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跪着必死,站着能生──中共是否绝对不会让步?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0-16

跪着必死,站着能生──中共是否绝对不会让步?

转发此新闻:
最近两件事都有点好笑。一是NBA,一开始大锣大鼓,声色俱厉,出动外交部和央视,连同无数爱国网民,几乎就想与美绝交。突然一夜之间返转头,中央一级先软化,随即全国噤声,球赛人满为患,深圳入场券黄牛炒到七万。这一来有钱人可以享受高端球赛,没钱的连电视都□得睇,这些低端的爱国球迷,喧嚣半天得个桔,不知作何感想。
 
香港人多年来积压的怨气造就了反送中运动。多年来和理非碰壁,催生了勇武派年轻人。
 
本来美国人未必关心香港,这一来不但关心香港,而且更多人敌视中共。政客反共不可怕,因为随时变脸,民众的反感却极难逆转。美国是民主国家,议员要听民众的,总统也不能逆民意而行,如此一来,中共就要永远面对美国朝野的敌意。
  
因此,为NBA事件降温,就是形势所迫,至少不必把一件小事搞成大事。但既有今日,又何必当初,先踞而后恭,倒让对手看穿你的底牌。还好中国人很听话,党一句话即刻搞掂──之前骂美国人是对的,现在不骂也是对的,党永远都对。

中共为NBA事件降温,就是形势所迫。 
 
另一件事是中美贸易谈判,初步结果出来,行家评论中共付出很多,美国得到不足,不管如何,当初声言「谈可以,打奉陪,欺妄想」,似乎也没有奉陪到底。对上一次中共先翻盘,美国加征惩罚性关税,现在中共加倍花钱买大豆猪肉,应承开放金融市场、尊重知识产权等等,而美国只退到搁置加征5%关税那一步,搁置而已,并非取消。也就是说,中国如上次不翻盘,谈判桌上还不必吃这么大的亏。
  
向美国农业州买进大量大豆和猪肉,又是一项与既定政策相违背的让步。当初不买大豆和猪肉,是想打击特朗普的票仓,那今次大买农产品,岂不是帮特朗普助选?为何要退到这一步?现实窘境大有关系。大豆是猪饲料,中国因猪瘟造成的供应短缺,据美国华人农学家预测,需要七年时间才能复原。中国人不吃猪肉过不了日子,肉价狂升又引致通货膨胀,万一失控,民怨四起,到时麻烦更大。因此,在帮特朗普助选和保证猪肉供应之间,只好两害相权取其轻。
  
中共是不是那么强硬,那样战无不胜,永不让步?看来也不是。中共是彻底的机会主义者,机会主义者是随机改变而搬弄原则的好手。中共与美国打韩战势不两立,可是与苏共一交恶,回头就与美国化敌为友了。二十三条立法那时,香港才五十万人上街,老董已经要脚痛下台,为什么?当时中共底气还不足,不敢太得罪香港人,权衡利弊之下,只好做了让步。
  
因此,中共做不做让步,从来不是基于什么原则,从来只基于利害关系。如果害处大于利处,而且大到承受不起,那他做起让步来,也是会令人大开眼界的。
  
今日中共,当然与二十三条那时不可同日而语,但中共是否绝对不会让步?
  
香港人多年来积压的怨气造就了反送中运动。多年来和理非碰壁,催生了勇武派年轻人;占中时的争大台,又总结出「不割席不笃灰」的经验教训,香港人在斗争中成熟了。四五个月来,林郑出尽八宝,不但没有平息动乱,甚且民怨愈深,事情越发不可收拾。靠林郑不能安香港,中共心知肚明,只是还未下决心,不知进退如何拿捏。

作者认为,生在黑警的暴虐兽性之下,那是生不如死,既然生不如死,不如死掉痛快。
 
强力镇压成本太高,如非必不得已,大概做不下去;让步成本也不低,面子上难看,后患无穷,但混乱局势拖延下去,本身也有杀伤力,因为群众抗争运动有高度传染性,大陆社会一有风吹草动,民间有样学样,事情可能「很大条」。
  
很多人都认为中共让步绝不可能,笔者对此稍存一线希望。关键在于中共对自己的实力作什么估计,对国际国内局势的发展和衍化作什么判断。估计乐观,解放军一早过罗湖了,估计不乐观,才要把事情拖着,等到估计悲观,让步就是脱困的选择。笔者可能错,但最终不是中共让步,就是中共与香港人揽炒下去,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对于香港人来说,我们也只有进或退、跪或站两种选择。跪着若能生,要看怎么生,苟且偷生也是生,生在林郑的无耻无道之下,生在黑警的暴虐兽性之下,那是生不如死,既然生不如死,不如死掉痛快。但站着如有一线生机,不一定死,那就不妨站下去看看,有转机即有活路,没有转机,反正也是死。
  
中共永不会让步,不妨作此心理准备,中共有可能让步,也不妨抱一线希望;作最坏的打算,作最好的努力,那是支持我们站下去的心理力量。
  
当下中美角力,胜负难料,但美国处于强方,中方处于弱势,香港夹在两强之间,只有希望形势朝我们努力的方向去发展。
  
自古生死有大义,我们只能选择站着、撑着、忍着、等着,只要不跪下去就好,然后,且看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来源:香港中文大学facebook颜纯钩专页 / 作者曾任《新晚报》及《文汇报》副刊编辑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