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邓家第四代千亿资产继承权被收归党有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26

邓家第四代千亿资产继承权被收归党有

转发此新闻:
有文学城的网友为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元老家族政治香火:曾经的叶盛邓衰》留言挖苦说:“于是,邓朴方虽然得票免强过了半数,但却是所有候补中委中得票数倒数第二。倒数第一便是当今圣上习近平。”这充分说明------我党的选举制度的确代表了民意!

邓小平外孙女婿的吴小晖

挖苦归挖苦,邓小平是1997年2月19日去世的。中共十五大是当年9月召开的。说起来邓小平尚是尸骨未寒,中共全国党代表会上的党代表们就廹不及待利用无记名投票的机会,把他那个被讽刺为“中国官倒创始人”的长公子邓朴方狠狠羞辱了一番。

在当时的中共政坛里,因为党内人望较高的习仲勋仍还在世,再加上习近平本人不但是红朝贵族出身 ,也还是肩抗清华大学工农兵学员的知识分子学历,还能主动离开京城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的办公室到基层任职的简历,所以在邓朴方得票倒数第二,习近平得票倒数第一的中共十五大召开之后传出一种说法,即邓家长子邓朴方落选中央委员的后果之一,是令当时还在福建省担任省委副书记职务的习近平也受到邓家后代“率先致富”的恶名牵累。

众所周知,中共政坛上的元老家族,也就是所谓党内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后代们,儿女辈们响应邓小平号召迅速步入“先富起来”行列大都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从本世纪开始,孙子辈们暴富的手段和敛财的疯狂也已经令他们的父辈们自叹弗如。

中国网络大V曹山石于9月18日在社交媒体推特(Twitter)发布图片显示,上海一中院在2019年7月29日出具吴小晖案执行裁定书,内容是:已经在上海提篮桥监狱里服刑的邓小平外孙女邓卓苒的前夫,邓家第一个第四代吴邓卓的生父,安邦集团原实控人吴小晖再次被追缴违法所得752.4851亿元。裁定书还显示,上海警方曾查封吴小晖及其关联公司、个人在上海、北京、杭州等地多处不动产。因吴小晖未能按照生效法律文书履行义务,上海一中院刑事审判庭遂于2018年8月20日移送立案执行。法院依法拍卖、变卖吴小晖所有的本人及转移登记在其他单位、个人名下的不动产。

吴小晖被没收、追缴的共计850多亿元的财产令人咋舌,无怪乎曹山石发出“一份创历史金额的法院执行裁定书”这样的惊叹。

去年5月,中共官媒故意高调对外 宣布: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吴小晖集资诈骗、职务侵占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对吴小晖以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九十五亿元;以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十亿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八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一百零五亿元,违法所得及其孳息予以追缴……

笔者当时即在本专栏发表文章《吴小晖被法庭宣布没收的只是“实际骗取”的七分之一?》,质疑判决书中说吴小晖所犯的集资诈骗罪至案发实际骗取652亿余元;所犯的非法侵占罪是侵占安邦财险保费资金100亿元。但对集资诈骗罪一项只判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九十五亿元,那么652减去95等于557。这557亿元为什么没有没收?职务侵占罪一项只判处没收财产人民币十亿元,100亿减去10亿等于90亿,这90亿是怎么一个流向?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吴小晖集资诈骗、职务侵占案进行一审。 

没成想,更大的被追缴数额的执行是他吴小晖进监狱服刑 之后 。把去年5月法庭上宣布的当庭追缴和没收的三个数字相加是105亿,如今再被追缴的数字去零留整是752亿。也就是说,作为吴小晖和邓小平外孙女邓卓苒的独生子的“吴邓卓”本应依法继承的总共近千亿元的资产全被习近平下令收走了。至于是收归“国有”还是收归党有,在习近平心目中应该是没有区别。

中国内地的公众号“投研帮”感慨说:没收财产105亿,追缴违法所得752亿,后面的零头就抹掉算了,加起来吴驸马被追缴的总数额居然高达857亿。

贫穷能限制想象力吗?一般我对于这种超出想象范围的数字,有一个计算方法,假设我每天中彩票500万,看多少天能撵上。

差不多是857 / 0.05 = 17140天,差不多是47年。也就是我一出生就开始中彩票,每天中500万,中到我快50岁而知天命的时候,差不多就够了。

在吴小晖去年五月被宣判之前 ,因为有中国大陆的亲邓媒体一再宣称吴小晖的“驸马”身份已经不再合法,因为邓卓苒早已经和吴小晖分居,笔者为此在本专栏发表了《 邓小平家族与吴小晖解得开裙带断不了血缘》和《无法剥夺的是吴小晖给邓小平后代当爹的权利》两篇文章,提醒读者和听众们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无论邓小平家族如何对外放风已经与吴小晖“断绝关系”,事实是断得了吴小晖与邓家的“裙带”却已经断不了他与邓家的血缘。邓家第四代之首,邓卓苒的独生儿子是她和吴小晖所生,所以邓卓苒的儿子无疑也应该是吴小晖亿万家财的唯一合法继承人。

去年吴小晖被起诉后,有海外中文媒体刊登内容为“邓小平孙女婿被起诉震慑红色家族”的分析文章,说是浙江农民出身的吴小晖做过三次〝官驸马〞,岳父的官阶一个比一个高,他本人也越来越富。笔者发现,2004年对邓小平的二女儿邓楠的家庭来说可谓三喜临门。一喜是家里迎来了“精明能干、一表人才”的新女婿吴小晖;二喜是新女婿吴小晖成立了聚拢了一群红二代和红三代的安邦公司;三是升任丈母娘的邓楠被中组部正式宣布升为正部长级。

