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不怕污名化“就是不怕被世人说成是“习特勒”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0-03

“不怕污名化“就是不怕被世人说成是“习特勒”

转发此新闻:
中共官媒渲染的“建国七十周年阅兵”的突出特征就是“党旗、国旗、军旗首次同时在国庆阅兵中通过天安门”。从左至右,党在前,国在后。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庆祝建国70周年阅兵式上检阅军队

在网媒上看到身着毛装的习近平呆立在检阅车上歪着脖子面对中共党旗和国旗“行注目礼”那幅场景的时候,脑袋里瞬间就联想起了希特勒面对万字纳粹旗行举手礼的历史照片。

内地几家网站也曾转载过的《希特勒爱阅兵》一文写道:纵观历史,大凡独裁者,都喜欢阅兵。阅兵从外观上给予了独裁者最大的心理满足。

……希特勒对纳粹青年的讲话使用了许多军国主义的词汇,提到他们必须锻炼自己并准备牺牲。随后一行人与维尔纳·冯·勃洛姆堡将军一起检阅了德意志国防军骑兵和装甲部队。当晚希特勒对纳粹党低级别官员发表了另一个演说,纪念纳粹党上台的第一年并宣称党和国家是一体的。

希特勒在纳粹集会的演说中强调他们应当对自己和国家充满自信,德国人民因社会的净化取得了进步。希特勒希望人们认为这一运动是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他更强调纳粹德国将持续千年,青年人将接过前人的责任。众人行纳粹礼,呼喊“胜利万岁”的口号,则体现了与会纳粹党员的忠诚,于“国家社会主义运动万岁!德国万岁!”口号的气氛中达到了高潮。

希特勒、海因里希·希姆莱、维克多·鲁茨三人穿过超过15万冲锋队和党卫队队员的队伍,走向第一次世界大战纪念碑敬献花圈。随后,希特勒检阅了冲锋队和党卫队的游行,希特勒和维克多·鲁茨针对冲锋队员发表了演说。

希特勒号召德国人民应当充满自信,寄信于德国境内的国家社会主义运动。他通过统一德国而增强民族荣誉感,这一过程中也消灭了不符合纳粹政权要求的事物。他声称:“凭着我们的意志,我们的国家和帝国将在接下来的千年中永存。一旦我们的宣传承认了对方哪怕一丝的正确性,我们自己的正确性的根基就会因怀疑而被动摇。”

不久前笔者在本专栏发表了《习近平的斗争意识与毛泽东的斗争哲学》一文,介绍 了当年王歧山和习近平都先后回忆过,“文革”在陕西插队时,回北京路过习近平所在梁家河的王歧山在习近平的窑洞里与习近平同炕共眠一夜后,除了带走了一身虱子,还“拿走了习近平的一本经济类的书”…..。但有不见得可靠的传闻说,其实王歧山当时从习近平顺走的那本“天书”是当时的北京知青中间秘密流传的希特勒《我的奋斗》手抄本。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举行庆祝活动。

各位看官和听众,如今的习近平所言所行,是不是和八十年前的希特勒越来越相近了。有中国大陆网民故意把希特勒写成“习特勒”,真的是符合事实!

也许正是因为心中已经强烈预感民间和外部世界甚至中共党内的有识之士都会对他上台之后的倒行逆施强烈诟病,所以习近平才在上台不久就把“不怕污名化”作为选拔和提拔干部的重要标准。

六年多前,习近平在他那份“八一九讲话”中杀气腾腾地训示全党:“战场上没有开明绅士,在大是大非问题上也没有开明绅士,就得斗争。作为党的干部,不要去想博得社会各种人的喝彩、赢得海外各种舆论的好评……。我们共产党人连流血牺牲都不怕,还怕损失一点蜗角虚名吗?我们党也不会以这种虚名来评价干部……。不要怕被污名化。我常常讲干部要敢于担当,这就是一个重要检验。”

说到这“污名化”三个字,早在六年前习近平八一九讲话被透露出来后不久,笔者即听内地的记者朋友说过,习近平讲话的原始内容中还有“不怕背恶名,不怕背骂名”等,最后形成向党内基层传达的文件时,只留下了“不怕被污名化”这一句。

现在回想起来,习近平六年多前的这番话,即是在要求属下,更是在鞭策和激励他自己。他真真确确是在实践“不怕被污名化,不怕背恶名,不怕背骂名”,从全面复辟文革到毛堂拜尸圣化毛泽东并刻意令世人相信自己比毛泽东更毛泽东,从穷兵黩武到非洲大撒币,从新疆集中营到宗教打压……,直到最近的在国庆阅兵中师从希特勒以党旗领军标榜党国一 体,并刻意在自己的检阅车后面安排一辆标有“1949”字样的黑色灵车为七十年前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告共产党政权诞生的毛泽东扬幡招魂。

今年四月,搜狐等几家中国境内网站都刊登了《80年前巅峰期德军阅兵:罕见全高清彩照为希特勒庆生》一文,介绍 1939420日,是时任德国元首阿道夫·希特勒的50岁生日。这天在德国柏林举行了一场举世瞩目的阅兵式,并具有特殊意义。其第一个目的自然是向希特勒表示祝贺,然而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向国民和其他国家展示强大的军事实力,宣示德国已经告别了任人宰割的时代。

