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区块链是中国人财富盛宴吗?狂欢还是灾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0-31

区块链是中国人财富盛宴吗?狂欢还是灾难?

转发此新闻:
 10月24日,中央政治局进行第十八次集体学习。中国工程院院士、浙江大学教授陈纯就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作了一个讲座。陈纯也是杭州趣链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王婆卖瓜,自卖自夸。陈纯自然把区块链说成了一朵花。卖力的吆喝,换来丰厚的回报。习近平对区块链技术果然大加赞赏,他说:区块链技术应用已延伸到数字金融、物联网、智能制造、供应链管理、数字资产交易等多个领域。中国在区块链领域拥有良好基础,要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积极推进区块链和经济社会融合发展。要努力让中国在区块链这个新兴领域走在理论最前沿、占据创新制高点、取得产业新优势。要推动协同攻关,加快推进核心技术突破,为区块链应用发展提供安全可控的技术支撑。也要加强区块链标准化研究,提升国际话语权和规则制定权。
   

    应该说,习近平组织政治局委员学习新的科学技术是件好事,比沉浸在党领导一切的政治斗争中要好。至于他和政治局委员是否弄明白了区块链倒并不重要。但习近平的讲话却引来了部分学者不切实际的喝彩和股民的热烈反应。经济学家、中央财经大学教授王福在接受采访时称,参与区块链可能是中国老百姓这辈子唯一的造富机会。我相信绝大多数老百姓压根就不明白区块链是个什么东西,但他们显然听进了“砖家”的意见,把区块链当成了发家致富的重要商机。于是,在熊市中苦苦挣扎了4年之久的股民出手了。10月28日本周首个交易日,区块链概念股出现井喷行情。统计数据显示,区块链概念股大涨8.63%,172只成分股中,有118只涨停。区块链的关注度骤然升温,引来众多上市公司对区块链的亲睐。
 
    习近平鼓励发展区块链只是一种政策引导,所说的话也不过是秘书为他起草好的文字。股市和民间的热烈反应,并非吉祥之兆。大家应该还记得2015年的股灾和随后的暴力救市。2015年中国官方想通过股市解决巨额的地方政府债务,于是官媒开始鼓噪。当年5月26日,习近平到位于杭州高新区的海康威视数字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视察时,与一名女记者进行了交流。该记者玩笑地说她是专职炒股的,习回了一句:炒股好呀,很快就到一万点了。习总金口玉言,在全国引起了巨大反应。
 
    在中国,最高领导人的话可就是风向标啊,老百姓闻风而动买股票。上证综指6月12日一度到达5178.19点高位;深证成指6月15日达18211.76高位;但可惜好景不长,中国老百姓终于没有从“韭菜”变成“西兰花”。之后股指急速下挫,上证综指8月26日跌落到2850.71点;深证成指9月15日低见9259.65点。后中国政府派驻公安部副部长到证监会、证券交易所抓人,并对国有商业银行和证券公司下达股票禁售令,开创了震惊世界的“暴力救市”先河。
 
    国家领导人的倡导而突然兴旺的区块链会像2015年的股市一样成为灾难呢?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简单介绍一下区块链。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投资银行大佬雷曼兄弟倒闭后两周,11月1日,日裔美国人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发表了一篇重要的金融文章《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阐述了基于P2P网络技术、加密技术、时间戳技术、区块链技术等的电子现金系统的构架理念。该文章的发表标志着比特币的诞生。2009年1月3日第一个序号为0的比特币创世区块诞生。1月9日第二个序号为1的区块与序号为0的创世区块相连接形成了链,区块链诞生人间。区块链是指通过去中心化和去信任的方式集体维护一个可靠数据库的技术方案。它是一种不依赖第三方、通过自身分布式节点进行网络数据的存储、验证、传递和交流的一种技术方案。举个例子说,一个中国学生留学美国他需要从中国汇款到美国缴纳学费,目前国际汇款需要通过银行的资金清算系统,也就是第三方才能完成,但区块链技术省去了资金清算系统这个第三方,更加经济、便捷。
 
