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共党国来日无多还是强势崛起?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0-15

中共党国来日无多还是强势崛起?

转发此新闻:
如何看待中共党国的未来是一个极富争议性的话题,但又是一个必须回答的问题。现在有三种不同的观点,第一种是中共灭亡并不遥远的速亡论,第二种是日薄西山的衰竭论,第三种是强势崛起论。第一种观点认为,中共党国政治经济已狼烟四起,病入膏肓,腐败盛行,道德沦丧和民心尽失,其灭亡并不会太遥远。第二种观点认为,中共党国已经不是什么社会主义国家,而是权贵资本主义国家,经济发展已经陷入困境,各种社会矛盾尖锐,但中共可以通过维稳缓解社会矛盾,不会速亡,但会逐渐陷入衰竭。从日薄西山到寿终正寝有一个漫长的过程。第三种观点认为,中共党国的经济实力已经很强大,这种势头尽管受中美贸易战的影响有所减弱,但将继续强势崛起。它正在与美国争夺世界的控制权,最终会称霸世界,成为人类的灾难。
  

    我认为三种观点都有它们的合理性,但也都有致命伤。它们似乎没有认识到中共十九大后的道路是对邓小平道路的背叛和反动,是一条与人类共同价值背道而驰的道路,也是一条危机四伏的凶险之路。就第一种速亡论而言,如果不考虑习近平的道路,目光仍然停留在邓小平道路上,中共迅速灭亡的观点则过于乐观,且与民意不符。我认为大多数中国人尽管对中共不满,但他们并没有想去推翻共产党。他们需要的是安居乐业,支持渐进式改革,认为若干年后中国也会走向宪政民主。中南海当权者上任后的第一个五年,他们给予很高的评价,因为反腐是得民心的。但十九大后他的种种倒行逆施使他们感到焦虑不安和恐慌,如修改宪法,取消主席、副主席任期限制;个人崇拜;言论管控;强调党的绝对领导以及对民营企业的打压等等,使他们感到好日子要到头了,正在走进一个腥风血雨的毛泽东恐怖时代。所以,当权者如果强行推进他的极权主义,中国这辆列车就有可能脱轨,甚至翻车。但如果他改弦更张或者被罢黜,中共就会苟延残喘而不会猝死,但会受到重挫,加重它的病情。第二种衰竭论观点,这可能是最客观或冷静的思考。但它的分析数据大都来自于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以及当权者的第一个任期。如果他不折腾,中共会继续衰竭。我认为溃而不崩或许是它较好的比喻,意思就是逐步衰竭,因为溃是量变,崩是质变,由溃到崩需要一个过程。但十九大后的中共新时代是一个改天换地的时代,是一个背离大多数中国人愿望的时代。当权者正在将所有的人变为他的敌人,无论是权贵集团、官僚集团、8900万中共党员、中产阶级还是新新人类。第三种强势崛起论,它的问题在于用过去中国经济增长的数据来预测未来中国的发展,是一种典型的经济决定论,而没有看到香港反送中运动、中美贸易战和中国政治经济危机的严峻现实。该观点显然比中南海当权者更加乐观。中国经济在历经出口经济和房地产经济的增长后,2008年以来就进入了停滞期。目前中美贸易战、房地产泡沫、货币超发、地方债务居高不下以及群体事件频发已经显现出中国巨大的政治经济风险。当权者或许有一套完整的治国谋略,但问题在于他的谋略是否可行?中国没有实力与美国争雄,它已经陷入困境之中,自救未必能够成功。当权者无法化解开放与极权的冲突。他看到了问题所在,但他选择一条加速中共灭亡的道路。
 
    综上所述,我的看法是中共如果沿着邓小平的道路,并进行一定策略调整,即使不进行宪政改革,中共也不会迅速崩溃,会陷入衰竭、苟延残喘。但当权者的新时代改变了中共的路径依赖。中共的新时代是一个党(中共)、一个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个核心(习核心)、一个思想(习近平思想)、一个统治(党领导一切)和一个目的(确保红色江山)。中共的新时代符合极权主义的内在逻辑和基本特征,即乌托邦意识形态;领袖崇拜;党国一体,全面控制;恐怖;持续的政治运动;反文明、反制度和反人性。同时,当权者的极权主义本质属于左翼极权主义,但它出现21世纪,又融合了右翼极权主义的诸多特征。他和毛泽东同样想挽救中共,同样有引领世界的雄心,但他不愿也不敢打碎现有的官僚体制,更不敢动员底层群众造反,而是通过反腐的名义,以斯大林党内清洗的方式清除异己,以纳粹种族灭绝的方式对待维吾尔族人。中共正在推行的极权主义是中国历经四十年改革开放后最严重的政治倒退,它不仅违背中国人民的意愿而且严重背离了世界政治文明的潮流,所以中共速亡论就具有了一定的现实可能性,尽管它并不是唯一的可能。
 
    中共当权者具有雄才大略吗?我认为,一个政治领袖是否具有雄才大略不在于他想什么,说什么,而在于他有哪些利国利民的丰功伟绩。从世界范围来看,美国华盛顿、林肯、罗斯福和里根总统;法国的戴高乐总统;英国的丘吉尔;前苏联的戈尔巴乔夫以及台湾的蒋经国总统等等都是雄才大略的政治家。一个有手腕、有想法、有使命、有意志和深谙黑厚学的独裁者就是雄才大略的人物吗?如此认知,我们是否应该将希特勒、斯大林和毛泽东这样的恶魔都封为雄才大略者?如果没有是非观念,我们还有公理正义吗?我认为,当权者可能在上位前有一套治国谋略,也可能与部分红二代进行过交流、沟通,但关键在于他的红色帝国是否行得通。一个行不通的蓝图,即使它美艳如画也是废纸一张,即使设计者皓首穷经,也是痴心妄想。一个伟大的建筑师是要把它头脑中的蓝图变为现实,为人类增加福祉,而不是制造灾难。
 
    澳洲悉尼科技大学冯崇义教授指出:党国没有红三代,极权党国无法传承给红三代,无论红二代们如何折腾,如何强调“红色基因” 和“红色引擎”、如何热衷红色崛起、如何向往红色帝国。蒋经国1986年决定开放党禁和报禁时留下一句常识性名言:“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革命政党在暴力夺权后实施一党专政,迄今没有连续执政达到八十年的先例。在连续执政时间最长的几个政党中,苏联共产党从1917政变成功到1991苏联解体,执政74年;中国国民党从1928年一统江湖到2000年中华民国第一次政党轮替中下野,连续执政72年;墨西哥革命制度党是“民主的独裁党”,严格说来不在此列,但它从1929年上台到2000年大选败北沦为在野党,连续在位也只是71年。朝鲜劳动党是1948年上台,中共共产党是1949年上台,这两个政党虽然苟延残喘,能突破“七十年大限”的机会很小。中共党国已是亢龙有悔、国势日蹙、天命已殆、来日不多,“七十大庆”将是最后一庆。


来源:博讯 /张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