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极权政体只考量利害 永远走自残之路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0-31

极权政体只考量利害 永远走自残之路

转发此新闻:
黄之锋被DQ,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恩格尔(Eliot Engel)在Twiiter说,「议员应由香港人自己选出,并不是中共所选。中国对『一国两制』框架的侵蚀绝不能没有后果」。他呼吁参议院尽快就《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进行投票。


对中共来说,DQ黄之锋的利弊太明显,不需甚么沙盘推演,对香港和国际影响都可以一早料到,但从北京的决策者以至香港的执行者,经多层的传达,竟无一个「聪明人」看出或说出,包括那个宣称年年考第一的人。

对此,只能以德国神学家潘霍华(Dietrich Bonhoeffer)的话来解释:「愚蠢是一种道德上的缺陷。」道德缺陷包括只重权力,没有正义与原则;只看一时的权力得失,不看稍远一点的利害;只是一味迎合上级,完全不考虑尽一点规劝言责。

实际上这种只有从上而下的单一领导、而没有其他制衡或智囊献言的体制,就是极权政体永远只考量利害、却永远走自残之路的原因。自中共建政以来,从土改开始的所有政治运动,八九六四,习总称帝,香港送中,所走之路都是权力至上,都是只考量利害,而结果也都是自我伤害。

三个月前,北京大学教授张千帆就香港问题建议说:「与其一再激化矛盾和对立情绪,不如在符合一国底线的前提下把属于他们的政治权利还给他们。能在选票箱前心平气和做到的事情,还会有谁动辄为之冒着酷暑,上街摇旗呐喊呢?」

从现实政治来看,在香港实现双普选,真看不出会对中共造成甚么损害。选出来的人会搞港独吗?会与中国分裂吗?国际社会是接受一国两制下的普选结果,还是会乘机煽动香港独立?答案都很明显。但北京不可能有这种智慧,从上到下的奴才也不会有人支持张千帆的建议。因为,「愚蠢是一种道德上的缺陷」。

香港抗争者则相反。香港抗争者虽居弱势,虽缺财力权力甚或知识学历,但如中世纪意大利诗人但丁所言:「道德常常能填补智慧的缺陷。」无论文宣、记者会应对、在国际社会发言,乃至作一首歌,都显出道德填补智慧的出人意表的优秀。

香港抗争者的灵活优秀,与掌权者的愚蠢颟顸,是这次运动的鲜明对照。

林郑政权无所不用其极地加大镇压力度,勇武抗争会不会得不到市民支持?民意会不会逆转?示威者的抗暴是否会趋于式微?最新民调的答案是否定的。

香港民意研究计划于本月17日至23日所作民调,结果显示,林郑月娥评分为20.2分,较本月中评分跌2.4分,支持率11%,反对率达82%,民望净值负71个百分点,是上任以来及历届特首新低。市民对特区政府最新满意率为10%,不满率79%,满意率为负69个百分点,是1997年有记录以来新低。对政府信任率为23%、不信任率为68%,信任净值负44个百分点,创1992年有记录以来新低。

在这样惨不忍睹的民望负净值之下,继续恋栈权力只能凸显林郑及其班子的厚颜无耻,塔西佗陷阱已经遍及所有施政。所谓塔西佗陷阱,即主政者无论如何发言或是处事,社会均会给予负面评价。

后天,全球有11个国家、共33个城市将集会声援香港,而香港人也会同日在维园集会,向国际社会表明:「民意没有逆转、港人没有妥协。」

来源:苹果日报李怡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