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反送中的“蝴蝶效应”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0-22

香港反送中的“蝴蝶效应”

转发此新闻:

在人类对大自然的研究中,有一种“蝴蝶效应”理论。那么人类社会的政治变革,是否也有“蝴蝶效应”呢?眼下全世界都关注的香港反送中,就是当代中国政治的“蝴蝶效应”。两位香港青年到台湾旅游,男青年杀了女青年,引发香港一场反送中抗争,从而引发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有可能引发香港以致中国的巨大变局。

20191020日,香港示威者无视警方禁令,坚持集会抗议。据估计,大约35万人参加了集会活动。

1963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气象学家洛伦茨(Edward Norton Lorenz)在试验中,发现一个微小的误差随着不断推移造成了巨大的后果。1972年,洛伦兹在美国科学发展学会第139次会议上发表演讲,洛伦茨表示,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扇动几下翅膀,可能两周后在美国的德克萨斯引起一场龙卷风。其原因在于,蝴蝶翅膀的运动,导致其身边的空气系统发生变化,引起微弱气流的产生,而微弱气流的产生又会引起它四周空气或其他系统产生相应的变化,由此连锁反应,最终导致其他系统的巨大变化。洛伦兹把这种现象称做"蝴蝶效应",意思是一件表面上看来毫无关系、非常微小的事件,可能带来巨大的改变。“蝴蝶效应”在社会与政治学领域则说明:社会的一个微小变化,可能引发一场翻天覆地的革命。

“蝴蝶效应”之说不胫而走,一首西方流传的民谣说道:

丢失一个钉子,坏了一只蹄铁;

坏了一只蹄铁,折了一匹战马;

折了一匹战马,伤了一位骑士;

伤了一位骑士,输了一场战斗;

输了一场战斗,亡了一个帝国。

在台湾杀人的香港青年,作案后逃回香港,由于作案地点在台湾,香港司法不能将其起诉,而港台之间没有引渡协议,香港也不能将其送去台湾接受起诉和审判。这事启发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动起歪脑筋,也许这是中央对她的指示,于是她策动立法会通过一个《逃犯条例》。根据这个条例,只要大陆方面提出,香港就得将任何港人或者逃到香港的大陆人、海外政治异议人士,送到大陆去关押和审判。

已经对“一国两制”被中共破坏殆尽忍无可忍的香港人,此时只有奋起捍卫香港价值的最后领地司法体系,200万人上街的反送中便由此而起。港府残暴镇压反送中的游行示威者,震动了世界,美国国会把讨论和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提上日程,若参众两院都通过,总统签名生效,香港就失掉了“独立关税区”地位,导致因美中贸易战而急速下滑的中国经济加速崩溃,加重中共政权覆亡的危机。

广义的政治“蝴蝶效应”在中国和世界近代史上不乏其例:辛亥革命成功、清朝覆灭,源于四川民众保路运动,清政府调集武昌新军前去镇压而使得城防空虚,留守的新军检测炸药不慎爆炸而趁势起事;苏联东欧社会主义集团崩溃,是从19892月波兰团结工会取得合法地位开始,为其加持动力的是美国总统里根和英国首相撒切尔,以及中国的89民运。

谁能想到巴西热带雨林中的一只蝴蝶煽动了几下翅膀,就给美国的德克萨斯带来一场旋风?又有谁能想到一位港人在台湾犯案,就引发香港的反送中、美国卷入其中,并将为中国带来变局?

人们说,中国正等待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或者引爆火药桶的一粒火星。按照洛伦茨的“蝴蝶效应”理论,这根稻草、这粒火星,说不定就是中国某处一件表面上看来毫无关系、非常微小的事件,成为煽动几下摧毁了一个强大邪恶政权的蝴蝶翅膀。

来源:法广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