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政府官员进驻民营企业 第二波民企逃离潮到来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22

政府官员进驻民营企业 第二波民企逃离潮到来

转发此新闻:
9月10日,马云正式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由阿里巴巴现任首席执行官张勇接任。令人意想不到的是,10天后,腾讯董事会主席马化腾也卸任腾讯旗下“腾讯征信”法定代表人,由腾讯副总裁林海峰接任。


   
    9月20日,杭州市举行全面实施“新制造业”动员大会,会上发布的“新制造业计划”。据杭州经济半年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杭州规模以上工业实现增加值1651亿元,增长3.9%。到2025年,杭州全市目标工业总产值达到25000亿元,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达6800亿元,年均增速10%。杭州市宣布新制造业计划本不是一个重要新闻,但其中一个举措却引起了舆论的高度关注,那就是杭州市政府将抽调100名机关干部,进驻阿里巴巴、吉利控股、娃哈哈等第一批100家重点企业,作为政府事务代表。阿里巴巴、吉利控股、娃哈哈等企业都是中国举足轻重的民营企业,杭州政府有什么权利进驻呢?进驻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杭州政府的解释冠冕堂皇,称服务重点企业,为企业协调解决各类政府事务、开展信息沟通交流、政策解答和项目落地推进提供等全方位的保障。但民营企业非同国有企业,涉及商业机密、财务和独立的经营管理,政府事务代表进驻的法律依据是什么呢?可见,该事件并非寻常之举,其背后藏有深思熟虑的玄机。    

   
    第一,新公私合营运动一直在推进
   
    2018年初,人民大学周新城教授发表文章《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指出共产党的不忘初心就是要消灭私有制,实行公有制。2018年9月11日,财经人士吴小平发表文章《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经济发展应逐渐离场》。文章称:“私营经济已经初步完成了协助公有经济实现跨越式发展的重大阶段性历史重任。下一步,私营经济不宜继续盲目扩大,一种全新形态、更加集中、更加团结、更加规模化的公私混合制经济,将呈现越来越大的比重。”人社部副部长邱小平要求民营企业“只有以职工为本,让职工享有充分的民主权利,共同参与企业管理、共享企业发展成果,才能激发职工的劳动热情和创造活力,实现企业与职工的共赢发展。”
   
    上述文章和讲话曾引发了去年巨大的民营企业逃离潮。以致刘鹤副总理接受央视访谈灭火,习近平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给民营企业家吃定心丸。但事实上,中共对民营企业的新公私合营一天也没有停止,一直按照2013年发布的《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2015年发布的《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所提出“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国有资本、集体资本、非公有资本等交叉持股、相互融合”的精神推进。
   
    2019年7月31日,国务院国资委党委书记和主任郝鹏会见了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马化腾。一个多月前,他还会见了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阿里巴巴和腾讯都是中国联通的战略投资者。2017年10月,联通和阿里巴巴宣布将相互开放云计算资源,在公共云、专有云、混合云三个方面深度合作。2018年6月,腾讯和吉利控股两家企业组成的联合体斥资30.49亿元,受让了中国铁路总公司旗下动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49%股权。国资委秘书长彭华岗在今年5月向媒体透露,目前中央企业混改的占比已达到70%。2013年到2018年,中央企业通过产权市场吸引的社会资本超过2600亿。上述事实证明,中共以“混和所有制”为特征的新公私合营不仅没有止步,相反战果辉煌。
   
    第二,新公私合营运动的真实目的
   
    截止2017年底,非公有制经济为中国经济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就业、90%以上的新增就业。中国民营企业的数量已超过2700万家,个体工商户超过了6500万户,注册资本超过165万亿元。在世界500强企业中,民营企业已由2010年的1家增加到2018年的28家。中共推行第二次公私合营的目的是什么呢?有学者指出,第二次公私合营的双方动机,绝非官方宣布的“改善企业治理结构与管理水平”。而是希望通过民企入股国企,降低企业债务率,将国企做大做强。政府双管齐下地用政策逼迫使民企与国企混改:先是利用去杠杆收紧对民企贷款的政策,让民企陷入困境;再发布有利于国企的财税政策让国企空手套白狼。与上世纪50年代的公私合营不同,那轮“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中共政府是用政治暴力的强取豪夺;这一次则是通过金融去杠杆政策硬性挤压,迫使民营企业陷入困境后“主动”投靠国企,是乘人之危的巧夺。
   
