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四中全会前权斗激烈 纽约时报出手奇袭温家宝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0-18

四中全会前权斗激烈 纽约时报出手奇袭温家宝

转发此新闻:
20198月,中共政治局会议决定于10月召开四中全会。但在9月的政治局会议上,罕见的未按惯例确立四中全会召开的具体日期。现在十月份已经过半,四中全会尚无踪影。有评论人士认为会议将于10月末召开,因为中共刚刚举行了国庆大阅兵,习近平又出访印度和尼泊尔,会期延后也正常。但也有分析认为,事情并非如此简单,会期未定源于中共高层在中美关系、香港局势和经济发展等重大问题上出现严重分歧。中南海正在采取措施为全会召开消除高层杂音。
   

    14日,《纽约时报》刊登了傅才德的重量级文章《德意志银行中国生意经:赠送高官奢侈礼物、雇佣权贵亲属》。该文信息量大,涉及贪腐的人员敏感,如江泽民、温家宝、王岐山、栗战书、汪洋、刘云山,涉及的事件也令人震惊,如中国工商银行IPO和华夏银行股份收购等。最重要的是文章刊登的时机敏感,正值中共四中全会的前夕。我们先介绍一下《纽约时报》的这篇重磅文章。文章揭露了德意志银行靠赠送高官贵重礼物和雇佣权贵亲属而在中国发迹的丑闻,曝光了中共高层的隐蔽腐败。
 
    一是,文章披露德银送给前总书记江泽民一只水晶老虎和一套铂傲音响,两项加起来价值1.8万美元。送给温家宝价值1.5万美元的水晶马;他的儿子温云松通过高尔夫度假游得到1万美元,还有一趟拉斯维加斯之旅。二是,德银雇佣了一百多名中共权贵的亲属用于业务发展。其中包括栗战书的女儿、汪洋的女儿王溪沙以及温家宝女儿和女婿推荐的两名人选。三是,德银通过利益输送获得重要业务机会。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在收取德银10万美元后,在2002年安排总裁阿克曼与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会面。德银总共向7名顾问支付了1400多万美元。在其所谓的关系聘用人员中,仅19人就帮助德银实现了1.89亿美元的收入,其中包括2006年德银担任工商银行上市的承销商,在当时它是中国证券历史上规模最大的IPO。四是,神秘人物张红力浮出水面。2000年阿克曼被任命为德银首席执行官时,他怀着让德意志银行成为举世公认的全球领导者的大志。而且想尽快达成目标。阿克曼为拓展中国业务慧眼识珠,将高盛北京办事处负责人张红力招募麾下。张红力熟悉中国和西方商界。他在中国长大,后赴加拿大读书,再移居加州,曾供职于惠普,并进修了企业管理。后来他去了香港,最终入职高盛。
 
    张红力为德银在中国的跑马圈地立下了汗马功劳。200410月,张红力被擢升为德银环球银行全球管理委员会委员、亚太区总裁,负责德意志银行亚太16个国家和地区,包括澳大利亚、新西兰在内的投行和商业银行业务。事实证明,阿克曼重用张红力得到超值回报。张红力聘请了曾在温家宝夫人钻石公司工作黄绪怀。在黄绪怀的帮助下,德意志银行对华夏银行股份从2005年底的9.9%,增加到后来的近20%。尽管黄绪怀没有任何银行业经验,但他的薪酬相当于200多万美元。2006年,德意志银行再次聘请黄绪怀担任顾问,支付给他300万美元的报酬。2006年,张红力聘请同样没有银行工作经验的黄向辉作为顾问,帮助德银在中国工商银行的IPO中获得承销商的角色。令人难以置信的是,2010414日,已成为德银中国区董事长的张红力突然华丽转身,返回体制内出任工商银行副行长。但201872日,张红力以家庭原因向工行董事会提交辞呈。
 
    阿克曼在该行担任首席执行官至2012年,他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为德银在中国的行为进行了辩护。他说:“这是在这个国家做生意的一部分,”“那时候,事情就是这样做的。”2018年德银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调查,被控使用腐败手段在中俄两国赢得业务,违反了反贿赂法。今年8月,德银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达成和解,同意支付1600万美元。
 
    以上,我们介绍了纽约时报的文章内容,下面,我谈谈自己对该文章的看法:
 
