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对抗中共 要有必死的决心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21

对抗中共 要有必死的决心

转发此新闻:
过去几天,香港抗争运动在国际政治舞台发出强音,占领道德高地,中国和港共政权招架无方,中国官媒软弱无力的混骂,在国际上毫无影响。


陈淑庄与何韵诗是香港中生代。陈淑庄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言,指香港正陷于人道危机边缘,至今没有任何迹象显示警方会收敛克制,有女示威者曾遭受无理及侮辱的全裸搜身,更多的性侵个案仍未曝光。何韵诗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说,警察滥捕和暴力,穿黑衣的年轻人就会被搜查甚至拘捕,「在今天的香港,年轻就是罪,香港已经正式成为警察城市」。

黄之锋和大专学界的张昆阳代表年轻一代在美国国会发声。黄之锋说他曾经是香港年轻人运动的代言人,「然而,在目前的无大台运动中,我的牺牲很少。被捕的1,400人中最年轻的只有12岁。我不认识他们,但他们的痛苦是我的痛苦」。张昆阳就表示,香港学生和市民已经预备好为香港而死,「而有些人已经这样做」。

值得注意的,还有老一辈的陈方安生接受BBC访问,访问者用亲建制的观点对陈太步步进逼,而陈太则予以委婉而明确的回答。访者一开始问陈太是否支持示威者的暴力,陈太的回答说十分支持,尽管她反对暴力,但警方打压示威手法越来越残暴,而示威者的深层次理念,是捍卫《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所赋予的基本权利和自由。她又认为政府要想暴力停止的办法很简单,就是聆听市民的声音。

有资深传媒人说,他还想不出海峡两岸能够找出这样水准的官员。这就是香港反对派的水准,同时也解答了香港人为甚么能够得到这么大的国际支援。

在国际社会发声的老中青三代香港人,不仅表现他们的英语能力,更表现在他们对国际社会的了解以及与外界沟通的能力,他们说的话能够被外国人理解,和得到一定程度的认同。这跟巨婴国政府官员与外界的沟通能力真是有霄壤之别。中国近年有许多留学生海归,自然也有外语说得极好的,但他们大都得不到政治信任而只能做些技术性的职务,即使有机会当上高官,在巨婴体制下的政治掣肘也使他们在观念上与外界格格不入。在外国人眼中,中国人尤其政治人物,是无法明白他们真正想法的异类。

香港三代人的表现,证明香港人的价值观念与西方近。中国人当中,大概也找不到能够在国际政治舞台侃侃而谈的三代人,更没有政治人物可以对外国记者的诘问应付自如。

以香港这样的地小人少、势单力薄的反对力量,对抗庞然大物的专横怪兽,和延伸到香港的暴政,有人认为是一场立体战争,要靠海陆空三面的力量:海是以和理非为主力的游行示威「人海」,陆是勇武派的冲击和自卫暴力,空是在国际社会和国际媒体的发声,三者缺一不可。要做到三者合璧,最重要也是这次最可贵的核弹来也不割席。

实际上,香港的抗争运动是一场心灵带领的运动,没有大台就是没有领袖和组织,在反奴役争自由的一致目标之下,对不同派或同派中的不同意见,甚至显而易见的缺失,都以求大同存小异的包容态度处之。这样才能合海陆空之力抗拒强权。

即使这样,还需要有必死的决心。因为「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唯有死,才无所畏惧。

来源:苹果日报李怡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