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猪肉价格飙升,中共领导层为何焦虑?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14

猪肉价格飙升,中共领导层为何焦虑?

转发此新闻:
中国老百姓最近最关心的问题,不是贸易战,不是香港,而是不断飙升的猪肉价格。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中国八月份食品价格同比上涨百分之十,其中猪肉同比上涨近百分之五十,但很多老百姓感觉真实价格甚至涨得更厉害。


此前,中国副总理胡春华在中共高层会议上表示,增加猪肉产量是“重大的政治任务”,并警告猪肉价格飙升可能影响“经济稳定”和“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欢乐祥和氛围”。
猪肉价格飞涨,为何让中共领导层如此焦虑?食品价格上升,为何被一些专家视为中国经济的警讯?
嘉宾: 政论作家陈破空;国际商业投资顾问张洵;法律和公共政策学者贾平

为什么中国总理胡春华会把猪肉生产定位为“重大政治任务”,并警告肉价上升会影响“经济稳定”?在今天的中国政治中,是否任何经济问题都可能演化为政治问题?
陈破空说中共高层对猪肉涨价、供应不足大吃一惊。习近平不喜欢胡春华,总给他最难做的工作。失业潮让他解决农民工问题;现在又让他解决猪肉问题。胡春华完成任务了,就是帮习近平解决问题;胡春华完不成任务,就是给习近平提供理由,把他从接班人的名单中划掉。胡春华的言外之意也是表达他个人地位的焦虑。

张洵说这与改革开放之后形成的经济结构有关。改革开放特别是在2008年之后,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出口,有个矛盾做法。为了保证出口,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保持高值。同时为了国内内需,不断印钞票、制造泡沫。受挤压的就是制造业,制造业雇佣大量民工。民工的收入和输出是不成正比的,这个阶层的恩格尔系数高,主要支出就是生活必需品,这种情况下,如果猪肉涨价,对他们的冲击最大。所以这种经济有大量奴隶成分,这种经济结构下的不稳会转成政治不稳。

贾平说猪肉就像镜子,凸显有些部门的管理失灵问题。这是揽政的集中体现,计划经济回潮。另外,公共卫生问题一直被忽略,而特朗普上台后把公共卫生问题上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在中国,就是检疫局,没办法应对猪瘟。
猪肉价格飙升的根本原因何在?非洲猪瘟显然是一个重要因素,但其它因素如美中贸易战,是否也起了作用?中国在今年五月才大批取消了对美国猪肉的订单。为何中国宁愿破坏“经济稳定”,也不恢复对美国的猪肉订单?
陈破空说猪肉涨价可以梳理出三大原因。一个是美中贸易战,中共出于报复需要,取消掉进口长期依赖美国的猪肉,转向俄罗斯猪肉,感染非洲猪瘟。这就导致第二个原因,猪瘟扩散到中国周边国家,但是只在朝鲜、越南等国蔓延,民主国家的报警机制比较完善,没有被感染。第三层原因,猪肉大量销毁,导致很多养猪户转行。所有这些愚蠢的决策都加剧中国猪肉的短缺。
除了猪肉价格上涨之外,其它食品价格也有上升,如水果等。中国政府一直担心通货膨胀对政治稳定的影响,因为过去的天安门事件等政治事件和物价上涨有一定的关系。中国老百姓对于高物价,尤其是高食品价格的承受力到底有多大?哪些群体受害最大?




2019518日美国爱奥华州瑞安一个养殖场小猪。


张洵说中国老百姓不会因为吃不到肉去闹事,但是食品价高会导致消费机构的变化。比如承担不起猪肉,就没有办法在其他领域消费,就导致整个市场的全面萎缩,企业倒闭、雇员失业。
另外还有一个非理性爆发,如果百姓知道了吃不到猪肉是因为人为政策的话,就会非常不满意。这时候一旦有群体性事件,就会发展成不理性抗争,会很少考虑利益得失,会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可能性。现在和自然灾害不同了,现在的百姓已经吃过肉了,知道好生活的样子,百姓的承受力不像当局想象的那么高。
就在中国政府宣布物价指数CPI上涨的同时,也宣布了工业生产指数PPI的下降。PPI下降,反映需求低迷,CPI上涨,则显示存在通货膨胀的风险。两项结合在一起,显示中国有出现“滞涨”的可能性。这是不是一个值得担忧的趋势?为何被一些分析人士视为中国经济的警讯?

陈破空说本来猪肉涨价带动其他食品涨价,会导致通货膨胀。现在导致通货滞涨,就是一种经济的宏观病态。贸易战带来的损失,美国是短期受损,且受损面小;中国受损面大,且长期受损。
美国又有选票,任何问题都会被放大;而中国因为没有民主,猪肉价格涨到这么高才被捅出。这就是制度问题。
张洵说这是经济国策的恶果。中共在49年之后分为毛时代邓时代。毛时代因为阶级斗争培养了一批“疯狗”,而邓时代培养了摸石头过河、不管黑猫白猫的“蠢猪”。对于邓时代中共执政的合理性,强调的就是经济。经济没有办法发展的时候,就拼命放钞,用投资拉动经济发展。

投资就是借债,问题就是大批钱拿去还债,反而没有效益了,抑制经济。经济停滞,但是又在印钞,就成了通货膨胀。这是结构性问题,贸易战加剧了这个问题。中国经济已经是单行道了,现在也没有希望逆转。
贾平说行政的不确定性和随意性。特朗普上台时候说,他每制定一个行政规章,就要去掉两个奥巴马时代的行政规则。因为行政规则带有随意性,会朝令夕改,过度的行政规则会抑制社会发展。所以特朗普就对行政规则进行去除。中国地方政府的红头文件像海一样。中国也没有美国那种90天内提出异议的制度,中国的红头文件是不可诉的。中国过度行政值得警讯。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