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正常化」实验最终只得来一群法西斯爱国者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19

「中国正常化」实验最终只得来一群法西斯爱国者

转发此新闻:
香港反送中议题,在西方世界回响甚大,成为媒体政客关注的一大「国外焦点」,但同时引起了大批「海外华人」反对。他们可能是被当地中国大使馆系统组织起来举中国旗,作为一种东施效颦式的对冲。有外国主持人在澳洲访问当地华人关于香港示威,他们也积极发言。有人说:「听着听着,我不管他们的问题是甚么,只有一个中国,只有一个中国,好了没有?」有人说:「你们够胆在天安门前批评中共吗?」

「中国正常化」实验已经失败,中国在海外的年轻爱国留学生,则是一群国际秩序的天然颠覆者

一名中年女人说反对香港人示威:「当然不,香港从来是中国一部分,历史上事实上都是。」主持人问那香港人的五大诉求你怎样看?对方说:「反对。」主持人问:「你反对甚么诉求?」女人转个头问朋友:「五大诉求是甚么?」

中国移民和留学生有两张面孔

以上的对答,全部用英文完成。年初我就到过访问进行的那个疑似的墨尔本街头,街头所见,白人不算多,反而主流好像都是「有色人种」,华裔人口极多。在正常情况,这些华人说着一口英文,完美而自然地融入澳洲的人群之中。但一谈到中国问题,西藏新疆香港台湾这些「神圣领土」,他们就变样。

谈到香港,任何事情,都以「只有一个中国」作结,人权、自由、承诺甚至人道的事情,他们好似没有这个思考维度,只有「统一」才是永恒的议题。有很多香港人 (他们所谓的同胞)被警察打伤,我就没听说他们有关心过。他们有很多人关心的是「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是否代表香港人希望独立?他们只关心这些。

而这些都澳洲人了吧,但同时还是中国人。这对于整个西方,是不是一种国家安全和文明秩序的威胁?有些人也承认自己是移民,但他们谈到中国的时候,那种充满傲慢、自豪和骄傲混杂在一起的表情,实在令人难忘。而这个风景就已经证明,自70年代以来中美建交,拉拢中国对抗苏联时期,自由派对中国甚至现实世界的错判。

中美建交当然是为了现实利益,一开始是苏联问题,后来是经济问题。打开中国大门,中国希望从文革中走出来,美国资本家需要廉价劳工。美国政客为这个现实主义 (与共产政权合作)的国策订造了一套理论。这不只是为了赚钱,而是解放中国人民。只要中国从政治斗争和动荡中走出来,与国际社会接触越深,就会开始正常化,欧美为首的世界秩序可以将其改变。而中国人在发展起来之后,中产阶级就会形成,根据甚么甚么学院理论,中产阶级就会进而要求民主。中美建交,是和平演变中国,为中国带来普世价值的起手式,云云。

香港初期民主运动源于幻象

在香港,「民主运动」基本上都是托庇于这个「中国正在正常化」的假题之下。最初的民主派是反殖的,对抗英国殖民政权。在前途谈判的时候,有很多具有民主进步思想的青年受到新华社 (97年前中国在香港的官方代表机构)统战,活跃参加反抗英国的活动,为中国「收回主权」的舆论在本地造势,最终也似乎令没有选择的香港人悲哀地相信了「民主回归」是现实政治下唯一出路 (而不是像今日的人一样在街头绝地反击)

而在中美如胶似漆的时候,对香港来说,亲中即是亲美,政商菁英都是如此,开始出道的政客也是如此。美国人相信,中国在美国的带领下将会走向正常化;香港人相信,国家自己走向正常化,所以回归只是不安,两者的分歧最终都会随着时间不断过去,而变得可以忍受,甚至走向自然的统一。所以独立在那个年代,很少人说,因为大家都认为自己是中国人,而中国反正都会走向文明,变得越来越像我们,那我们为甚么要费劲剥离这个身份?当年香港人就是这样天真。

然而,全世界的中国移民,或者中国留学生,否定了「中国正常化」的春梦。中国没有走向正常化。习近平永续了自己的任期;国企的垄断越来越深,而不是走向自由市场;司法和宪政方面,习说的是「决不走西方三权分立的路」,在香港,他们说要「三权合作」。

中美合作产生的中华大国沙文

中国人的主流,对带领自己脱贫的国家感恩戴德,而看不到美国和国际社会功利以外近乎「白人负担」式的肤浅善意。绝大多数中国人认为是自己一手一脚将中国重建起来,甚至也不了解港商、台商、东南亚在「改开」以来对中国有多大帮助。因此他们对于所谓的普世价值,大部分都是嗤之以鼻。

在「反送中」爆发的时候,香港留学生在海外学府或者城市举办声援活动,都会遇到中国学生踩场闹事,有一些时候香港学生还会被中国学生动手推撞。中国人都是一脸正义的到场教训其他人,因为单线程,所以十分自我感觉良好。那种自信的背后,彷佛是北京的百万大军在自己身后,可以随时供其差遣,气滔冲天。

而他们数量之多、意识形态之稳固、权威人格的普遍,不是简单的「听信了党和学校的洗脑」,而是整个「美国─世界─中国」的内外体系,都给予中国人这样的错觉──是我们建立了不世功荣。这种民族式的自大,使党国和人民向国外输出他们的大国沙文。中国政权会希望决定外国官员或政客可以或不可以见某些人,中国平民则希望决定某些外国城市或大学能不能举办声援「反送中」的活动。中国并没有走向正常化,并没有走向欧美制订的安全和国际体系,人民也没有在国际注入的活水中,得到民主自由人权的信仰。那就好像一个沼泽,外来种都浸没其中,无法生长。

中国也没希望服从霸权,而是希望自己成为一个霸权。前任美国国防部长马提斯在一次日本演讲时,表示中国是希望复兴朝贡体系,确为切入文明本质的高论。中国人自改开以来,出国留学者大量,但他们只是为了铺路移民,或者以「海归」的身份在中国内得到更好前途,这一切都是指向物质和个人发展,并没有太多民主自由人权的东西逆输入。经常听到的中国被迫害的民权斗士,反而是工人、父母、律师,不是海归。世界与中国的长期接触,并没有改变中国,反而是中国逐渐输出自己的秩序并改变世界之中。

中美合作框架的遗民

当然,欧美的资本家在这个「奢望中国自由化」的春梦中,发了大财,之后再由川普为首的势力,改弦更张,收回大利。美国人没甚么好后悔的,中国人则是骗了整个世界,胜了一仗,很有自高自大的理由。斯人独憔悴的可能是欧美自由派、熊猫拥抱者(Panda Hugger),还有以这些「进步人士」马首是瞻的很多东方人。他们也许连「高呼被骗」的自省都欠缺,只能亲中到尾,继续渴望「民主中国」,而没注意到输出这个幻象的源头,美国,已经改弦易辙。

在前川普时代的中美和好大格局,对一些自认是中国人,但又拥抱西方经济文明体系的人来说,是非常美好的时代,因为亲美就是亲中,没有矛盾。香港和台湾就有很多这类人,这是时代的产物。他们一边相信普世价值,也拥有大量外国联系,但同时相信中国将会向他们开放,自己能够拥有两个世界的好处。

习近平的一槌定音,打碎了「改革憧憬者」的美梦,而中国在海外的年轻爱国留学生,则是这个人类史上最大实验的实验结果──中国正常化的政治实验,最终只得来一群法西斯爱国者、一群国际秩序的天然颠覆者。

来源:上报 / 卢斯达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