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虽弹丸之地,却是革命的原乡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08

香港虽弹丸之地,却是革命的原乡

转发此新闻:
G7峰会各国领导人26日就香港议题,发表声明重申《中英联合声明》存在与重要性,支持香港自治,并呼吁避免暴力。

香港虽弹丸之地,却是革命的原乡。

早在此前,美国参众两院多名重量级议员已就香港问题表态,措辞强硬,凸显美国人民对于香港市民一面倒的支持。

美国参议院多数党(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警告中共:对香港抗议活动的任何暴力镇压都是「完全不可接受的」。参议员卢比奥则认为,香港问题凸显中共是邪恶的专制主义者。卢比奥说,共产党违反了对于香港回归的所有承诺,这代表他们即使他们和美国签订协约,也同样不会讲诚信。

我个人认为,讲得最一针见血的是五角大楼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中国首席战略家罗伯特¨斯伯丁。他说:「美国政府会支持香港。不仅仅是来自政府,而且还有美国国会和民众;而且不仅仅是美国,世界各地的民主国家,他们都看到了中共把施加于中国大陆民众的(恶法)强加于港人,他们也看到了港人的和平抗争。(恶法)于世界各地的民主国家来说,这都是不可接受的。」

罗伯特还说:「它深深地惧怕美国的宪法,因为美国宪法的创建是为了防止在我国境内的任何一个机关拥有绝对的权力。一旦这个理念在中国人民的思想和心灵中建立起来的话,它将是中国共产党心上的一把刀。为了保护它自己,它必须压制这些自由,不仅仅是在自己的国家,而且延申到国际上。宪法比个人或军队更强大有力,这个理念一次又一次地表明了人们普遍地想要获得自由的生活。」
我认为,有必要深入诠释罗伯特先生的这段话。如众所知,美国是一个宪政国家。衡量一个国家是不是现代的文明国家,就看他是不是一个宪政国家,中国显然不是宪政国家。我指的宪法,不只是那部文字上的宪法,而是这个国家从每个人民到政府的整个运行逻辑。现代宪政国家几乎是奉行「主权在民」,权力是分立而制衡。更重要的是,他是公民社会,公民既承担社会的义务与责任,同时也是这个国家的主人。这样的公民拥有自主权,都是一个个独立的个体。

香港反送中运动,让美国与全世界民主国家正视一个简单的事实:就是中共国并不是一个文明的国家,距离现代普世文明的均标甚远

中国并不是宪政国家,关键「人民共和国」几个字都是骗人的。就说Republic这个字,字面翻译就是「重新-公众化」,就是说,你挂上这个字,就代表你是一个公众治理的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是由人民公众一起治理,是吗?中共国的是共产党一党专政,是一个违反宪政精神的政权。连招牌都是假的。

美国人的世界观其实也简单,就看你是不是普世价值所认定的宪政国家,就在价值观上,你是不是一个文明国。如果是你文明国,那我们就是朋友与伙伴,可以合作与协同。前提是我们运作的逻辑是相同的,所以我们可以互相信任。如果你不是呢?那就看你这个政府是不是危害到美国的国家安全与利益,甚至会看你是否违背美国的价值观。
中国人讲了几千年的天下为公。可是,真正天下为公的并不是当今的中国,反而美国在其内部的确是一个「为公」的社会,不只是制度,而是来自于每个国民的心性与素质。从美国政府与人民的表态支持香港来看,美国的确是「天下为公」的国度,对于远在亚洲的香港,能够关注他们的人权,这就是「公天下」的表现。

香港反送中运动,让美国与全世界民主国家正视一个简单的事实:就是中共国并不是一个文明的国家,距离现代普世文明的均标甚远。其次,中共在美中贸易谈判中所表现出来的屡次背弃前约的行为,各种说话不算数,以及国家级的专利与知识产权的窃盗,再再凸显中共的确远不是个文明国家,虽然美国一直「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

中共为了打击香港人民的反送中运动,其手段也被看清。除了继续抹黑反送中运动,其他如动用黑社会,还有在海外搞大外宣,宣传反送中运动为港独。其留学生还大骂脏话,凸显其素质之低劣。就在这两天,他们逮补了几名年轻的代表性人物,无非是制造恐怖气氛。他们全面铺天盖地的打压,就是不肯走出来和市民理性对话。可以理性和平解决的问题,为什么非要搞得这么腥风血雨?

罗伯特先生说得精彩,中共领导人就是害怕美国宪法所代表的意义,就是国事为大众所共同治理。

记得一百多年前,孙文先生就说过一样的话,政治乃众人之事。他要建立的是一个合众国,就是Republic of China。孙文先生是广东人,当年的革命志士多是广东人。孙文说,香港给了他革命思想的启蒙。这位广东人看见美国英国的宪政,心向往之,于是推翻满清,建立民国。可是,中国人岂是那么容易被启蒙?时值今日,中国人还是奴隶思想居多,很难让宪政思想生根,让人民从奴隶变为公民。这个质变不完成,中国人如何改?如何真正富强?

我个人以前写过多篇文章,我认为美国的文明根基在于基督信仰。他们对于人的尊重来自于圣经。孙文先生也是基督徒。台湾的李前总统,也是基督徒。他们都信神,都有天下为公的精神。香港反送中运动中,我们也可以看见这批具有真正公义精神的人,不畏中共的威吓,硬是捍卫正义。

班农先生说,香港「反送中」运动中年轻人表现出来的勇气,让他想起了美国1776年独立运动中那些坚韧不拔的爱国者,没有这些爱国者就不可能有今天独立的美利坚共和国。我则想起当年那些推翻满清的先贤先烈,只是他们推翻了满清,现在中国人还在共产党的洗脑与统治下,无法真正获得自由。

今日香港的年轻人一样英勇的与共产党搏斗。香港虽弹丸之地,却是革命的原乡。美国已经不袖手,英国也有正义声援。宪政国家都会维护这种合众国之精神,维护一地之民的自主呼声。当香港争到自由那天,全中国会被唤醒,十五亿人也将获得自由。


来源:看中国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