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共從沒因公民抗命而收回成命,香港何去何從?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0-21

中共從沒因公民抗命而收回成命,香港何去何從?

转发此新闻:
6月9日至今,香港抗争已满百天,过千人被捕,过百人丧生(平民)。而6月12日,港府仓促将市民的和平请愿定性为暴动至今,没有一位警员殉职,只有一位“身份未知”的警员受重伤;针对公共设施的打砸时有发生,但没有一例恶性抢劫商铺事件;有针对执勤警员的性骚扰投诉,没有一例针对示威者性侵的投诉或传言;示威者至今仍坚持五大诉求缺一不可(1. 彻底撤回逃犯条例;2. 撤回612暴动定性;3. 必不追究反送中抗争者;4. 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警方滥权滥暴及元朗暴力事件;5. 全面落实双真普选。)并积极参与区议会选举,没有任何一个组织或组织领袖谋求香港独立。如果整个“返送中”运动被成为暴动,那么这可能是有史以来,世界上最温和、最五讲四美的暴动。
 
  
     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签订之后,很多港人于焦虑之中等待着“97大限”的到来。“大限”无论在普通话语境还是粤语语境中,都等同于“死期”。港人几十年来眼睁睁看着中共掠夺私产、人为饥荒、压制言论、清洗屠杀、穷兵黩武,一直担心有一天自己也将承受这种命运,于是,符合条件的港人很多选择了移民。这其中包括大部分富豪,部分知识分子和知名艺人。其中“六.四“后五年,有三十万的香港精英带着大笔资金选择了移民海外。胡温时期,香港有过短暂的移民回流潮,但好景不长,17年开始,香港精英移民发达国家、地区的速度增长迅猛,这其中有高房价的因素,更深层次的是很多有识之士感受到了政治空间的收紧和中共承诺07、17年实现真普选数度食言而肥,让港人惊觉,这是一个言而无信的政府。
   
     香港能有今日世界金融中心的地位,诚信是立城之本。在港英政府的治理之下,度过了丛林时代,由于保存了英国完整的普通法系,港人的公民意识和契约精神明显优于隔岸相望的大陆,故对中央政府的朝令夕改反感而抗拒。
   
     从 近十五年来历次港人游行示威的主题来看(七一大游行(2003) · 争取普选大游行(2005) · 撑伞撑2012普选大游行(2007) · 反对人大否决普选游行(2007) · 争取2012双普选大游行(2008) · “还我普选”元旦大游行(2010) · 五区公投(2010) · 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2013-2014) · 6.22民间全民投票(2014) · 8.17 保普选反占中大游行(2014) · 2014年香港学界大罢课(2014) · 重夺“公民广场”行动(2014) · 雨伞革命(2014)),港人的诉求低到尘埃。
   
     一言以蔽之:请你遵守契约。
   
     无奈,中共建政七十年来,没有过一例因公民抗命而收回成命,宁可失信失德,也不允许臣民挑战威权,极权统治者从不担心祸起萧墙,只害怕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块倒下。
   
     那么面对中共的森严壁垒、寸步不让,港人的抗争是否真的会无疾而终呢?恐怕未必。
   
    相对于强制香港”一制“,中共的重心仍然是内部维稳,贸易战正酣、失业潮、物价、通胀、地方债、房市、企业违约、民族问题等个个都是连环雷;而政策走向上,中共目前除了发钞,各种管控都在紧缩,不排除重启闭关锁国的国策,届时作为中国的咽喉、生命线,香港的地位不容有失,尤其是在新加坡觊觎香港的地位之时。那么港人只要坚持抗争的同时争取族群认同、国际认同,勇武、合理非、议会选举齐头并进,终有一日能真正达成”一国两制“所愿,港人之福,华人之福。


來源﹕ 博讯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