    区块链具有以下特征:
    一是去中心化。区块链技术不依赖额外的第三方管理机构或硬件设施,没有中心管制。它通过分布式核算和存储,各个节点实现了信息自我验证、传递和管理。去中心化是区块链最突出最本质的特征。二是开放性。区块链技术基础是开源的,除了交易各方的私有信息被加密外,区块链的数据对所有人开放,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公开的接口查询区块链数据和开发相关应用,因此整个系统信息高度透明。三是独立性。整个区块链系统不依赖其他第三方,所有节点能够在系统内自动安全地验证、交换数据,不需要任何人为的干预。四是安全性。五是匿名性。各区块节点的身份信息不需要公开或验证,信息传递可以匿名进行。区块链不是数字货币。区块链与比特币关系是,比特币是一个点对点的去中心化网络平台,但区块链正是它依托的基础。
 
    尽管区块链技术在国际上引起高度关注,并被誉为一场伟大的技术革命,但截至目前,除了比特币本身之外,真正在市场中实际运转并形成商业模式的区块链技术应用尚未出现。究其原因,除了技术自身的瓶颈和风险仍需时间检验之外,还存在以下几个问题:一是法律和监管政策的不确定性。二是标准化领域仍属空白。三是有效的产业主体合作机制尚未形成。所以,区块链技术方兴未艾,但无论对世界还是对中国来说都任重道远。在这里,我讲一个我亲身经历的故事。
 
    武汉市江汉区有一家集体小作坊,主营弹棉花。现在城市里已经看不见弹棉花了,但我小时候经常见一些手艺人背着一张大的弓,连走边喊:“弹棉花啰”。棉絮用的时间长了,就会板结,他们将旧棉絮用弓弹松、翻新后的棉絮像新的一样,经济实惠。该作坊弹棉花的师傅们都五十开外的手艺人,干活认真,生意一直不错。时间到了九十年代初,新的企业负责人年青,有抱负,不甘心子承父业,于是开始了多种经营,如做家俱、躺椅等,生意红火,他们将企业的名字也改成洋气的“华丽家具装饰配套公司”。那时,武汉市兴起了钢琴热,很多家长都想跟子女卖架钢琴。但偌大的武汉没有一家钢琴厂。市委书记为这事很挂心,经常在会上谈到这事,说上海卖钢琴都卖疯了。年青厂长给书记写信说,他们厂要制造钢琴,他说:我们不仅能弹棉花而且能弹钢琴?市委书记很高兴,称赞他“有志气”,于是立即成立工作专班。华丽家具装饰配套公司转眼更名为武汉钢琴厂。不久,一个境外采购钢琴生产线班子形成了,市委书记指示副市长挂帅任组长,银行行长、厂长、音乐学院党委书记任副组长。为了超过上海钢琴厂,班子决定采购世界上最先进的生产设备,于是他们远赴欧洲采购。经过慎重的选择,他们把目光投向了具有深厚音乐底蕴的意大利。
 
    当意大利一家百年钢琴公司接待了首批中国客户时,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古老的中国竟有如此酷爱音乐的知音,老外们激动了,血燃烧起来,他们决定把最好的设备卖给中国。最终,钢琴生产设备远渡重洋,终于来到了武汉。几个月后,意大利的钢琴工程师们到达武汉准备组装设备,但令他们失望的是,武汉钢琴厂根本不具备生产条件,厂房是露天的,也没有调音师。意大利公司最后决定将他们卖出的设备再买回去,因为百年的品牌输不起。但他们的要求被拒绝了。设备只好静静地躺在仓库里,华丽家具装饰配套公司由此背上了一千多万元的贷款包袱,每年要支付上百余万元的利息。1995年该公司走完了它的生命旅程,破产了,唯一有价值的意大利钢琴设备以400万元的价格卖给了一家上海钢琴厂,它从未启封。我当时作为银行的代理人参与了整个破产清算程序。单调的弹棉花声永远
也变不成美妙的钢琴声,热情代替不了理智。一个企业破产或许影响并不大,但如果一个国家瞎折腾,则会给老百姓带来巨大灾难。钢琴技术是成熟的,但区块链技术还处在弹棉花的水平。
 
    最后,我们做个总结。区块链技术的开发和推广将会在世界上产生一次伟大的技术革命,无论对世界和中国都意义重大。区块链目前尚处于早期发展阶段,在安全、标准、监管等方面都需要进一步发展完善。区块链技术创新并不等于炒作虚拟货币,利用区块链发行虚拟货币、炒作空气币需防范风险。如果不顾风险,将区块链演变为全民发财运动,其结果只能是一场折腾和劳民伤财。


来源:博讯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