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共新发明:电视机司法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0-21

中共新发明:电视机司法

转发此新闻:
香港社会酿成今天这种无法收拾的局面,始作俑者是林郑政权推出的送中条例。送中条例之所以会激起全港市民的强烈反弹,重要原因自是对中国司法的观感。观感往往不是经由深入了解、仔细分析产生,而是一些直接进入感官的印象。对中国司法的感官印象是甚么?就是中国近年不断推出的电视机司法了。



电视机司法的意思是,有关案件不是透过法庭审讯去向民众宣示被告的有罪或无罪,而是由被中国执法机关拘留的人士上电视去认罪,去陈述官方未经法庭审讯的结论,而电视台也是官方传媒或与中国关系密切的传媒。这方面的例子多不胜数,有香港居民李波、桂民海,有外国人,也有众多被拘留的维权人士。

电视机司法不仅无法彰显案件的公正,反而使观众增加对中国司法的负面观感。因为最笨的人都知道,在强力部门掌握中的人士,在电视上说的话绝不可能是他们自己的意向。电视机司法是造成香港市民对送中条例恐慌的主要原因。

国际电视媒体对一些人物的访问,通常会提出与被访者对立的意见,对被访者含糊回答一定会紧咬不放地跟进。不是有意与被访者为难,而是要满足公众的知情权。约一个月前,陈方安生接受BBC HARDtalk的访问,就是很精采的穷追猛打和意见攻防战,这个访谈至今已超过一百万点击。

极权国家的官员在本国接受访问,问题都事先拟定,绝不会提出让被访者为难的问题。六四后,于1991年无线新闻部派出记者袁志伟访问李鹏,访问导致无线在该段时间的收视暴跌17点,原因就是观众都看出问题和回答都事先设定,把观众当傻瓜。后来,香港电台的单慧珠邀我演出一部电视剧《风风雨雨》,是以电视台访问专制国家的独裁者为题材,以是否让记者独立采访并容许提出跟进问题,来反映媒体的自我审查和新闻自由的困局。这部27年前的作品,至今似乎仍具现实性。

媒体的行政人员与前线记者是不同的角色。行政人员通常要考虑老板、广告商、与政府关系等因素,有非新闻的政治关系要顾虑。而记者就要以专业精神对被访者穷究到底。因此,负责任的媒体,不会由电视台新闻总监或报纸总编等行政人员自己去做访问,以示公正。

专业记者必须有寻根究底的精神。比如被访者讲到事主有「思觉失调」问题,就会跟进问有没有经过精神科医生诊断;讲到肯定事主是「自杀」,记者就应该问事前有没有迹象?为甚么没有遗书?一个泳术了得的人何以会选择跳海这种自杀方式?何以全裸?为甚么肯定是自杀?等等跟进问题。记者也应该就被访者多番强调自己的身份似乎怕人不相信而提出质疑。如果这些专业记者应有的怀疑和穷究精神都没有,以及访问根本并非由专业在职记者去做,那么就有理由怀疑这个访问类同专制国家的电视机司法,不是新闻而是宣传,甚至是欺骗了。

电视机司法无助案件的澄清,反而增加对案件的怀疑以及对掩盖真相的反感。电视机司法不考虑观众是否相信,因为其实只是当权者的自慰。电视机司法不是司法制度的破损,而是自我证明司法制度根本不存在。向电视机司法看齐,意味着向专权制度看齐,新闻媒体成为政治宣传的工具。倘如此,就毋须送中条例,香港已经是「中」矣。

来源:苹果日报 / 李怡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