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为自由而战 :「反送中」下的新一代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20

为自由而战 :「反送中」下的新一代

转发此新闻:
香港的「反送中」运动,多次大规模的游行集会,最后都演变成激烈的警民冲突,双方的武力不断升级。每当前线讨论去留问题的时候,总有人劝大家要冷静,回去等下一个时机,但也总有人哭著不愿离开,说自己已打算拼死一战。这些年青人押上青春,甚至生命作为赌注,为的就是「自由」两个字。 

阿总(化名)是前线抗争者之一,他曾经为了救两个陌生人,而被橡胶子弹打伤。他说走上街头抗争,是为了下一代的自由民主,他说:宁愿用自己的血化作燃料,去为自由的火燃烧


堵路丶冲击丶掷汽油弹,这些惊心动魄的场面,在这三个月以来,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在香港街头上演。有人狠批他们是「暴徒」丶「蟑螂」,说他们是收了钱,要「搞乱」香港,但也有人称他们为「义士」。阿总(化名)就是其中一个,赌上前途,甚至冒著生命危险走上街头,为的又是什麽呢

总说:公义丶民主丶自由,我们的普世价值。在这个世界,自由丶人权,永远都是每个人心目中最重要的一环,不能让独裁掩盖自由的地方,所以我选择出来抗争

2012年反对港府推行国民教育科开始,阿总已经积极参与各种示威活动,在这次的「反送中」运动当中,他也是街头抗争的常客。他说走出来,也是为了下一代的未来。

总说:我们责怪上一辈,在1997年回归之前,没有为我们争取民主,我们更加要为下一代争取民主。我们要为下一代争取民主,并非为自己而战

伤后的愧

枪林弹雨下走上街头,难免会受伤,阿总也不例外。在「7.27复元朗大游行」当中,他就为了救两个陌生人,而被橡胶子弹打伤

总说:基本上如果我退后走,就不会受伤,但有些防暴警察追著两个女孩,她们怕得停下来。一般人的选择或许会走,但我选择的是,明知有可能被枪射中,我都上前去拉走她们,帮她们挡防暴警察。最后防暴警察看到我还击,他们惊吓了,就马上拿出枪向下射,我就中了枪

然而中枪之后,身体上的痛,远比不上内心的难过。那段时间,每天都有人受伤,阿总不敢看新闻,因为每一次看完,都会责怪自己,为何不能和大家一起并肩作战

总说:中枪,不能再上前线,脚不能动。不能上前,不能保护其他人,觉得自己很没用,会伤心。心里面知道公义,见到人受伤,但自己帮不了甚么,觉得非常难受

还人民权

他从小喜欢阅读政治哲学的书籍,对社会问题有自己的看法。而这次参与「反送中」运动当中勇武抗争的经历,亦让他对政府和人民的关系,有更深刻的理解

总说:其实一个政府的存在,是因爲有人民。一个政府没有人民,还算不算是政府?我们一出生就被人抢夺丶剥夺我们基本的人权,为甚麽我们不能取回自己的权利?为甚麽我不能用自己的权利去争取自由?为甚麽我要信奉他独裁、帝制思维的法律

用生命燃烧自由之

从六月至今,民间发起了多次大规模游行集会,但和平游行集会到了后期,往往演变成激烈的警民冲突,双方的武力不断升级,面对这样的情况,不少人会问的一个问题,是到底抗争有没有底线?而在抗争现场,每次到了后期,当前线讨论去留问题的时候,总有人劝大家要「Be Water」,回去等下一个时机,但也总有人哭著说「我已经打算死」

总说: 我冲过去的时候,只是怀著一个「我觉得不能让他做到这件事情」的决心。我不会理会任何后果,我用我的血去换取自由,不是我的自由,是全香港的自由,我甘愿牺牲所有一切。我宁愿用自己的血化作燃料,去为自由的火燃烧,用我的性命去燃烧自由的火,所以我会做任何一切

们押上青春,甚至是生命作为赌注,燃点了这个「自由之夏」。运动最后会怎样完结,没有人会知道,但和金钱至上的上一代相比,这些为自由而战的年青人,已不可同日而语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