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部署进一步集权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0-08

习近平部署进一步集权

转发此新闻:
中共政权面临「70年之痒」,习近平在十一建政周年吹嘘中共的丰功伟绩,但谁都知道中共这百年老店沉屙痼疾,已到了积重难返的地步。


其实天天喊「亮剑」与「斗争」的习近平虽然庆幸中共政权比执政了69载的苏共长寿一年,但危机处处。他今年1月在政法会议上警告干部要小心「黑天鹅」的出现,而类似黑天鹅的事故已经在香港爆发!中共理论刊物《求是》在102号刊登了习近平题为〈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要一以贯之〉的文章。习重拾他在中共十八大上台后不久提出的「历史周期律问题」,在《求是》文章中再次承认周期律问题是「我国历史上封建王朝摆脱不了的宿命」。

根据8月底政治局会议决定,延迟了一年、将于本月召开的十九届四中全会,议题是「研究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好几个御用学者声称习近平准备在党国机器动大手术,形容这次改革国家治理体系为「中国第五个现代化」。中国社科院专家韩旭期待中央会「按照现代国家治理体系内在要求,催生机构改革的『化学反应』」。具体来说,韩指出中国「急需建立『回应型政府』」,即除了在生活水准与物质文化外,扩大回应民众「对民主、法治、公平、正义、环境、安全等方面的强烈要求」。的确,习近平谈到历史周期律是有感于1945年毛泽东与民主人士黄炎培的对话。黄提出历朝先兴后衰的定律,但毛反驳说:「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毛说的当然是谎言。


对民主或制度革新毫无兴趣
邓小平没有多少民主的DNA,但他相信中共党政军必须来一个彻底的机构改革。很不幸,习近平既对民主毫无兴趣,他也不愿意搞制度革新。毕竟他不是坚持党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吗?他只可以接受党政军的「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习多次强调要「发展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政治属性」,即奉行老毛有关绝对推崇、无限膜拜领袖的所谓党的建设方略。据8月底的政治局会议报告,四中全会将集中「加强党内法规制度建设,必须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坚持正确政治方向,坚持以党章为根本遵循」云云。

正如习近平在不久前说过,「党的政治建设是一个永恒课题,来不得半点松懈」。习与他的老师毛魔有一共同观点,就是巩固党与他们自己权力只有一个方法,就是「抓人」,即禁锢党员与人民的自主性,通过条条框框来确保干部不敢「妄议中央」,并万事要与党的核心「看齐」。今年年初政治局通过《中国共产党重大事项请示报告条例》,最近又审议《党内法规制定条例》、《党内法规执行责任制规定(试行)》等等繁文缛节,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党员要向习近平交心。

习近平在他谈论历史周期性的文章中提到,许多农民起义往往归于失败,「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农民起义队伍不能解决好自身存在的问题」。习核心要在四中全会解决好的正是干部队伍「自身存在的问题」。他坚持干部党员「自身存在」只有一个追求与任务,就是遵从最高统帅一锤定音的指示!

换句话说,习近平在四中全会的谋略不是要进行党政机关的第五个现代化,而是要进一步集权。原因很简单,中国经济陷入低迷困境。习近平虽然作了大让步,但中美贸易磨擦能不能在四中前解决是个大问号!再加以香港平暴止乱毫无进展,一国两制危在旦夕,为数不少的中央委员虽然对掌握军权的习氏敢怒而不敢言,但反习的情绪正在发酵。毕竟中共出现周期律问题的底蕴是有人想复辟封建皇朝,四中通过多少党内法规也平息不了人民对走回头路的抗拒。

来源:苹果日报 / 林和立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