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梦”时代习近平的雄心和焦虑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0-02

“中国梦”时代习近平的雄心和焦虑

转发此新闻:
今年十一应该是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检视集大权于一身以来取得成就的最佳时机。但观察家认为,当他站在天安门城楼检阅可能是1949年以来规模最壮观的游行队伍时,其内心也许并不像几年前修改中国宪法并废除领导人任期制时那么信心满满。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中国总理李克强、中共政治局常委张德江、俞正声、王岐山等人在雨中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唱国歌

“最近几个月的香港危机让习近平最为头疼,” 纽约大学资深教授孔杰荣(Jerome A. Cohen,中文名又译科恩)对美国之音说。
孔杰荣认为,习近平信心受挫可以从他93日在中央党校的一次讲话中发现。“习近平面临一个困难的局面,他(的讲话)听起来更加具防守性,并且他第一次开始发出信号,虽然他永远不会对外国的要求和原则问题作寸步退让,但他可能愿意在策略问题和非原则问题上——他称为次要方面——表现得更实际些。这是他灵活性的第一个迹象,”孔杰荣补充道。
哥伦比亚大学客座教授张博树说,对那篇提了58次“斗争”的讲话,他读出了习近平内心里的两个字——焦虑。“习近平在香港问题上遇到了一个可以说是天大的难题,”张博树补充道。
中共建政70周年的最近10---20092019,显然打上了深深的习近平印记。
2012年习近平任中共总书记,他提出的“中国梦”口号从此响遍全中国。2017年,“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被写入中共党章,这是当年毛泽东才有的地位,连邓小平生前都未曾享受过。2018年,宪法中有关国家主席的任期限制被废除。除了党政军一把手职位外,习近平还是诸多委员会和小组的领导人,有"万能主席"chairman of everything)之称。
资深中国问题专家、外交关系协会亚洲项目主任易明(Elizabeth Economy)在其《第三次革命——习近平与中国新国政》一书中说:“习近平第三次革命的核心是中国梦,即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他把帝王中国与中共领导的中国相连。”
她写道,习近平上台决心扭转 “空转10年” 的胡锦涛时代,他与其前任分道扬镳,拒绝了之前的改革开放道路,代之以改革但不开放政策;他废除了集体领导制度,把权力集中到自己手中,强调中共在国家、社会和经济中的领导地位,并寻求中国在世界事务中作用的提升。
易明在评价习近平的“第三次革命”所产生的影响时说,习近平喜欢控制胜过竞争,导致他自我剥夺了来自市场、公民社会和国际社会的重要回馈机制;习近平对中央集权和对信息的控制,使其难以评估中国国内对领导层政策方向的真实共识;习近平称霸世界的野心既是合作的新机遇也是外部世界的新挑战。而最大的挑战是中国作为一个非自由国家却要在一个自由世界寻求领导地位。于是,“中国的人权问题,过去被看作是其国内议题,现在处于其外交政策的前沿和中心。”
危机露端倪
如果说易明书出版时还可以说“无证据显示其第三次革命遭遇危机”,那么在中共建政70年大庆之际北京遭遇危机的迹象则已露出端倪。
“有100200万维吾尔族人被拘留,对另外100万人进行全面镇压,就因为他们努力保护穆斯林文化、反对企图同化他们的占多数的汉人,”孔杰荣说。 新疆人权危机“使中国的行为成为国际丑闻,使其无法实现对软实力的追求。我们开始将中国的不端行为、集中营等,跟1933年至1941年间德国的事情进行比较。”
74届联合国大会期间,美国联合英、德、荷、加四国不顾中国警告在场外举行针对新疆人权危机的讨论会,会议敦促联合国坚守价值底线抵制中国假借反恐为名的侵蚀,呼吁联合国成员国加入反对中国人权侵犯的国际联盟。
“他(习近平)实行了对人权律师明显的剥夺和严厉的惩罚政策。这些最优秀的人权律师的自由辩护权被剥夺,因为他们被公开送进监狱、被停牌、被禁声、被失踪或流亡,”精通中国法律的孔杰荣说。“任何人如果对习近平政府的任何行动表示怀疑,就会受到一系列惩罚,”他补充道。
孔杰荣认为,习近平在控制中国社会的过程中“像一只热铁皮屋顶上的猫,多数人没意识到他感到多不安全和脆弱”。
70年大庆时习近平正面临香港持续了100多天的反送中抗议运动
习近平处理这场运动的手法反映了他既不想放弃用暴力手段控制香港社会、又不敢使出对对付大陆抗议民众的手段,比如1989年“六四事件”时的大开杀戒。这种矛盾心理正是张博树所说的习近平的“焦虑”。
