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林郑月娥的处境 折射香港的处境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08

林郑月娥的处境 折射香港的处境

转发此新闻:
9月4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撤回“逃犯条例”(送中条例)。这是引发港人大抗争的导火索,也是港人的五大诉求之一。然而,林郑的宣告没有得到任何一方的喝彩,或者说,任何一方都不满意。

2019年9月4日,市民在香港一购物中心观看电视播放的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撤回修订逃犯条例的电视讲话

在香港,抗争港人和民主派都认定:“五大诉求,缺一不可”,认为林郑的撤回,来得太迟太少太假。亲共的建制派认为,在三个月抗争后才撤回修例,的确太迟,因为,港人关注的焦点已经转移,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方滥用暴力和黑社会暴力才是焦点之一;更有亲共议员承认:只有实现双普选,才能最终平息香港民怨。

在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发表声明:撤回危险的引渡条例值得欢迎。然而,在全面实现香港人民合法愿景方面,还远远不够……,香港人民理应得到公正、真正自治和免于恐惧的自由的未来,这是他们得到的应许,也是他们长期以来所为之英勇抗争的。佩洛西表示,会继续推动《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阻止北京镇压。

在北京,包括港澳办、中联办、外交部,以及各大党媒,都对林郑的撤回宣示低调处理,甚至不报道、不回应,让外界疑惑:林郑宣布撤回修例,究竟有没有获得中央政府即习近平本人的授权?或者,恰恰是在反习阵营的鼓动下,林郑才独立而大胆地有此作为?

在此之前,路透社曾经两次报道林郑月娥的处境。第一次报道(8月30日)披露:林郑本人愿意对港人诉求(至少其中两项)让步,但北京拒绝;第二次报道(9月2日)披露:林郑宁愿辞职,但却不能选择(意即北京不准),并为自己给香港带来浩劫而不能自我饶恕。这次报道,还附上了长达24分钟的林郑对工商界人士的闭门谈话,语带绝望。

林郑处境不堪,录音中的一句话尤其彰显了她的处境艰难:“要为两位主人服务的香港特首,也就是同时为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人民服务,这种情况下,特首能在政治上回旋的空间是非常、非常有限。”

在公开场合讲官话、假话的林郑,在私下场合讲人话、真话。尽管林郑遭港人深恶痛绝,但至少,林郑还有把人民当主人的观念,这正是香港官员和北京领导人的根本区别。香港官员有底线,人性底线,道德底线;而北京领导人没底线,讲党性而不讲人性,更毫无道德底线。

林郑月娥的尴尬和艰难处境,某种程度上,折射的,也正是香港的尴尬和艰难处境。曾经因为是英国殖民地,而能够百年置身于险恶中国之外,名列亚洲四小龙之一,成为光耀世界的东方之珠、全球华人的骄傲。却在回归中国(所谓“祖国”)后,饱受北京独裁者的侵蚀、掠夺和胁迫而日渐沉沦、破败、乃至毁灭。

北京共产党统治者的腐败与贪婪、欺骗与专横,一如历代中国专制王朝统治者的腐败与贪婪、欺骗与专横。中国人民饱受其苦,世界也深受其害。香港一旦被锁进这样的牢笼和怪圈,其处境,只能是光彩剥离、民权失落、每况愈下。一党专政的步步逼近,正是港人奋起抗争的底因。说到底,中国有祸,祸及香港。中国黑暗,香港受污染。中国不好,香港好不了。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陈破空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