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李嘉诚向内地公司讨债把邓质方扯回来了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28

李嘉诚向内地公司讨债把邓质方扯回来了

转发此新闻:
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邓家第四代千亿资产继承权被收归党有》中已经介绍 了一九九七年召开的中共十五大上,来自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的各路党代表们无视小平尸骨未寒,廹不及待利用无记名投票的机会,把他那个被讽刺为“中国官倒创始人”的长公子邓朴方狠狠羞辱了一番。结果是邓大公子不但在中委选举中硬是被差额下去,主动放低身段,要求被放进候补中委候选名单后,在临时决定“应当选”数额之后仍然落得个得票数倒数第二的下场。至于得票数倒数第一的习近平,则被当时的部分党内人士认为是受到邓家后代“率先致富”的恶名牵累。

香港首富李嘉诚

网友“红彤彤的月亮”在转载该文章的文学城网站留言说: “习家报复邓家了。呵呵。当年老邓在89之后把习仲勋下放到深圳去,再也不允许回北京了。”

笔者也是直到中共十七大和十七届一中全会闭幕,习近平在上海市委书记位置上被从十六届中央委员直升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之后才听完整了此前十年,也就是一九九七年的中共十五大上他如何成为“孙山”的故事。

却原来,在邓小平去世七个月后召开的中共十五大上,中央候补委员的差额选举过程中,“差额到谁”的游戏是由江泽民和胡锦涛联合导演的。当时的预先准备好的中央候补委员候选人名单,加上刚刚从中央委员预选过程中不幸被差额掉的邓朴方等几位,向党代表实际 提供的全部中央候补委员候选人推荐名单共一百五十四人,但并没有向各代表团说明要差额掉多少名。各代表团预选投票过后,大会主席团在计算选票的过程中绝不会做任何手脚是肯定的。预选各代表团预选选票的计票结果:习近平得票在整个中央候补委员建议候选人名单倒数第四,邓朴方得票倒数第五。

邓小平的儿子邓朴方。

接下来,以江泽民为首,胡锦涛具体主持日常运作的大会主席团常务委员会,其实也就是当时仍然在主持工作的上届党的中央政治局的全体人马紧急协商,有人提出为了照顾小平同志的家属,应该差额到邓朴方以下为止。但胡锦涛适时表示,当时已经担任了福建省委副书记的习近平各方面的表现都十分优异,是全党不可多得的政治工作干部,既然这届中央候补委员差额到朴方同志以下,差额比例已经不足百分之五,那么还是应该把习近平同志也留下来为好。

与是,参加会议的全体主席团常务委员眼见江泽民已经对胡锦涛的提议点头称许,立刻举手通过了十五大主席团常务委员会“关于本届中央候补委员选举差额人数的决定”,在一百五十四名者候选人名单上差额掉习近平之下的三名得票最少者.然后就把这份习近平“名列孙山”的候选人名单交由大会进行正式选举,而这个正式选举其实是等额选举,因为只要是得票过半数即可当选,而这份候选人名单中在代表团预选过程的得票最低者也都是过了半数的,在正式选举过程中得票不过半数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而中央候补委员在预选过程中每个人的得票数,与正式选举中的得票数基本一致,这就是习近平一九九七年九月在中共十五届中央候补委员名单中名列最后的内幕经过.当时公开的一百五十一名当选的十五届中央候补委员名单之前,特别说明了按得票多少为序,得票相同的按姓氏笔画为序,自然就令名单上的最后一名习近平显得十分刺眼。

按照美国纽约时报相关评论文章的说法,习近平、邓朴方、刘延东都是所谓“太子党”成员。习近平在那次投票中差点“走了麦城”,是因为“人们普遍仇视太子党”。不管“人们普遍仇视太子党”是不是事实,当时也是身为太子党一员的薄熙来,在中共15大上,连候补委员都没当成。薄熙来是在辽宁省长任上于2002年中共16大上才成为中央委员的。他没有经过候补委员这个阶段。

据当时效命中共中央组织系统的内部人士分析,当时的中共党代会代表们之所以用选票表达对邓朴方的不满,原因之一是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时学生游行队伍中喊出来的所谓"邓小平的儿子倒彩电"一事记忆尤新.所谓邓小平的儿子倒彩电,源起于邓小平的残疾人儿子邓朴方当年成立的康华公司打着为全中国残疾人谋福利的旗号,依仗邓小平的背景,令中央各机关,政府各部门,甚至全国各地,全军上下纷纷为康华公司的种种经济行为大开绿灯,所谓倒彩电只不过是康华当时赚钱方式的一个小插曲而已,其在短时间内迅速衍生出的大大小小的,形形色色的,分门别类的子公司,孙公司到底打着为残疾人谋福利的旗号进行了多少非法交易,赚取了多少根本没有被用于真正的残疾人事业的昧心钱,至今也没有人有办法说得清楚,算得清楚,当时的局内人已经开始用“康华共和国”来形容挂靠在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名下的康华公司了。虽然后来因为邓小平亲自发话关闭了康华公司,试图给外界以“大义灭亲”的感觉,但邓朴方因此而背上的中国官倒之首和中国官倒创史人的恶名,今生今世恐怕也难以从人们的记忆中完全抹去。

