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共之治怎可能「现代化」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0-29

中共之治怎可能「现代化」

转发此新闻:

延宕多时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昨日终于在北京展开,此次会议的主题是探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亦即是所谓的「第五个现代化」。内地官媒在会议揭幕前一天纷纷转载了新华社一篇题为〈开辟「中国之治」新境界──写在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召开之际〉的文章,为为期四天的会议展开舆论造势,也让外界得以透过官媒的定调对会议内容一探究竟。


在这洋洋洒洒6,000多字的长文中,贯穿不变的是「唱好中国」乃至「唱好中共」的主旋律。文章花了不少篇幅回顾中共建政70年的「功绩」,亦为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定下时间表,包括到2021年「在制度成熟上取得明显成效」;到2049年则「全面实现治理体系现代化」,却始终没有罗列一些具体的政策措施来阐述要如何达到这个目标,更无从得知怎样才算达标。

文章较有新意的一点,是开宗明义地提出「中国之治」这个概念,作为「治理体系现代化」的延伸说法。治世,是传统中国士大夫及帝王所追求的理想,看来在习近平于2018年修宪成功,扫除终身制障碍,确立「一尊」地位之后,「求治」成了他「圣君梦」的下一个目标。然而文章所提倡「开辟『中国之治』新境界」的「三个坚持」,以「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为首,却与传统中国的治世概念大相径庭,只能称之为「中共之治」。

在传统中国的治世概念里,受儒家「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教育出身的士大夫们强调的不过是国泰民安四字。古代中国虽是君主专制,「坚持某朝领导」却绝非历代史家对治世评判的先决条件。事实是在传统中国的政治道德中,皇帝虽贵为天子,也只是「受命于天」,替上天管理百姓;一旦君臣昏庸导致社稷败坏,天命改变、朝代更替,在士大夫眼中也是理所当然的事。而如何维持「天命所归」,归根究柢也是要以统治者的德行、才干和实际的行动寻求百姓支持。

「坚持中共领导」皆因百姓离心

在治世中,政治清明、百姓安居乐业,人民认可统治者,自然就会归心,又何须强调「坚持某某领导」?相反,正是政治腐败、百姓离心离德的世代,才需要强调「坚持某某领导」,彰显管治者的权力。如今习近平高举「坚持中共领导」的口号,分明是公开宣示中共治下的中国,距离传统中国的治世标准远得很。

更为讽刺的是,新华网这篇文章的配图以1978年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18位农民签生死状实行「大包干」的事例来论证中共「以非凡的政治勇气打破『理论禁区』」,从而取得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功。事实是那18位农民走投无路搞到要签生死状,皆因私分田地这种「走资」行为违反了共产公社制度,会受刑法处罚,只是后来因为经济成效显着才得到政府承认,成为改革开放的标志事件。亦即是说,改革开放是始于「不坚持中共领导」,其成功亦建基于「不坚持中共领导」,如今习帝的中共之治反过来强调党领导一切,那是大开历史倒车,又怎可能是治理体系「现代化」?

至于所谓「三个坚持」的另外两项,「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和「坚持全面依法治国」,本来就是中外历代为政者应该奉行的大原则,然而中共实行得如何?不用看治理体系尚未现代化的内地,看看今天中共「全面管治」下的现代国际都会香港,当可得知,中共之治不单与传统中国的治世扯不上关系,更与现代化只有冲突,谈不上实现。

来源:苹果日报 / 林海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