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党治代法治 国企代诚哥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18

党治代法治 国企代诚哥

转发此新闻:
915日是国际民主日,今年的主题是参与。进行了百日艰苦卓绝的反送中运动的香港人民又以数以万计的「自由行」实践着今年的主题。美国驻华使馆民主日发声:「我们与为争取民主及他们不可剥夺的人权而奋斗的所有人站在一起。今天,每一天。」这个声音指向世界,也明白无误地指向香港。


处于世界民主与专制交界处的香港,承担着世界文明之争的重任,对民主概念的定义与北京截然相反,这不仅包括穿黑衣的勇武年轻人,包括100万、200万、170万和理非的洪流,还包括李嘉诚这样的富豪。从69日起,北京政权的代理人林郑月娥就拒不撤回修例,用尽现有的警察暴力手段进行镇压。87日港澳办主任张晓明在深圳首次公开对反送中示威发声,他强调香港当前形势「带有明显的『颜色革命』特征」。他对550名亲中人士「打开窗户说亮话」,他说「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香港「压倒一切的任务」,「挺特首、挺警队是当前稳定香港局势的关键」。

民主概念按照联合国《人权宣言》的定义,人民是民主的核心。民主带来的是法治、自由,是对人权的尊重。在香港人看来公民表达自由、集会自由和宗教自由是自然而然的。《基本法》第39条规定《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力国际公约》、《经济、社会与文化权利的国际公约》和国际劳工公约适用于香港的有关规定继续有效,通过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律予以实施。但是对北京而言,这两个重要的人权公约虽然签署了,都形同虚设,更何况前者全国人大迟迟不予批准。

自习近平上台以来,他要结束「井水不犯河水」的软弱局面,成为了一国两制的趋势,北京与香港对民主概念的歧义就越发明显。2014年的8.31人大释法,就是剥夺《基本法》规定的港人双普选权,结果引发占中运动。习近平「定于一尊」之后,更是要把「党领导一切」普及到资本主义的香港,三个月来,对反送中的镇压步步升级,目的要用「依法治国」取代香港的法治,剥夺香港人民享有的自由权利。

抵制中国特色 香港才有生路

2014年的占中,李嘉诚等大富豪都遭到过新华社点名批评。「把香港建设成为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就是镇压占中之后提出的。官方舆论总结中央对港政策重大失误,首先强调的是过分强调「两制」忽略「一国」,主要体现在国家安全法(即23条)在香港都没能通过,为此次林郑修例埋下伏笔。其次强调回归之后治港主要依靠香港的大资产阶级,像李嘉诚这样的大资本家,垄断了香港主要的产业--房地产、物流、金融,还垄断了电力、电信等主要公共服务产业,许多香港老百姓都变成是给大资本家打工的,导致香港社会出现严重的贫富悬殊。「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浮现出习近平新时代新思想的新方面。

李嘉诚98日出席慈山寺活动,强调政治问题都有两方面,希望港府能对「未来主人翁网开一面」,遭遇了中央政法委、《人民日报》的围攻,「长安剑」指摘他是纵容犯罪,反问「囤地圈钱」的地产商,会否对香港市民、香港未来「网开一面」。《人民日报》则称,香港解决住房问题已经不能再等,为公共利益计,为解决民生计,地产商是时候释放最大善意,而不应只打自己算盘、囤地居奇、赚尽最后一个铜板。共产味道扑面而来,如果李家在大陆,父子都是肖建华、吴小晖的下场。在香港成为中共转移目标的靶子,毫不奇怪。

批李之前,国资委召集近百家大型国企老总在深圳开会,要求加强在香港投资,兼且「要取得控制权和决策权」,据路透社报道,国资委给国企的任务包括「创造就业职位及稳定金融市场」。全球三大信用评级机构穆迪公司916日把对香港的信用评级展望从稳定调降至负面。习近平应当明白,影响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不是反送中,也不是国际大鳄对港币的狙击,而是让国企取代香港的李嘉诚们,这绝对是一国一制的路子。个个成立党委的大陆国企进入香港多了,把带去的人民币转换成港币,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一定完蛋。 


来源:苹果日报 / 吕月 中国资深传媒人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