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今天的香港见证明日的中国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03

今天的香港见证明日的中国

转发此新闻:
香港反送中抗争不断延烧,举世注目。笔者想从「人性」与「历史」来讨论一些可能的解释与预测。关于「香港发生了什么事」、「中国会怎么做」以及「未来会发生什么事」。

香港人争取的,表面上是「反送中」,实质是「人权」。 

香港发生什么事

第一,香港人争取的,表面上是「反送中」,实质是「人权」,而人类几千年历史证明,到目前为止,只有民主制度才「比较可能」确保人权,所以总归一句,香港人要的是「人权」与「民主」。

第二,不过中国共产党的从来就没打算给人民什么人权还是民主。早在20171月,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周强就曾公开声明『要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影响,旗帜鲜明,敢于亮剑』。你想在中国的统治底下争取民主?人权?做梦!

第三,中国共产党固然没打算要实施什么民主,在中国共产党统治底下的绝大多数中国人只怕从来也没有想过什么「要民主」、「争人权」,「毕竟民主不能当饭吃」~~从这点来看,中华民国人确实比香港人更加地「两岸一家亲」、更像是「文化上的中国人」。

多数中国人不要民主、不在乎人权?这一点都无需意外!人们阅读欣赏怎样的故事,怎样的价值就在心中生根。从小看《冰雪奇缘》那种勇敢追寻自我、用爱融化冰雪的故事,自然而然就觉得「肯定自己」与「爱」是与空气、食物一样重要的元素,当然自尊自信、不会自轻自贱;相对的,看多了《康熙传奇》与《甄□传》,自然就觉得当个擅长揣摩上意的奴才与勇于争风吃醋的嫔妃才是活下去的硬道理,自然不觉得对威权跪下磕头有什么不对。生在这样的一个中国,你要中国人民如何培养出民主意识、勇于争取权利?当今中国还在配合政府政策,时不时要配合时事播放《上甘岭》抗美援朝这些爱国大片呢!领导中心不稳、国家就会动荡;国家动荡,百姓就会受苦。为了避免百姓受苦,岂能不坚决巩固领导中心?

第四,也就是说,香港人所争取的,不但是一党专政的中国共产党没打算给的东西,也是绝大多数中国人根本不觉重要的东西。而香港人竟然胆敢因为「要不到」就上街抗争、罢课、甚至冲击中联办、扯下中国国旗?逆党叛国到这种地步的香港人,在中国共产党与绝大多数中国人眼中根本就是畜生蟑螂一般的存在,用尽各种方法消灭香港示威者也只是理所当然对事情。

第五,不过,人类因为有梦想而伟大。香港人敢于追求梦想,所以注定伟大。 17761月,汤玛士.潘恩的《常识》出版。「一个小岛想永久统治一片大陆是荒谬的」这句话,说的是「英国这个小岛不可能永久统治美洲大陆」。那么,现在,香港这个弹丸之地,能不能向中国争取到中国共产党绝不肯给、中国人民也觉得根本不重要的民主与人权?能不能真正落实「一国两制」,摆脱中国的独裁统治?历史总是充满意外,谁也说不准。不论如何,像香港那样上百万、甚至两百万人的上街游行,已经是人类历史上的灿烂一章!

在社会动荡的过程中所造成的经济动荡、尤其是因为经济动荡所引起的连锁反应,是没有任何人可以预料、承担的。 

中国会怎么处理

当各方专家从美中角力、贸易战、地缘政治、中南海内斗的挖坑与被推坑等等方面探讨「中国会怎么做」的时候,笔者想提出另外一个可能的解释,叫做「制度下的必然」。

在正常的民主国家,失败了不过就是下台一鞠躬。在不健全的民主国家中,输了被政治追杀也并不罕见。至于中国那种人治的国家,输了可是抽筋剥皮被自杀那种一命归西的死亡、甚至是株连九族祸延子孙也毫不稀奇。

在这种人治的制度下,任何一个正常人的思维,都会变得「不正常」。比如说,你觉得「美中贸易战的强弱之势如此分明,中国这样硬干岂非傻瓜?」,又或者「如果中国出兵镇压香港,一定会让外资大撤退,让香港这只金鸡母活活被自己掐死,所以中国应该不敢轻易出兵」的时候,很抱歉,中国决策者的思维未必是「怎样对中国比较好」,更有可能是「怎样斗垮政敌」与「如何避免被政敌斗垮」。

关于「中国如何处理香港问题」,逻辑上不外乎两种相反的思维:

