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自由之夏」延续了「雨伞革命」 冲破了当年心障 港人漫长抗战已经展开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26

「自由之夏」延续了「雨伞革命」 冲破了当年心障 港人漫长抗战已经展开

转发此新闻:
经不觉,已经到了香港的「雨伞革命」五周年。在这五周年之际,「自由之夏」抗争,还未有消退的迹象,而当初「雨革」的首要要求:我要真普选,早已成为「自由之夏」缺一不可的五大诉求之一。现在香港经历的「自由之夏」,明显是「雨伞革命」的延续。

==

顾一下从20149月催泪弹一声炮响引发占领开始,「雨革」示威者以雨伞挡胡椒喷雾和催泪弹,到后期抵挡黑社会警察暴力进击用的盾牌、眼罩、头盔,再到2016年「鱼蛋革命」的勇武抗争,再到现在的黑衣蒙面防毒面罩全副装备,体现了勇武示威者的自卫演化史。将来香港光复以后,这些可以是历史博物馆的展览题材。

从「雨革」到今天,我们看到香港反对运动最重要的演化,还是意识上的演化。「雨革」展开时,参与的年轻人,已经展现出强大的香港主体意识。但这个香港命运共同体掌握香港自己命运,要以住民自决方式决定香港前途政制的意识,当时却仍被老一辈的大中华意识压制著。

时学联组织罢课,最初使用的口号是「命运自决」,清楚指向香港人实行住民前途自决的法律权利。这个权利,本来由联合国赋予包括香港人在内的所有被殖民的人民。但中共1971年加入联合国后,第二年即要求将香港(和澳门)剔除于殖民地名单之外,从此夺走了本来属于香港人的自决权。 但不知为何,「占领运动」的「大台」,后来一律将清晰的「命运自决」口号,模糊化成语义不清的「命运自主」。有当事人称这个改动,是因为有学运长辈担心自决口号会激怒中共,所以应该软化为「自主」。到底实情是怎样,恐怕要在未来等历史学者去考究。

到了当年的十月一号,部分占领者准备冲击金紫荆广场的中国国旗升旗礼。但又有老人家担心中共最爱面子,若示威者令升旗礼无法进行,当局将会老羞成怒,后果不堪设想。结果十一早上尝试冲击典礼者被其他示威者阻挡,最后冲击并无发生。同时一些社会贤达、大学高层,不断帮忙政府散播「准备用橡胶子弹甚至真子弹」、「解放军快来镇压」等流言。每次示威者准备升级时,这些流言就会出现,而且蛮有效。

上一代的反对运动者,老是觉得做事总要留一线,不要激怒中共,认为假若中共知道大家的心迹,就会真诚对话,邀请你入中联办讨论政改,最后便有真普选。结果是,「雨伞」的失败,和失败后中共向香港反对派大举进攻,任意取消候选和当选立法会议员的资格,甚至连最温和的「雨伞」领袖,也被关进狱中。大家看在眼里,理解到无论怎样,只要你没有像民联「小粉红」那样听话,都会激怒中共。现在连李嘉诚撤资、骂反对派骂得不够狠,也激怒中共,常常被中共点名批判。经过如此种种后,就只有笨蛋,才会那么在意会不会激怒中共。

「自由之夏」抗争者的这些心障都解开了。示威者喊当年本土民主前线的口号「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遭到林郑和中国国务院在记者会批判是港独。跟著一些反对派长辈,也跟著中共的定性起舞,建议示威者以后不要用这句口号。结果是这个口号越唱越红,最后更进入了「香港国歌」《愿荣光归香港》之中,少理中共。

香港人已经觉醒,剪去了眼前的红布。2014年「雨伞革命」,并非徒劳,而孕育了今天的「自由之夏」。这个运动,已经成功击退「送中条例」,也令之前几次在美国国会提出后都不了了之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忽然获通过的机会大增。这两个成果之后,运动将会如何发展?现在谁也说不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香港无畏无惧没有幻想,对抗中国极权的漫长抗战,已经展开了。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