回顾以往,早在邓小平南巡的当年,邓朴方即在中共十四大召开前落选了全国党代表。十五大召开后又五年,在2002年筹备召开中共十六大之前 ,习近平和邓朴方双双进入十六届中委候选人名单。

担任福建省长期间的习近平(中)。

按照中共党内的常规安排 ,每个省都会有两名中央委员名额,这就是为什么通常当时已经在任的每个省的省委书记和省长都会不在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的中委选举过程中落选,因为习近平此时已经是福建省长,所以如愿当选,虽然他此前并未被安排进入大会主席团。但再次被安排进十六大大会主席团的邓朴方却是被再次差额进了候补中委名单。十五大和十六大接连两届落选中央委员继而又在当届中央候补委员的投票过程中险些被垫底的事实证明,邓小平一家率先实践“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口号在中共党内激起的愤怒是多么的强烈。

时光又过了五年,在2007年召开的将习近平和李克强分别 内定为总书记和总理接班人备胎的中共十七大上,邓朴方的大名第三次进入大会主席团名单,第三次进入中央委员候选人名单。结果是第三次被从中央委员的选举过程中无情地差额下去了。

这一次的中共高层没有再按惯例把邓朴方的大名和其他中委落选者一起放进候补中委候选名单了,因为此前已经内定了要把邓朴方安排为次年三月召开的全国政协大会上的新一届政协副主席。而全国政协的党内副主席在党内没有职务是正常的,但如果在党内的职务是个中央候补委员,实在是没有先例。

邓朴方在连续三届中央委员预选过程都被差额了下去。事后有人认为原因是党代表们对当年的“康华事件”仍然耿耿于怀,但也有人认为他邓朴方其实是代弟受过,党代表们把他那已经不知躲藏到什么地方去了的官倒弟弟邓质方奈何不得,自然就会把气出到他邓朴方身上。

简单回顾一下,邓小平二公子邓质方、刘小元夫妇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在美国学成后携子归国。被荣毅仁和王震公子王军力邀进入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直属的中信兴业公司,先任副总工程师,不久,升任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最后担任董事长。

邓小平二公子邓质方(右)。

1993年起, 邓质方一口气接管上海市四方房地产公司和大连立港房地产公司,正式加入“四方集团”,任上海四方集团公司总经理。当年五月,邓质方连同首钢、长实、加怡,共同收购香港上市公司“开达投资”,将势力范围扩充到还在英国管辖下的香港。他与北京首钢老大周冠五之子周北方,香港巨富李嘉诚以5.8亿港元收购了香港玩具大王丁氏兄弟的开达集团,并易名为“首长四方集团”,成为香港上市公司首长四方集团的最大股东兼董事长。此后,首长四方集团开始在北京、上海、天津、广州、深圳、珠海、大连等10多个大中城市开展房地产业务。

1995年2月邓小平仍还在世时,对外声称是邓小平“义子”,和邓质方“一笔难写两个方”的周北方被江泽民下令收押。1996年10月25日,周北方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生,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邓小平去世的追悼大会是邓质方最后一次被露面,从此人间蒸发至今。有中国内地网站刊登消息说:“因为周北方案发的原因,邓质方逐步退出首长四方集团公司,携妻子重新回到美国居住,成为美国籍公民。”

但就在最近几天,早已经销声匿迹多年的邓质方又因为李嘉诚的一个据信是向中共当局的“报复”运动而被重新提起。

关注中国大陆和香港局势的人士应该都已经关注到了一篇标题为《翻脸了?李嘉诚高调向中共背景企业索债》的及时报道文章,说的是在香港抗争运动中,香港首富李嘉诚一句“网开一面”,引来中共政法委的声讨。北京方面宣称李嘉诚推高房价,并炒作“收回私地”危及李家产业。日前,李嘉诚公开向一家中共国企的子公司逼债,向法院申请其集团主席破产。

另外一篇标题为《李嘉诚向好朋友动手了:讨债无果后提出破产呈请》的内地网站文章里说的这个李嘉诚的“好朋友”名叫曹忠。公开资料显示,2001年,曹忠由首钢总公司调派到中国香港执掌首钢控股领军,担任旗下4家上市公司高层,曾带领公司脱离金融风暴困境。也因此,曹忠与李嘉诚结缘,被李嘉诚称为“内地派来香港任职最优秀的企业家之一”。

相关报道中特别提到,当时这个曹忠为“首长国际”、“首长四方”、“首长宝佳”、“首长科技”4家上市公司进行“大变身”调整结构。经过在资本市场9年的腾挪并购,这4家上市公司的规模从初始的12亿元暴增到2010年的800多亿元,且大股东地位从未被动摇过。期间,李嘉诚投入了超过10亿元资金。

这里的“首长四方”就是当年由周北方实际 控制的首钢香港公司与李嘉诚的长实,再加是邓质方的四方公司的三方合资公司。所以中国内地网友一看到如上这则消息里的“首长四方”四个字,自然会想起邓质方。详细的分析内容,留 待下篇文章继续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 。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夜话中南海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