其一,好好用合乎人权的方式处理香港问题,以便收敛问题,并且避免引起西方的经贸制裁。

其二,不惜一切代价镇住香港人!一旦香港政府退让,焉知中国各省人民会不会纷纷举事?虽说「中国绝大多数人不在乎人权、民主」,但只要有百分之五的人在乎而起身抗暴,那可是多达七千万人的暴乱啊!那还得了!虽然历史证明中共政权并不在乎百万人命的损失,但在社会动荡的过程中所造成的经济动荡、尤其是因为经济动荡所引起的连锁反应,是没有任何人可以预料、承担的。所以,「用尽一切方法镇住香港人」变成了一个理所当然的思维。

当然,所谓「用尽一切办法」,未必就是重演六四,用坦克车把香港人碾成肉饼;但重演中国国民党在台湾的数十年戒严却又如何?白色恐怖几十年,我就不信你香港人刑不怕、杀不尽!

然而,在此同时,其实还有第三种思路。电视上各方专家都说多少年来习近平明地打贪、用意其实是借此肃敌;而尽管如此,香港金融界是习近平的政敌,也就是所谓江泽民一派所掌握的,习近平始终无法拿下。若果真如此,那么设身处地假想你是身为习近平,你更可能的思维是:把香港这个我拿不到的金库给打烂,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接收它;如此一来,切断政敌金流,自然能够削弱敌方力量,有利于我方掌握局势!

这固然无助于中美贸易战的收敛、甚至让中国濒临崩溃的国家经济雪上加霜;或许我习近平其实本来也没打算要玩到这么狠,但是既然今天事已至此,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香港金库给打烂,却又如何?中国的未来重要?还是我确保我方在斗争中的胜利、确保我的身家性命权位来得重要?这个问题不证自明!中国经济破败又如何?北韩经济破败至斯,北韩金正恩那个小屁孩都能坐稳龙庭,我习近平就没那个本事?

回顾历史与「后见之明」

每当读历史的时候,我们总是会感叹「当时的人们为什么这么蠢?」

常见的解释是「因为我们都是后人,所以有后见之明」;但另一个更可能的解释是「人们当时决策的基础并不是『历史会怎么发展』,而是『怎样对当下的我最有利』」。而,我们读历史的时候,往往着眼的是「历史大局的发展」,所以难怪会觉得「当时的人为什么会那么蠢」了。

更进一步清楚说,就是:

对任何一个普通人而言,个人的利益永远大于整体的利益;此其一也。

在「为求活下去必须用尽一切努力」的时候,「当下的利益」总是比「未来的发展」重要;此其二也。

再加上:「对于许多不同人的个别利益有益」的事情,可能恰恰对于整体的利益是有害的;此其三也。

一旦中国金融所仰赖的香港金融中心也被打破之后,中国还能撑多少年呢?

以上三者,和什么「后见之明」一点关系也没有,就只是「合乎人性」而已。就算让我们这些后人穿越时空成为「当时的人」,只怕虽然我们明知未来历史发展,还是会同样做出那些「事后看起来愚蠢至极」的行为。简单的说,这与「当时」的「当局者迷」,又或是「现在」的「后见之明」,恐怕无关。

预测未来与鉴古知今

关于历史,还有一种有趣的现象:「事前的预测」常常被当成是胡扯的、「事后的描述」总是被当成是真理。比如说:如果你在四十年前说「苏联会在一夕之间解体」,多数的人会笑你脑袋有问题。但是等到苏联解体之后,大家都觉得「这么脆弱的政治结构,崩解只是时间的问题」。

当时一般人有多看好苏联呢?「直到1977年,英国经济学家写的主流经济教科书还宣称,从经济成长、提供充分就业与价格稳定、甚至在创造人的利他动机各方面来看,苏联式的经济都比资本主义经济优越。可怜的西方资本主义只在提供政治自由方面表现较佳。由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萨谬尔森(Paul Samuelson)写作、最被广泛使用的经济学大学教科书,也再三预测苏联经济霸权的到来」。(国家为什么会失败,P153

现在,大家都知道苏联的那套社会主义制度与计画经济是行不通的。但是,为何当时的人看不清楚现在看来简单的道理?然后再想想看:苏联经济成长放缓后的三十年后,在1991年,苏联解体了。那么,中国经济成长不断下修、金融泡沫已然破灭的今天,又雪上加霜地遇到美中贸易中的川普重拳;一旦中国金融所仰赖的香港金融中心也被打破之后,中国还能撑多少年呢?香港人的抗争会不会如中国所担心的那样,触发中国版的「颜色革命」呢?全世界都在看。

来源:上报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