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北京文攻武吓升级,香港抗争难逃六四悲局?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03

北京文攻武吓升级,香港抗争难逃六四悲局?

转发此新闻:
香港经历了最激烈的831抗争周末之后,中国喉舌《人民日报》喊出香港保卫战已经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其他官媒纷纷跟进,称“犁庭扫穴”、“为民除害”的收盘时刻已经来临。港府也祭出“紧急法”的试探气球,相继逮捕多名学运领袖和反对派议员。

与此同时,内地武警以换防为名进入香港,大批武警军车和器材仍源源不断地进驻深圳。
北京文攻武吓,它准备何时以及如何出手干预?香港风声鹤唳,港府有没有能力自行宣布紧急状态?港人年年纪念六四,他们自己会不会逃过六四镇压的命运?
嘉宾: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
深圳的武警大练兵已经不是新闻,但是武警军车近日以换防为名大张旗鼓进入香港却踩到的一些港人和媒体的神经。换防是军队和国防的事情,但据报道,人们看到武警使用的防暴车辆驶入香港。北京有可能鱼目混珠,让武警进入香港吗?
胡平说 据他了解,多年以来,大陆早就不断地轮调大陆的警察直接加入香港的警队,这些警察也大都讲广东话,从外表上看不出来。这次借军队换防,中共很可能趁机把大量武警派进香港,以便在需要时,让这些大陆的武警去干那些香港的警察不愿意干的脏活。
真要重拳出击,中共对香港的警队不会很放心,担心港警下不了手,扣不动扳机。
另外,所谓止暴制乱,毕竟和打仗不一样,武警的装备和训练更适合做这种事,当局首先要用的是武警而不是军队,所以要大量调集大陆的武警。
此外,大批武警部队仍源源不断地进驻深圳。怎么看武警进入香港以及武警继续增兵深圳这个问题?
章立凡说武警现在的地位和过去不同的。实际上,过去的武警是武装警察,现在的武警是中国军队的一部分,只不过是分工不同。这是一个看点,武警和解放军的区别可能就是在它的目标对象和性质不同,但还是军队。
另外一个看点是军队的调动需要中央军委主席的命令,没有中央军委主席的命令,是调动不了军队的。现在我们看到的,无论是换访还是有武警军队持续进入香港,这样的调动应该是有中央军委主席批准的。
从所谓文攻武吓的言论来看,也确实到了最后关头,摆出了要清盘的架势。恐怕在这方面,过去我们一直担心会不会最后采取一个下下策,现在越来越接近选择下下策。
有报道认为,8.31暴力抗争活动升级之后,中共官媒《人民日报》喊出香港保卫战已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表明北京的耐力已经消耗殆尽,打算在十一国庆之前彻底解决香港问题。有这种可能吗?
胡平说昨天的《人民日报》发短评,说香港保卫战已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中共政法委微信也发表短文,说“暴徒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离月圆之夜还有几天,暴徒们该自己屈指一算”。暗示可能在中秋节,也就是913日出重手。
五天前,林郑月娥讲话,说要尽快止暴制乱,其实就已经传达出港府和北京的这一信息。香港评论家、前《香港01》执行总编辑林沛理写文章说:“政府坚持不用‘撤回’的字眼,又拒绝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事件,很多人大惑不解。道理其实很简单,市民可以向政府作种种要求,但不能以发动暴乱、破坏公共设施、扰乱社会秩序和践踏市民权益为要胁手段。这样做只会适得其反,因为可以合法使用武力的政府不会向非法使用暴力的势力屈服。以免打开后患无穷的潘朵拉盒子,令城市无法管治。当然,警员身为执法者必须守法。社会不应姑息犯法的执法人员,但更不能容许市民以破坏法治的方式表达对警方的不满。”


2019年8月29日中国解放军在香港进行例行换岗军车通过皇岗口岸

胡平说,他认为林沛理的观点在建制派、在当局内部有很大的代表性。很多抗议者有个严重的误判,他们以为和理非的抗争没用,来点暴力才会迫使当局让步。其实对港府对北京这样的政权,这种做法只会适得其反,只会使得当局更强硬。
本来,对于港人提出的几条诉求,在建制派、港府和北京内部,并不是没有不同意见,据早先《香港01》报道,港府高层研判,有人提议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但反对者说那样会严重打击警队的士气,更难收拾目前“野猫式”暴力示威行动。
也有人主张正式宣布撤回修例,但考虑到抗议者说的是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抗议者不会就此收兵,反而会得寸进尺,所以反复权衡后,认为一动不如一静,短期内都不会回应五大诉求。
尽管当局内部有不同意见,还有权力斗争,但是面对愈演愈烈的所谓暴乱,他们都不能不放下他们的分歧,转而一致主张首先要止暴制乱。先把暴乱平息下去再说。在暴乱没有平息之前,其他免谈。显然,港府出重手镇压,已经是箭在弦上。
但是另有众多观察人士认为,北京不会轻易下决心直接进行武力镇压,因为那样做代价太高。香港知名时评人林立和先生认为,北京直接出兵镇压就意味着一国两制彻底失败,这是中共不愿承认的。
章立凡说首先北京要考虑的就是防止颜色革命这把野火烧到大陆,引发骨牌效应,动摇中央权力。至于一国两制是否失败,这是一个代价问题,它会权衡这个代价。它可能觉得代价高不要紧,保政权更重要。如果是这样,它可能会宁可一国两制失败,也不能让香港脱离控制。
内部讨论的时候肯定也会有不同意见,但是最终有一个最大公约数、最终的共同利益。党内虽然有各派,但是各派有一个共同利益,这个共同利益就是保证北京对香港的控制。这样的话尽管会有各种矛盾,但仍会趋同。
这就很像六四前的情况,六四也有不同意见,但是到最后关头的时候也会趋同。有些红二代在那个时候也是支持学运的,至少是同情,但是开枪以后,他们的态度就全变了,既然做了就做到底,把局势控制住。这是符合他们的思维逻辑的。虽然两件事相隔30多年,但是中共的统治思想没有变,他们很可能会以最高的、最惨重的代价来镇压香港的反送中运动。
林郑月娥上星期暗示,如果暴力事件不退潮,港府不排除动用港英时期制定的紧急法,宣布戒严。香港有没有能力自行宣布紧急状态?
胡平说香港紧急法是1922年,港英当局为了对付海员大罢工订立的,据说那次罢工有俄国布尔什维克的背景。1967年,当时的港英当局曾经动用紧急法镇压由中共幕后支持的左派暴动。很讽刺,紧急法本来是对付共产党的,现在却被共产党拿来用。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