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钱与权不可兼得的中共四中全会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0-30

钱与权不可兼得的中共四中全会

转发此新闻:

中国经济下滑的幅度已经远超外界想象,从中南海到民间都感觉到压力,贸易战暂时有所缓和,香港“反送中”抗议活动的紧张局势仍未有缓解迹象,在内外交困的情况下,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召开了。

香港“反送中”抗议活动的紧张局势仍未有缓解迹象。

按照惯例中共每年会举行一次全会,而第四次全会一般涉及中共党建和经济发展的主要内容,从历史上的四中全会召开时间上看,多处于承上启下的关键年份。本来应于去年秋季举行四中全会却拖到现在,这是颇为罕见的。

中国经济增长第三季度降至6%,这是27来中国经济增速最低的一次。无论是进出口贸易、工业企业利润、消费、汽车销量还是房地产等,都呈现下降的趋势。

虽然面对一年多来内外交困的经济压力,外界也关注中南海是否会做出重大政策决定,然而,对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而言,能不能牢牢抓紧权力而“定于一尊”,仍是比“稳住”中国经济更重要的事情,甚至其一年多来多次在各种场合表态“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的说法也不提了。

这一点从官媒的报导也可以看出来,官媒称本次会议的主要议题是“研究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

中共对于“体系”的定义涵盖广泛,即对整个经济、社会和文化等领域的全方位控制。因此尽管外界期待本次四中全会能提供一些清晰的2020年经济政策信号,但人们不应期望太高,本次四中全会可能给不了具体答案。

日前中国知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发文表示,中共当局必须履行在2013年做出的承诺,让市场在经济活动中发挥决定性作用。“但正确的决定,甚至正确的行动计划,只是推动改革的第一步”;“在实施市场化、法治化改革的过程中,会遇到来自旧思想和既得利益集团的各种阻力。”

从外部情况来看,美国副总统彭斯在24日的演讲明确定位中国为美国的“经济和战略对手”。这意味着,中国与美国的竞争只会在未来加剧。在中美关系不断恶化的情况下,中共当局的对外政策更可能做出有限的变化。

同时,香港反送中”抗议活动已持续四个多月了。得到中共当局支持的林郑月娥拒绝对香港民众的诉求做出积极回应,这些诉求包括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对港府问责,以及实现香港特首和立法会的双普选等。

其实中共早已磨刀霍霍,想要进行武力镇压香港的抗议活动。流传最广说法就是派出中国内地的军警,动用武力两个小时就能解决问题。但是中南海内部也有声音强调不能动用这个办法,因为会影响到中国的外汇储备,中共现在找不到一个能取代香港地位的城市,不管是深圳还是上海,短期内任何一个内地城市都不可能代替香港的作用。

中国的外汇来源有三个方面,一个是中国依靠出口产品到其它国家赚到的钱,一个是借来的钱(外债),还有一个是外资进入中国的资金。实际上中国的外汇储备中共真正能动用的钱,只有三、四千亿美元。

香港问题主要影响到中国两个部分的外汇供给:一方面是国际资本对中国进行投资的资金有70%是从香港进入到内地的;另外一方面,香港是人民币的海外结算中心,中国内地的海外融资和各种资本运作都在香港进行。这两个主要因素影响到了中国的外汇供给,一旦香港局势更加恶化,外汇供给就会出问题,导致外汇供求关系失衡。如果这方面稳不住,就必然影响到人民币,整个中国内地资金供给就会出问题。

并且中国资金外流,也会导致外汇占款下降,这是额外增发的基础货币,中国央行要回收这部分资金,这样内地资金供给趋紧。

香港金管局公布的外汇储备数据变动不大。不过从新加坡等地的信息来看,香港已经出现资金撤离的迹象。同时金管局也在进行相关的部署,10月初,金管局银行监理部向银行询问香港局势对资金流走及金融机构头寸部署有何影响,该局又要求银行一发现异常状况,无论是分行或ATM提现、本身客户资金调拨离开、市场整体资金安排有突变,这些都要即时汇报。香港银行业人士透露,以往金管局局每年都向银行进行最少一次有关市场流动性的广泛监测查询,但这次讲明一有资金异常需即时汇报,查询范围亦较以往详尽,反映当局金融风险已进入警界线。

经济繁荣一直是中共维持其执政“合法性”的基础,但在民怨沸腾的情况下,其权与钱都难以保住。

来源:看中国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