说起来,当年令邓小平生前最喜爱的第三代邓卓苒爱得发疯,在整个家族里立场无比坚定地力排非议,高调宣称非他不嫁的吴小晖虽然是三婚,但前两婚都没有留下后代。

一位到美国“公干”的内地朋友说曾经在网上看到过一张邓小平女儿,邓卓苒生母邓楠与吴小晖的母亲,即两位亲家母的合影,但几天后再上网是就找不到了。

就是这位曾经贵为皇亲国戚的吴小晖之母林香美近日在微信发出《一位母亲的泣血哀告》公开信,信中提到对法院追缴吴小晖752.4851亿元的财产绝对不服,并附上一张她与“我要见我儿子吴小晖”横幅到上海监狱管理局上访的照片。她表示,家人及委托的律师已先后约20次往上海宝山监狱欲探望吴小晖,但均被拒绝。

林前皇亲的公开信中泣诉:吴小晖入狱一年,“母亲见不到儿子,律师见不到当事人”。去年5月吴小晖判监后,代理律师陈有西曾两次要求会见,狱方以“正在装修会见室”为由拒绝;本月她又委托两名律师先后7次申请会见,也遭狱方“不接待、不安排、不解释”拒绝。

吴小晖的家人先后10次前往上海宝山监狱欲探监,狱方开始称“系统内查无此人”,后来又说“需要向上面汇报”,之后“让家属等通知”,但至今仍未获安排探望。 林前皇亲说:作为吴小晖的亲属,对此案判决“坚决不服”,并称无论是对此案的申诉或涉及执行事宜的处理,家人和律师都需要见到吴小晖。

林香美称自己已年过70,先生重病在床,夫妻俩不知是否还有望活着见到儿子,并对吴小晖的安危感到担忧。她呼吁司法部履职,依法监督纠正宝山监狱和上海市监狱管理局的违法行为,让她尽快见到儿子。

这位林前皇亲没有在“公开信”里说她和她卧病在床的老伴已经计算不清楚多长时间没有见到自己的亲孙子了。现在已经处在邓卓苒母亲,邓小平二女儿绝对监护 之下的吴邓卓,怎么说也是人家林香美的长子育出的长孙啊!

邓小平的传记作者、美国哈佛大学退休教授傅高义告诉美国纽约时报的记者说,吴小晖和邓卓苒的关系十分亲密。几年前,傅高义教授有在美国哈佛大学所在城市麻省剑桥的一家高档餐厅里被吴小晖宴请。在此之前,他第一次见到吴小晖的地点在北京。当时在场的还有吴小晖的爱妻邓卓苒及其母亲邓楠。当时的邓楠已经从正部长级岗位上退居二线。

一个笔名“问题哥 ”的网友感慨吴小晖的近千亿资产被追缴,即兴赋打油诗一首:曾是凤凰落帝家,根深触角到天涯。结婚岂能改姓赵,流水去也看落花。

左起:邓小平与外孙女邓卓芮, 吴小晖。


不过呢,虽然他吴小晖终究未能姓“赵”,而是被“赵家”新一代领头人习近平亲自下令打入天牢,但是人家入狱前毕竟还是给自己留了条后路,与邓卓苒举办了豪华婚礼后的当年就为邓小平生了一个长重外孙。

曾有知情人士披露,其实对于凤凰男吴小晖,邓小平外孙女邓卓苒是相当的痴情。离婚后,邓卓苒“气得要发疯”,实际上是得了抑郁症。打算要远走高飞,在深山老林里隐居,或者去寺院做尼姑。注意,这不是气,而是一种爱,忠贞的爱情,爱不忍释。

吴小晖去年5月被一审宣判后立即提出上诉,多家外界媒体以“挑战习近平 吴小晖变脸无罪上诉”形容之。确实,没人会相信吴小晖的案情处理不受习近平的亲自指导。邓小平生前最宠爱的长外孙女的丈夫,邓家截止目前仅有的一个第四代“吴邓卓”的生父 吴小晖的“重大经济犯罪案”如果不是“钦案”的话,中国共产党政权里就再没有“钦案”了。

习近平 下令抓捕邓家孙驸马吴小晖后,许多毛左网友跟帖借机发泄对邓小平由来已久的强烈不满,要求习近平政权抓紧成立“ 清算组织”,要求“对于挖空国家资源、贪污国家巨财必定要锄奸务尽,不管到什么时候都要追究,一律赶尽杀绝,不论涉及到谁”。毛左们声称:“很多惊天卖国大案,都是邓小平家族做的,该收网了,汉奸不能逍遥法外!”

接下来,假如习近平政权坚持按照“驸马犯法与庶民同罪“的原则对待邓小平家族唯一一个第四代的生父吴小晖,不准他办理“保外就医”,那么按照法律规定他“合法”减刑最多可以减至刑期的一半,也就是说他吴小晖至多再熬个八、九年,就“又是一条好汉”,完全赶得上到美国出席他和邓卓苒的爱情结晶 “吴邓卓”的高中毕业舞会。届时的邓卓苒是否还会对他吴小晖一口一个“夫君”谁也不知道,但当今圣上习近平也剥夺不了邓家第四代“吴邓卓”把吴小晖叫爹的权利!

至于那近千亿资产即使已经从吴小晖那里追缴完毕,吴小晖和邓卓苒的安邦公司也好,其他产业也好,属于人家邓卓苒的那部分,最终还是要她和吴小晖的爱情结晶“合法”继承的。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夜话中南海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