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政府虽反对市民照游行 汽油弹扔政总火烧港铁站 警方动用水炮车、催泪弹驱散示威者 (视频/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16

政府虽反对市民照游行 汽油弹扔政总火烧港铁站 警方动用水炮车、催泪弹驱散示威者 (视频/图)

转发此新闻:
阵周日(15日)举行的「反送中」游行获警方发出反对通知后,大批市民仍自发到原定游行起点铜锣湾聚集,他们走出马路向中环行走。其后有示威者在港岛区多处堵路,又破坏港铁站及在出入口纵火,期间与警方爆发激烈冲突,警方施放催泪弹及出动两部水炮车驱散,到晚上北角及炮台山发生打斗事件。 


大批市民周日(15日)下午在铜锣湾东角道聚集,并走出轩尼诗道行车线向中环进发,有人途经湾仔警察总部时,用雪糕筒、巴士站牌等杂物堵路,焚烧垃圾桶,警察举起橙旗,并一度举枪戒备

示威者走到中环后掉头,在金钟夏慤道占据马路,并在政府总部外聚集,有人多次投掷汽油弹入政总范围,纵火焚烧杂物,防暴警察举黑旗后向示威人士施放多枚催泪弹,又出动水炮车向人群射水。示威者未有后退,有人向水炮车投掷怀疑汽油弹,水炮车顶著火,自动洒水系统将火救熄,之后向人群发射蓝色水剂


2019年9月15日,水炮车向人群发射蓝色水剂

大批警员随后增援,速龙小队与另一辆水炮车沿干诺道中向金钟方向推进, 边发射催泪弹,一边向示威者喷射蓝色水,示威者举伞后退

在政府总部附近的立法会,秘书处一度发出红色警示,指所有人必须立即撤离立法会综合大楼


2019年9月15日,有人在港铁站纵火,消防员到场将火救熄

示威活动期间,港铁站再次成为攻击目标,有示威者在金钟站出口向站内投放粉末,又用水马堵住。速龙小队由另一个出口走上地面,向添马街的人群发射催泪弹。另外,有人在修顿球场附近的湾仔站出口焚烧纸皮箱,同时间有人在近庄士敦道的湾仔站出口放火,消防车到场将火救熄。港铁近傍晚宣布列车不停金钟、湾仔及铜锣湾站,并关闭该三个站

在港铁炮台山站附近,晚上发生多宗打斗。两批相信不同政见的人士争执,有人手持摺櫈,情况混乱,防暴警察到场制止,并带走多人。一名白衫男子大叫「福建人出来」,多人再围著打一名黑衣男子。而在北角电气道外亦有打斗,多人用雨伞及棍等殴打一名穿白衣男子,他头部流血受伤,要由急救义工治理。在北角明园西街,有数名男子怀疑持刀,又向地下泼液体,多名防暴警员到场调查,怀疑男子泼洒的是电油或火水,警员制服一名男子


2019年9月15日,大批市民走出马路,占据行车线

警方表示,激进示威者在金钟、中环一带大肆破坏,部分激进示威者掘起砖头,又向政府总部投掷包括砖头的杂物,有关行为严重威胁在场各人的人身安全

医管局指出,截至9时,公立医院急症室共接收八名与公众活动有关的伤者,其中三人情况严重,包括一名较早前危殆的伤者,经治疗后现已转为严重

由于大批人士在东角道一带聚集,崇光百货中午过后贴出暂停营业的告示,而希慎广场亦关


2019年9月15日,示威者的汽油弹掷中水炮车,车顶一度起火

阵副召集人陈皓桓表示,他以个人身份参加游行,认为市民上街表达意见,是《基本法》赋予的权利

陈皓桓说:我今天(周日)穿著的是公民抗命的衣服,亦说得很清楚,我今天并不是逛街,我是游行的,我要说得很清楚,游行是《基本法》赋予我们的权利,如果大家要控告我,随便、没问题的。我已预计了我会被捕、会被检控,但我想讲的是,就算我被拘捕也好,我相信香港市民也依然走出来。


一名香港抗议者星期天(2019年9月15日)向警方扔回一枚催泪弹

早前在个人社交媒体声援反修例示威的韩国演员金义圣,出现在港岛区的自发游行人群中,他称想要亲眼看看和感受香港的真实情况,认为示威非常和平,觉得很感动
义圣说:很多年轻人出来大力发声,为他们的权利、香港的自由、他们的未来,令人非感感动。如果警察不「袭击」市民,我相信可能就不会有暴力场面

95岁的黄伯因行动不便,需要撑著拐杖「行街」,他指今次是继2014年「占领运动」后,第二次撑著拐杖出来,他指不忍心看到香港「沉沦」,希离争取「五大诉求」
黄伯说:累一点没所谓,累就休息下,现在我很开心,年轻人睡醒了,他们比我们(老年人)更痛心香港「沉」,我也觉得是这样,他们以前很少关心社会的事,我们那两代人不够努力,事不关己,不走出来,现在大家都看到香港「沉」到「水浸眼眉」,再不出来发声,就以后没有机会

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家骐亦现身铜锣湾一带,他认为警方反对民阵的游行,是剥夺市民集会及游行的自由,希望出来保护年轻人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