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减压卸责,林郑供认自己是北京的傀儡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07

减压卸责,林郑供认自己是北京的傀儡

转发此新闻:
《路透社》两段独家报道的惊人揭露,在于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已失去处理眼下危机的话事权,同时香港的高度自治也脆弱不堪,完全在北京的掌控之中。



第一篇报道引述三位知情人士,指特区政府向中央提交报告,建议对民间的五项诉求作出让步,却遭北京全盘否决,并表明不能让步,更指示特区政府主动还击,意即严厉对付示威者。第二篇报道主要根据林郑向商界讲话录音写成,透露她自责闯下了不能原谅的大祸,若有选择的话,她会首先辞职。林郑又泄露北京不打算派解放军镇压香港,以免损害中国得来不易的国际形象。

两篇报道前后呼应,指出林郑已经举步维艰,只能跟紧北京的意思做。首先,她连自己的去留抉择也不能自主,林郑虽然其后澄清,辩说从没向北京请辞,只是她不让自己选择辞职,但根本是前言不对后语,明明说第一件想做的事就是辞职,只是不能如愿,如今给人揭穿,就改口说要继续留低,做其他没有那么想做但又要做的事,剧情非常犯驳,演技亦十分马虎。

郑的困境不仅是失去个人辞职的自由,更是大权旁落、处处制肘。她曾向北京提交报告和建议被驳回,民间的五项诉求全盘落空,之后如何应对危机,当然由北京发办,也就是如港澳办发言人所讲的几点,即全力支持警方「平乱」,并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以解决社会的深层次矛盾。换言之,由反「送中」运动引起的政治问题,偏偏选择政治和解以外的其他办法去处理,结果弄致今天如斯田地,她自己也因为无法对症下药而感到委屈。

当然,更大的问题是香港的高度自治原来可以轻易摧毁。反「送中」运动由始至今,都是香港内部的政治问题,即使引起公共秩序以至警权滥用等问题,也该由特区当局一手处理。但林郑的讲话录音透露,现时的危机已上升至国家安全和主权问题,特首可以做的事十分有限。言下之意,香港发生的问题一旦归类为国家主权和安全问题,就超出了自治权力的范围,也越过特首职权的限度,因此一切该由中央定夺何去何从,特首只能听命,无权话事。

由此不难理解,特区当局提出回应五大诉求,北京全面驳回之馀,更越俎代庖,为当前危机断症和下药。港澳办发言人不会见到今次危机的近由是「送中」修例和警暴横行,远因是香港的高度自治近年不断受到侵蚀。相反,他们眼中看到极端份子暴行、恐怖主义苗头、颜色革命、夺权阴谋等等,因此口中虽说全面支持特区政府施政,实际上已写下处方,交由特区当局执行,就是认清敌人,不惜以警暴全面清除他们,才能止暴制乱,收拾局面。

北京一下便夺走香港内政的主宰权,比人大常委释法更快捷俐落。由此例可见,中央只须界定眼前问题涉及国家安全和主权,便可全权接管,公然介入香港内政,特区当局根本无招架之力。不过,北京明一面暗一面,暗里主宰一切,公开又一再支持特区施政,避免负起无法收拾时的政治责任。

这种垂帘听政的模式,看来已经常规化。根据上述的《路透社》报道,69日百万人上街以来,林郑根本不敢自行处理,而是撰写报告,请求中央批准她回应五大诉求,可惜遭到拒绝,而昨日(4日)宣布退让一步,相信也是北京的主意。

见林郑治港的决策程序,是先禀报中央,听候发落,而上方一锤定音之后,林郑只有照单全收,切实执行政策,倚靠警方暴力平息纷争,再作轻微让步。更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决策丶林郑执行的运作模式,揭示特区当局自甘堕落,放弃「港事港办」的原则,由享有香港内政管治权的高度自治政府,沦落为仼由摆布的傀儡组织。

因此,倘若林郑所言属实,不仅仅让人看到她的看风驶艃,只懂奉旨行事,却不会据理力争,同时更让人知悉「一国两制」的弱不禁风,现行政治体制根本软弱无力,无从挽救高度自治的堕落,也因此,过去三个月来港人锲而不舍、奋勇坚持的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才是对症下药、光复香港的正道良方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杜耀明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