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人患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0-22

中国人患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转发此新闻:
有一个苏联时期流传的故事。时任美国总统的尼克逊问苏共总书记勃列日涅夫:「为甚么苏联工人不造反?」勃列日涅夫没有回答他,而是把他带到了工厂车间,总书记向工人们说:「从明天开始,你们将会减工资!」掌声。「将要提高工时!」掌声。「每十个人就要吊死一个!」掌声。有工人问,是自己准备绳子还是由工会提供?


不要认为故事太夸张荒谬,它其实与我上周提到一位澳洲YouTuber访问几个中国留学生的情形同出一辙,都是自小在集体主义思维方式的环境中长大的一种病态。我们觉得这个苏联故事不可思议,也有台湾人说被澳洲中国留学生不问是非、一味认同中国没有任何错的「愚昧」吓呆了。

苏联工人不是真的准备上吊,中国留学生也不是真的要为共产主义献身,都是说说而已。但他们也不是有意说谎,他们只是被集体主义的意识绑架,很自然就说出符合集体意念的话。从个人主义的角度来看,是言不由衷,是虚伪,但从集体主义的角度去看,是个人服从集体的一种自然反应。但并不意味他会实行。在西方价值观念长大的人,对这种集体主义观念很难理解。

在澳洲住了九年的中国留学生称颂祖国,称颂共产主义,是一种不假思索的反应,并非表示她真要回中国生活。林郑政权要香港年轻人去大湾区发展,但高官们的子女都去了英美等西方国家,他们不会觉得有任何不妥:动员香港人去大湾区是党的政治任务,自己子女去西方国家是个人的打算。NBA事件发生时,中国盲众大骂NBA,支持中国电视台杯葛NBA赛事,但NBA热身赛在上海、深圳举行,中国人仍然买票挤爆赛场。被称为「央视一姐」的女主持董卿不久前在央视节目《开学第一课》中教育学生「要像爱护生命一样爱护五星旗,因为国旗神圣不可侵犯」,但董卿曾赴美产子,让儿子成为星条旗下的美国人。对董卿来说这也没有不妥:讲爱国是应有的「政治觉悟」,赴美产子是自己个人的生活。

这种人格分裂,是中国人已经习以为常的病态,它属于广义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又称为人质情结,它不是正式精神疾病名词,而是一种心理现象,是指被害者对于加害者产生情感,认同加害者的某些观点和想法,甚至反过来帮助加害者的一种情结。精神分析学大师弗洛伊德认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一种自我防卫机制,当受害者相信了加害者的想法时,他们会觉得自己不再受到威胁。正如中国人虽受党国压迫,但歌颂党让他们有安全感。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更倾向于人们用来掩盖不想讨论问题的状态。因此,当你问一个已经移民香港或国外而仍然不停称颂中共国的人:「中国这么好,你为甚么不回中国生活?」他们会恼羞成怒,甚么「数典忘祖」「龙的传人」「民族尊严」这些没有具体含义的大帽子就抛过来了。

这就是在集体主义薰陶下的扭曲的人性。在西方社会意识中成长的人,包括香港人,我们的思想基础是个人主义。个人主义的意识形态基础是基督教。即使你不信教,但基督教义已渗透在西方价值系统中。基督教的核心思想是「因信称义」,每个人面对上帝,而不是面对集体、国家、种族、同胞;上帝是终极依靠,你只是你自己。个人主义不拿自己不准备实行的概念说理,也不让集体主义的种种观念去绑架一个人。

集体主义爱国者最莫名其妙的论调是「没有国哪有家」,这种观念就等于说「没有楼哪有砖」一样荒谬。

来源:苹果日报 / 李怡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