    第一,中共高层腐败惊人,手段隐蔽。
 
    纽约时报所披露的德银公司通过聘请中共高官子女作为员工,或聘请与高官有特殊关系的人员,支付巨额报酬,从而获取重要的商业机会。这种所谓中国式关系营销的实质就是腐败,钱权交易,只是做法更隐蔽。我们也可以发现,中共高层的子女往往任职于西方著名的金融机构或公司,并非其智商和能力超强,而是其父母所持有的公权力。中共高官的位置和影响力就是资源,它可以被高官和他的家属、朋友所利用和经营。举个例子,如北京某知名律师事务所为了扩大自己的知名度,便联系中央分管政法委高官的秘书,请其帮忙让高官视察该事务所。一日,高官一个活动被取消,稍有空闲,秘书便建议高官放松一下,抽空到一个律师事务所转转。高官闲着也是闲着,就给了秘书一个人情。当得知高官将驾临该事务所时,北京司法厅局领导立即赶往该所恭候,央视、人民日报等媒体也前来报道。
    高官在律所视察一刻钟后离开,他被前呼后拥感到很舒畅,秘书自然将律所介绍费纳入囊中。律所由此被司法厅局领导另眼相看,客户也认为该所后台强硬,关系了得,于是律所业务也大有发展。这种关系营销、腐败每天都在发生,人们处之泰然。但很可惜崇尚市场经济规则的西方企业进入中国后,也入乡随俗,甚至比中国人玩得更得心应手。
 
    第二,纽约时报文章发表时机敏感,动机耐人寻味
 
    该文章尽管涉及的中共高官众多,如江泽民、温家宝、王岐山、刘云山、栗战书和汪洋等,但我认为它真正要打击的对象是温家宝,也就是继2012之后,第二次对温家宝家族贪腐的曝光。文章的确提到了江泽民的贪腐,即德银送给他一只水晶老虎和一套铂傲音响,两项加起来价值1.8万美元。这个金额的礼物在中共高层价值太低,以中共的贪腐水平,江泽民应该不会接受这个礼物,德银也送不到他的手中。文章指控王岐山在此前担任的北京市市长等职务期间,曾收受过该银行的礼物,但未明确具体的礼物和金额。至于刘云山之子、栗战书和汪洋之女曾在德银任职,也并不能证明他们涉及贪腐。所以,我认为文章列举其他人的贪腐都是浮云,它真正要曝光的对象就是温家宝。
 
但文章证明温家宝家族贪腐的证据并不充分。1.5万美元的水晶马价值并不高,很难证明温家宝会据为己有。邀请温云松高尔夫度假游并给予1万美元和拉斯维加斯的旅行费用,也不能证明温家宝贪腐。至于张红力通过黄绪怀和黄向辉获取华夏银行和工商银行IPO的业务机会,是否因为温家宝家族的介入并无证据证明。也就是说,纽约时报提供了德银公司通过利益输送获取商业机会的证据,但并不能证明温家宝家族贪腐。文章揭露温家宝家族贪腐的火力远不如2012年猛烈。需要说明的是,我并不认为温家宝清正廉洁,也没有意愿为他辩护。只是想说明,文章只是提供了温家宝家族贪腐的线索。纽约时报此时刊登这篇文章是偶然还是蓄意而为呢?我的看法是动机并不简单,应该说纽约时报自觉或不自觉卷入了中共四中全会的激烈权斗。文章发表的时机敏感,恰逢四中全会前夕。目前中共高层针对中美关系、香港问题和台湾问题均存在严重分歧。温家宝是中共党内明确主张政治体制改革的代表人物,并多次指出如果中共政治体制不改革,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将会付之东流,文革悲剧将会重演。可谓一语成谶。
 
    尽管温家宝在任期间并未兑现诺言,但其政治主张与中南海当权者背道而驰。打压和警告温家宝并非仅仅真对温家宝个人,而是针对党内潜在民主派。其实,纽约时报介入中国政局并非首次,20121025日,《纽约时报》就发表长篇调查报道,披露了温家宝家族在他就任总理期间聚敛财富的消息,称其亲属至少控制了价值27亿美元的资产。当时正值中共十八大召开前夕。十八大是中共领导人的换届大会,习近平如愿成为了中共最高领导人。我认为无论纽约时报主观意图是什么,但客观上它起到了协助当权者维稳的效果。也就是当权者可以借该文章敲山震虎,警告温家宝等人,你们家族的贪腐辫子在我手中,不想惹麻烦,最好闭嘴。
 
    第三,四中全会后中共党内将面临腥风血雨
    如果我对纽约时报文章的判断成立,四中全会后中南海当权者将会进行一轮党内残酷的政治清洗。金融系统将是清洗的重点和突破口。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的IPO都存在将西方金融机构作为战略合作者和承销商,也都让他们赚得盆满钵满。其背后都存在张红力、黄绪怀和黄向辉这样的得力干将和隐秘的交易。就以工商银行而言,IPO将会涉及已退休的董事长姜建清,而姜建清又是朱镕基直接从上海银行提拨的爱将,还将涉及戴相龙等金融高管。可以说金融涉及到所有中共权贵家族,牵一发而动全身。
 
    最后,我们总结一下。纽约时报揭露了德意志银行在华业务的利益输送和中共高层的腐败。但该文真正指向的人物是温家宝。由于目前正值四中全会召开前的敏感时刻,纽约时报事实上已卷入了中共的斗争之中,也使中国权斗更加波谲云诡、扑朔迷离。


來源﹕ 博讯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