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四中全会逼近,习近平面临大考?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0-26

四中全会逼近,习近平面临大考?

转发此新闻:
中共将在下个星期,也就是102831日举行十九届四中全会。这次全会“千呼万唤始出来”,距离上次全会已经20个月,备受各方关注。面对美中关系紧张,香港抗议持续,以及经济下滑到几十年来的最低点,连中国官媒都承认,全会面临着所谓“分裂力量抬头,经济下行以及官员动力不足”等多项挑战。此前有分析人士希望,由于内外交困的局面,全会将对习近平过去几年的路线和政策有所问责和反思,但这种可能性有多大?外媒最为关注的人事问题,会有哪些看点?如果习近平要在全会上保护自己“定于一尊”的地位,他可能从哪些方面来强化其地位?

嘉宾:美国智库威尔逊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所长戴博;香港畅销专栏作家陶杰;以及政论作家陈破空
外界普遍预期,这次全会将是习近平强化自己“定于一尊”地位的保卫战。他可能从哪些方面来强化自己的地位?目前官方有关四中全会的报道和宣传,有哪些看点?
陈破空说习近平仅仅是“保住”国家主席的位置,还谈不上“强化定于一尊的地位”这个说法。这次会议恰恰是习近平和其他派系妥协的会议,会议上如果出现了任何其他接班人,就是习近平妥协的迹象。习近平任内最大的事就是取消任期制,但是后来有种种现象表明习近平在这几年的权力斗争中节节败退。所以谈不上巩固,能够保住就不错了。
陶杰说目前很多资讯还是不透明,但是现在有消息说7个常委会再加两个,这个是不正常的。常委的人事变动是在换届时候比如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时候决定,如果这时候有变动,那就证实了习近平在权力斗争方面处于守势。结合习近平最近的讲话,比如都争论,外防尼泊尔的粉身碎骨论,言辞之激烈是前所未有的,反应他内心的焦虑。这些迹象都反映党内有很大的牵制和反对的力量,最近也不再提“定于一尊”这些说法,个人崇拜的宣传也有所退却,不温不火,他讲的话本身的用词却越来越尖锐。在党内来说要加强权威无所谓,但是国家治理要有政绩。比如美中贸易谈判,李克强等人可能是主张妥协的,但是习主张强硬,因为他本人的背景比较倾向毛泽东那一套。可是现在改革的肉已经啃光了,现在只剩下骨头,啃骨头有啃骨头的方式,不能硬来。
面对美中关系紧张,香港抗议,以及经济下行的压力,不少分析人士此前希望全会会对习近平过去几年的路线和政策进行问责或者反思。现在看来这种可能性有多大?
陈破空说习近平当然想回避对他本人的问责,这就是会议拖着不开的原因。习近平一直在做准备,希望200多名中央委员和另外300多名委员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不会有大的反弹,冲乱习阵营的阵脚。昨天政治局发布四中全会的议题公报,虽然提到了维护习近平地位,但是又把过去的理论捋了一遍,从毛泽东到邓小平到江泽民到胡温时代,说明习近平在步步退却。习近平试图长期执政遭到各派阻击。习近平是以极度焦虑和紧张的情绪在试图控制全会,这证明习近平受到了制约。
有人认为,面对内外各种问题,习近平可能放松权力的集中程度,让其他领导人负起更多的责任。这种可能性有多大?
陶杰说一个试金石就是这次美中贸易是否能够达成协议,能否下放权力,能否把中国经济交给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或者其他常委。一个人不是万能的,即使毛泽东治国的28年也是被公认为不懂经济的。不然华国锋上台后也不会说毛泽东期间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总有很多问题包括外交、经济、全球化、人类科技远景,一个人是不懂的。不广开言路,又要改弦更张,这个前景是不太被看好的。
中国总理李克强最近对中国经济形势发出了警告,表示实体经济困难突出,国内需求疲弱,地方发展动力不足。刘鹤副总理也表示,过去的刺激手段已经不太见效。中共高层公开承认经济困难,让外界感到意外。是什么因素促使他们这样公开的讨论?
陈破空说李克强和刘鹤的表述和习近平和王沪宁的表述的确是不一样的。习近平和王沪宁总是说中国经济有韧性,经得起风雨。但是李克强从去年到今年多次谈到经济都是忧心忡忡。刘鹤也开始说实话。这就代表极左路线的失败。当习近平修宪的时候,冒险之举也是让习近平有跌入谷底的危险,失民心、失党心。
这次全会的官方主题是“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有人解读为会议将强调“坚持社会主义和党的领导”,为中共上紧精神发条;也有人解读为习近平可能推动党政机构改革,至少在治理国家的技术层面效仿西方的有效做法。
陶杰说这些主题完全就是没有终点。干部的治理能力那么低,就是因为没有好好学习习近平主席的思想,这样说行吗?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邓小平时候就这样说,赵紫阳、江泽民、胡锦涛都这么说过,这也是这种体制的弊端,假大空的话让下面的干部摸不到北。所以首先要体制改革,首先就是官场的语言词汇改革。习近平上台时候也批评过这一点,说官场文件充满假大空,但是这几年这种文风浮夸抽象空泛如故。按照现在的情况看,不会有任何突破。这种僵局能够维持多久,就要看中国民间的经济实力了。中国基层老百姓的忍耐力是很高的。日子过不下去,宁愿往外跑,就像这次英国集装箱事件。现在彭斯也着急了,说中国不改革体制是你自己的事,但是这样下去会影响西方国家的普世价值。现在已经不讨论中国会不会有体制改革了,现在西方国家能自保就不错了。前途不容乐观。
陈破空说这个主题就是虚拟的,把简单问题复杂化,这是中共高层的计划之一,王沪宁主张的这种语言包装术让百姓摸不清,以为一定要一党专政才可以。这个主题五年前提出过,现在又提一次,如果五年后习近平还在台上,还会提。习近平自己都没搞懂,他在假装搞而已。他们甚至这个话题是为了掩盖别的话题。四中全会的议题不是意识形态,这方面毫无改进。他们的议题就是人事、权力斗争,高层的来龙去脉。权力斗争才是会议的实质。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