    中共当权者除了经济考量外,更重要的是政治考量。中南海要通过混改牢牢控制民营企业,切断颜色革命的经济命脉,将民营企业纳入监控视野之内。截至2016年底, 273万家私人企业中有67.9%建立党组织,10.6万家外商投资企业中已有70%的在华外企建立了党组织,达到7.5万家。杭州市政府对100家民营企业派出政府事务代表的真实目的就是要把民营企业像国有企业一样看管起来,消除政治安全隐患。当然,中共当权者还有一个鲜有人知的目的,那就是打造纳粹化红色帝国,通过新公私合营将民营企业捆绑上他的战车,如同华为公司一样。   
    

   
    第三,新公私合营是民营企业躲不过的劫难和宿命
   
    杭州市政府对100家民营企业派驻政府事务代表绝非偶然事件,而是中共的统一战略部署。一场针对民营企业的财富洗劫运动已经展开。中共在政治上正在返回毛泽东的路线,通过党国控制社会,施行红色恐怖。而极权主义必然强调国家对经济的控制,壮大国有企业和限制、打压和控制民营企业,这是极权主义的政治经济的逻辑。
   
    2016年10月10日,习近平曾说“在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下,国有企业和国有经济必须不断发展壮大,这个问题应该是毋庸置疑的,而我们有的同志也对这个问题看不清楚、想不明白,接受了一些模糊的、似是而非的甚至错误的观念。我们要善于从政治上看问题,决不能认为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所有制问题,或者只是一个纯粹的经济问题,那就太天真了!”蔡慎坤先生指出,对民企的围剿许多人不以为然,如同当年对付地主资本家,许多人没有意识到:消灭了地主资本家,每个人的危险也随之而来,道理很简单:当社会秩序经济秩序甚至伦理秩序遭到破坏,每个人都将付出代价。无视别人的生命,你的生命一样也不会受尊重,轮回的闹剧在中国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只是中国人不长记性。
   
    新一轮的“公私合营”在本质上与一个甲子前的没有区别,都是巧立名目的非法掠夺,但在具体操作上却更隐蔽、更有欺骗性。中共当局无法如上次一样以血腥屠杀的恐怖来威慑,而且无法公开阻止私营业主的合法移民和资金的出逃,只能以见不得人的阴招损招逐步蚕食。
   
    一些民营企业家无法达到李嘉诚未雨绸缪的超人境界,也无法达到马云激流勇退的高度,至今还自欺欺人,对中共抱有侥幸心理。文渊先生在《公私合营,中国私企之殇和宿命》一文中指出:“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中华民族的历史,几千年来就总是在这样重复着裹足不前。一个甲子前的那场公私合营的血腥历史还没有从国人心中抹去,新公私合营又凶猛而至,这是民营企业躲不过的劫难和宿命。新公私合营真能挽救目前中国经济的衰败吗?将私人资本统统收归国有真能使国富民强,民众过上幸福、富裕的日子?历史的经验早就告诉我们,如果驱私济公有效,中国的经济1956年公私合营后,经二十多年的折腾,在1978年何至于几近崩溃?尽管当局惧于经济形式的恶化,公有化的步子目前似乎有所收敛,似乎在为前一阵忘乎所以的“失言”和泄露天机而现出的凶相“补妆”,那只是下手前的必要准备,就像吃羊前的狼在磨牙一样。其实,这也是全体中国人的宿命,只要民生稍有进步,国家经济稍有发展,就有“伟大领袖”降世,就有“红太阳”升起,就有“核心”冒出,他们不折腾到崩溃是绝不会收手的。历史也早已证明,在这个世界上凡有伟大领袖的地方,那里人民就有无尽的苦难。

来源:博讯 / 张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