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空谈爱国 终致误国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21

空谈爱国 终致误国

转发此新闻:
十一将至,大陆城市纷纷在马路、广场升起国旗、挂起标语,微博、微信也是一片红海,各式各样爱国歌曲、帖子转个不停。对比之下,香港人唱起《愿荣光归香港》,在中国网络上,这个画面很不和谐,并不爱国。加上尚未完结的修例风波,不少人认为香港人受港英殖民遗害,被通识教育洗脑,爱国主义教育不足。然而,凡事将问题扯到爱国与否,又是不是民族之福?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先要思考「国家」是甚么。不少人提出,中国自古以来只有天下观,而没有国家观念,甚至指出中华民族的概念不过是一百多年前才出现。对此,我们不妨将国家理解为一个由清帝国转型为现代国家过程所产生的组织。事实上,在一次大战各大帝国崩溃前后,民族国家就被视为一种有效管治,保障疆域内人民的组织。中共创始人之一的陈独秀就在〈我们究竟应当不应当爱国〉一文指出:「国家不过是人民集合对外抵抗别人压迫的组织,对内调和人民纷争的机关。」由此可见,国家是一个应运而生的组织。

将个人淹没于集体之中

不过,我们不能曲解陈独秀对国家的理解,甚至过度重视国家作为组织的功能性,他的分析都是基于以人为本的精神。「我们爱的是国家为人民谋幸福的国家,不是人民为国家做牺牲的国家。」由此点出个人与国家的关系。换言之,我们谈爱国,就不能忽略个人。不过,个人在中国社会的存在感却相当低。例如,一些天才表演、社会模范节目,台上的表演者、成功人士谈了多年的辛酸、努力后,嘉宾主持总是喜欢将之联系到国家,说台上的表演者是中国人的骄傲、社会楷模。一些科技节目,无论是人工智能、晶片,抑或建大桥、起高铁,到最后都被说成民族光荣,然后全民与有荣焉地欢呼。当然,我们不能抹杀科学家、学者们的努力。不过,人们是否可长期沉醉在这集体亢奋之中?鲁迅当年就指出中国人有「合群的爱国的自大」,却没有「个人的自大」。即使个人没有甚么才能与付出,国家有成就深感荣幸。万一出了甚么问题,在一群人之中,自己也没吃甚么亏。

长期活于这种社会,便习惯以国家、民族为本位思考,个人不能各展所长,容易误判问题。自修例风波后,大陆掀起多次爱国主义网络运动,最为港人熟悉的一次自然是「我是护旗手」。演员、歌手纷纷张贴国旗,粉丝也不问原因跟帖。修例是甚么一回事?港人为何上街?则没去深究。或者索性简化为外国势力介入导致。又如日前红□站火车出轨,当局还未查明真相,就有网民认为是「黑衫」所为。似乎他们忘记了毛主席「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的遗训。

此外,习惯了这种思维甚至会令人逃避问题,事后不了了之。假如大家看过国内的民生节目,面对一些小如修路、市政设施维修的问题,受访者被问到意见时,不少人就突然「食君之禄,担君之忧」,发表:「不同部门需要时间协调」或「有关部门可能资源不足」的言论。明明是受影响居民,却又站在为政者的角度,以「顾全大局」心态看问题,担心万一事情闹大了,就会令社会不和谐。如此「忧国忧民」决非爱国者所为,大大小小的问题最终因「爱国」之名而被忽视。

爱香港、爱中国本来不矛盾。爱国是发自内心,由个人、社区、城市伸延至国家,是自下而上的感情。命令式、口号式爱国,最终只会脱离群众与现实。难道做了护旗手,发出「爱国爱港怒吼」,鹦鹉学舌地批判地产商就可解决香港的深层次矛盾?即使有爱国的初心,最终只会误国殃民。

来源:苹果日报周建民 自由撰稿人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