四年前,郭宝胜先生曾在网上《議報》发 表《习近平93阅兵与希特勒1934年大阅兵 ——201593日北京大阅兵观后感 》一文说是,“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习近平政权于201593日举行的大阅兵,在多种意义上与1934年希特勒纳粹政权大阅兵极其相似。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举行阅兵活动。

1933年刚成为德国总理的希特勒,急于巩固自己地位并想展示自己的铁血梦想,也为了在全世界前面宣扬纳粹党的所谓力量和精神,即在1934年纽伦堡全国党代会期间举行了大阅兵。这次党代会及阅兵被德国女导演莱尼•里芬斯塔尔拍摄成轰动全球、纪录片史上经典巨作《意志的胜利》。该影片以法西斯美学展示了大阅兵高度夸张的威严宏大、整齐划一、武力至上、国家至上的暴力之美,被这种暴力美学震撼击倒的世人顿时感到一战的战败国德国重新成为了世界大国、西方列强,而希特勒则成为国家的元首和民族的象征,并会给德国带来胜利与荣耀。

再看看如今习近平的天安门广场阅兵,就是要为他习近平 营造一个“我就是党,党就是国”的强烈气氛!

郭宝胜的文章中比较说:通过阅兵和《意志的胜利》,纳粹神学也得到彰显,纳粹党成为引领德国步入天国的祭司,而希特勒成为拯救德国的救世主和弥赛亚,成为党、国家本身。而习近平政权2015年的93大阅兵,由于与希特勒1934年大阅兵相似性,因此必然会得到同样的后果。之所以说习近平93年大阅兵与1934年大阅兵相似,基于以下三点原因:

首先,两次阅兵的目的都是加剧个人崇拜、张扬大国崛起、炫耀武力。习近平的“93阅兵”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第一次在“非国庆节”的(北京天安门广场)大阅兵,以前都是国庆逢十阅兵,照此惯例,习近平应该在2019年阅兵,但4年之久不是习近平能等待的。他2013年成为党、政、军最高领导人后,担任多个中央领导小组组长、权力高度集中,他印行自己画像、罕见地实行大赦,完全是毛泽东般的帝王作风;他强拆十字架,压制和改造基督教,又鼓吹自己是“上帝兴起的一代明君”。他急切地想在全世界前面完成自我加冕典礼,故以抗战胜利70周年、世界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为幌子,模彷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等嗜好阅兵的独裁者,过一把阅兵瘾,使个人独裁和自我神化登峰造极。

确如郭宝胜先生的文章中所说:大凡独裁者,都喜欢以军队、武器和暴力显示国家的强盛,以统一整齐、强悍雄壮、高度服从作为审美标准。法西斯美学带来视觉震撼,也带来习近平政权强盛无比、军事发达的幻觉。通过电视画面,我们看到的是一支支整齐的方队机器人一般走过习大大前面,显示的是高度服从的纪律;礼炮声、习大大的声音和阅兵部队震天的口号声,彷佛是在向全世界宣战,显示的是强悍野蛮和自傲狂妄;飞机、导弹、坦克以及各种轻重型武器,让人想起六四镇压、新疆西藏的“平暴”,种种杀人武器显示的是暴力威慑和有恃无恐;整个画面与八十年前的《意志的胜利》如出一辙,都张扬着张牙舞爪的军国主义和法西斯主义气焰。 当习近平乘坐阅兵车在三军注目礼下穿越长安街,电视画面完全把他神化为君临天下的天神,忍不住让人想起歌曲——“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习近平”。正如阅兵副总指挥、共军中将王健一所说:“阅兵是忠诚宣誓,首先检阅的是三军将士对党中央、对习主席的无比忠诚和坚决拥护。”套用鲁道夫•赫斯的话,93大阅兵所要达到的效果就是:“党就是习近平,习近平就是中国,中国也是习近平!”。

去年十月,搜狐网站还刊登过《美国记者实拍,希特勒五十岁生日时阅兵,霸气侧漏让人恐惧》一文。文中的照片说明依序是:

阅兵最先之前,仪仗首兵高举国旗迈着坚定的步调对面走来,威震四方。

2019101日,中共国庆70周年庆典,中共中央本届政治局常委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等与前两届常委江泽民、曾庆红、胡锦涛等在天安门城楼上,观看盛大阅兵。 

紧接着,军乐团退场,他们一面踢着整洁的正步一面奏响奋发的乐曲,场面令人感觉无比激动。

接着,德国的机器化步卒乘坐汽车承受校阅。希特勒50岁生日时进行阅兵典礼,露出的霸气让人感觉恐怖。

紧接后来的便是德国的装甲军队承受阅兵,将士训练有素,装甲部队整齐划一地行驶,观礼台上的希特勒心田好像燃起了一团战役的焰火,希特勒甚为自豪。

此次阅兵当中,德国毫无保留地将本国的新式兵器都拉出来表态,德国的摩托化步卒也展现出了别样的风范,这让在场的英美等外国的记者感觉惊惧……

对照一下,八十年后的习近平阅兵,把个希特勒效法得实在是有模有样!如果 说回归毛泽东是基于对内专制和集权的必然,那么效仿希特勒则是他习近平扬威世界的需要。

去年五月,辽宁师范大学的一位硕士生在网上张帖了《希特勒是如何操纵“国家至上”的障眼法的?》,文中提醒“有鉴于历史和现实的经验教训,必须对极权主义者的这套把戏给予揭露和批判,对所有以“人民、民族、国家”面目出现的人和事保持高度警惕。”这篇文章至今仍然还可以在“知乎”里找到,建议一读。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夜话中南海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