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网络民族主义冲击中国官方外交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0-21

网络民族主义冲击中国官方外交

转发此新闻:
侯斯顿火箭队总经理莫雷发表撑港言论后,中美网络风起云涌。一边罢看之声不绝,即使两场热身赛几乎全场满座,腾讯亦静悄悄复播季前赛。美国那边除了改图讽刺球星占士「向钱看」外,也牵起撑港热潮,球迷穿上支持香港的T恤入场观赛。近日,更因中国官方有否要求NBA辞退莫雷演变成「罗生门」,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经过了解与核实,中国政府从没作出相关要求。外交部的回应自然是尝试淡化争议,但依旧有大量网民表示会罢看NBA,官方回应与民众反应的落差源于网络民族主义的崛起,也反映其未能在任何时候配合官方外交方向的特色。


要了解中国年轻人为何持续于网上发声,先要跳出对旧有中国民族主义的认识。自改革开放后,姓资姓社的争论淡出人民的日常生活。80年代尾,共产政权纷纷倒台,中国被认为出现意识形态真空,民族主义正正在此时填补空间。不过,那是一个闷声发大财的年代,民族主义在这段时期更像一种外交工具,如前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后的反美示威、多次反日示威,可作为中国政府对外更强硬发声的后盾。

不过,自习近平上台后,民族主义就渗透到百姓的生活。他在十八大提出中国梦,并定义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与讲求凭努力便可改变自己命运的美国梦不同,中国梦将个人、民族与国家三者的利益紧密连结。90后、00后是被时代「选中」的一群,不少中国梦的宣传基本是针对他们而设。例如,十一期间热播的歌曲──《我们都是追梦人》,演唱的就是一班如邓伦、TFBOYS的年轻偶像。可见,90后、00后不单止生于「盛世」,按照「两个一百年」目标,他们更是实现民族复兴的执行者。在这充满民族自信的背景,加上90后、00后又是网络原住民,民族主义自然也有所转型。

民间设定议题 官方操作性减弱

以往,民族主义在中国的体现就是上街游行。与民主国家不同,中国的游行或多或少令人感到收放自如,从发起日期、游行路线,甚至是激进行为都是意料之中,即使游行持续数个星期,到达某个日期便会曲终人散。近年的网络民族主义刚刚相反,表达爱国情操的「成本」变低了,不用走上街头,在微博、微信写几个字呼吁罢看NBA便可。官方的角色也减弱,以这次莫雷撑港风波为例,事件起源于网民发现他在推特的言论,然后抵制NBA迅速成为中国网络热话,及后才有《新闻联播》主持说:「莫雷,你犯规了。」与外交部发言人的回应。可见,议题设定的主导权不一定在官方,而可以是先在民间发酵。

换言之,对官方而言,网络民族主义的可操作性相对较低。在微博已不是新鲜事的年代,如胡锡进等KOL带风向的成效也是成疑。例如,他写下「停止与NBA合作无需成为一种风潮。」后就有人留言指他是骑墙派。每位网民的言论份量趋于平等,也不是约谈几个帝吧出征的管理员就可以确保无人「出征」到海外。

最后,对比局限于国内的游行,网络民族主义更易挑动起与欧美国家在价值观上的矛盾。以往,外国最多以「食花生」心态看中国的反日、反法游行。如今,中国网民都懂「走出去」,到FacebookIG留言。由于网络很多时只是各自表述的场地,这次莫雷言论风波也就让美国人发现原来「Fight for freedomStand with Hong Kong!」在中国是等同「港独」。网络民族主义以更快的速度、更大的规模放大价值观上的差异,对比传统民族主义,其产生如外国球迷入场「撑港」的场面,也不见得是官方所乐见。

来源:苹果日报周建民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