“习近平的焦虑首先在于他无法像控制大陆社会一样控制香港,” 一直研究中国宪政问题的张博树说。他认为,只要习近平无法将现在还是地下组织的中共渗透到香港社会基层的每个细胞,“他就做不到真的控制这个社会” 。
张博树表示,习近平更大的焦虑在于台湾。“我判断习近平上台以来要实现中国梦,其中非常重要的目标就是在他任内要完成祖国统一,就是说要收回台湾。”
超越毛邓梦想暗淡
张博树认为,习近平之所以将此定为其任内重大的甚至是首位目标,是因为如果实现了这一目标他将成为功业超过毛泽东和邓小平的伟人。
但香港危机使习近的梦想暗淡了。“今天你对700万香港人都整不定,因为你不可能把共产党的基层组织全部拿到香港去,如果你全部拿过去,那就不叫‘一国两制’,那就是‘一国一制’了。如果你在台湾名义上还想保持‘一国两制’,那今天在香港发生的事情明天在台湾也会发生的事情。”张博树说,“对中南海而言这将是一个无穷无尽的噩梦,他永远搞不定这两个地方。这就是习近平真正焦虑的地方。”
习近平集权后大刀阔斧展开了反腐运动,不少高官因贪腐罪落马,级别最高的是原中共政治局常委、有"政法王”之称的周永康。但是孔杰荣观察说,如今人们已经认识到这场反腐运动不过是被他“用来当做打击政敌的工具”。
孔杰荣认为,习近平在中国国内正面临“经济衰退、人口减少、老龄化、对国内日益增长的不平等的愤怒等困境”;在国外则在美中贸易战中遭遇“巨大压力”,包括被美方要求停止盗窃知识产权、强迫技术转让,还有在金融领域里的摩擦;“然后你会看到南中国海的问题,仍然是个热点。美国正试图把东南亚、澳大利亚的盟友拉到一起,遏制中国的影响力。”
不过孔杰荣认为习近平也有优点,“他是一位效率很高的外交政策发言人,无论是谈论气候变化,还是谈论国际贸易问题,与全人类分享人类的利益,他都是一位雄辩的演说家,而且具有说服力。”
但孔杰荣认为,习近平推动的“一带一路”计划正引起很多潜在的怀疑和实际的敌意,“中国可能在过度扩张,可能试图使自己从它跟亚非拉等许多发展中国家以及欧洲的关系中获取利益。”
敢冒风险、亲历亲为,还是不知羞耻?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红二代”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这样总结他对同为“红二代”的习近平的评价:“很简单,四个字,不知羞耻。”
他解释说,“看看中央电视台和《人民日报》,你只能说他不知羞耻。他不仅是背叛了邓小平‘韬光养晦’政策,他现在也背叛了他老爹主持修改的宪法。”
这位“红二代”对习近平六、七年来的处事能力和目前处境的评价也都是负面的。
“他现在是内外交困,什么事情也处理不好。中美关系他再大的本事也处理不好。但是在处理不好的各种方案里面,他选的是最差的,”他说。
“香港问题上他也处理不好。他破坏了‘两制’。虽然‘一国两制’是邓小平的一个根本没有逻辑的思维,但终归邓小平是看到了不能够把香港像上海一样收回来,那样的话,香港就完蛋了。他连这个都看不出来。所以实在是叫志大才疏吧。”
“他的权力被大大削弱了。现在除了一两个人,栗战书啊,一两个人还在吹他,或者还在说他的好话之外,听不到别人在吹他、在说他的好话。你现在听谁说,除了那个《人民日报》、中央台之外,谁说他英明伟大呀,没人说。”
然而,美国著名的中国通孔杰荣却对习近平有这样的观察:他“似乎是个非常坚定 - 如果不是顽固 - 的敢冒高风险的人。”
著有《红色帝国的逻辑》一书的张博树觉得,习近平很像一位勤勉执政、励精图治的皇帝。他说:“他有一番雄心,这几年客观肯定的话,他还是个很勤勉的领导人,事无巨细,从内政到外交,亲历亲为,程度上不亚于大清朝的雍正皇帝。”
“对内,反贪腐,抓基本民生,特别是落后地区的民生,7000万人脱贫;对外,大国崛起,在全世界实实在在地推进中国的利益,我称为红色帝国的崛起,”张博树补充道。
但他认为,从宪政自由主义的角度看习近平努力的方向完全错了,“都是想让党国千秋万代,当年毛打下的江山要永远下去,共产党要永远执政,他作为红二代的代表,他要延续下去,按照现代文明总方向来看,是错的。”
能否终身在位悬而未决
习近平虽然废除了最高领导人任期限制,而且至今并没有扶立接班人,但被采访者对他能否终身在位都表示怀疑。
“在这么多问题存在的情况下,尤其如果他犯下很多错误,他是否能持续在位多年是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因此,这是世界面临的一个引人注目的重要问题,” 孔杰荣说。
孔杰荣认为,香港危机可能会缩短习近平的在位时间。“他可能不会持续很长时间,因为在香港积累起来的危机会给他带来最大麻烦,因为世界开始从香港看到自由与镇压的区别所在。”
那位不透露姓名的“红二代”也认为习近平不能终身在位。
他说:“我觉得他终身不了。因为他现在第一是志大才疏,具体的事儿他都处理不好;第二呢,是美国的压力是真真实实的,川普(特朗普)要的不是要你买大豆,川普要的是废除你说是共产主义也好社会主义也好,是废除这个理念。所以他没有力量,也没有智慧对付川普。”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