2009年秋的十七届四中全会并没有预想的那样由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开始接手军权——习近平直到2010年秋的五中全会才当选中央军委副主席,但这被认为是处于其本人主动要求的“特例”。此后,中共十八大上胡锦涛完全放弃党军大权,所以十八届四中全会也没有上演当年江泽民向胡锦涛移交军权的“戏码”。 即将启幕的中央全会虽然是在2017年、2018年人事大洗牌不久的背景下召开的,且中共高层人事更迭也逐渐臻于规范化、制度化,未必会出现重量级的人事变局。

简言之,过去数十年来的中共历届四中全会上,因为时局的需要,确实出现过几次人事异动事项。但只要是时局需要,除了四中全会,无论三中全会还是五中全会和六中全会,也都出现过高层人事,也就是政治局委员及书记处书记以上层级的人事异动。
如前引述的多维新闻网评论文章《解读四中-中共四中全会因何疑云重重》等系列文章,总结了大部分中共政权自毛泽东时代结束之后,发生在两届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或者说是相隔五年的两个一中全会之间的历次中央全会上的人事异动内容,但还是忽略了一部分,比如与华国锋被正式宣布下台的同时,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就是在十一届六中全会上被增补为中央书记处书记,而后又在十二届五中全会上被宣布不再担任中央书记处书记职务。而这个十二届五中全会的最重要内容,就是高层人事大幅度更叠。现如今,正在召开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上,之所以不会有政治局常委会层级的重大人事变动,原因只有六个字,习近平不需要。

从中共自家媒体对是次四中全会的宣传鼓噪内容看,如今的习近平在通过修宪把自己连任两届之后仍然不会让位交权的政治设计“法制化”之后 ,不但不象部分外界媒体所分析的,因为“强烈感受到了内部危机四伏”而考虑接班人选问题,反而是志得意满地把自己想象成了比中国历史上的唐太宗、李世民还要伟大N倍的中国历史上的一代英主,声称“古有大唐盛世,今有中华复兴”。他为是次四中全会设计的全部内容:“研究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已经被官媒奉命宣传为“开辟‘中国之治’新境界”。

何谓“中国之治”?因为习近平至今还没有自己的“年号”,所以对唐太宗“贞观之治”的师法只能暂且以“中国之治”形容之。更多的关于习近平的“中国之治”的分析内容,留待下篇文章继续介绍 。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夜话中南海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