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民众“五大诉求缺一不可”可实现吗?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06

香港民众“五大诉求缺一不可”可实现吗?

转发此新闻: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终于在94日下午正式宣布撤回《逃犯条例》的修订案,满足了市民“使用法律语言”终结修订的诉求,在她早前所说的“寿终正寝”的基础上规范了这一决定,也就是回应了“五大诉求”中的第一个。客观上使反修例运动失去了存在的基础,但从目前情况看,显然还未能有效平息这场运动。


运动主体的网民认为,林郑拖到现在才正式撤回修订案,已经错失了两次纠错机会,使反修例运动衍生的包括抗议警方滥暴和启动双普选在内的运动内涵火速扩展,超越了修例本身,而成为略为失控的反政府、争民主、护人权社会运动。

泛民阵营和网民阵营的最新反应是维持“五大诉求缺一不可”不变,不达目的誓不休。网民列出的九月份的一系列集结活动倡议在网络流传发酵,主要形式是以不合作、公民抗命和软暴力为趋势的表达性集结,乱局仍将持续,甚至成为常态。

林郑撤回修订案,确实回应了温和反对派的诉求,相对平息了他们的怒火,因为在反林郑的市民当中,相当一部分表示过对“五大诉求”部分答应愿意“收货”,至少“袋住先”。这部分市民包括泛民中的温和派,以及不愿意看到香港社会持续生乱的中间派市民。剩下的对“五大诉求”执着的市民则会再接再厉,为更下一城而抗争。

一名勇武派的背后策划及资助者7月底就对笔者说,当林郑没有在6月中及时撤回修订案后,年轻的街头勇武者用连续的冲击来震撼港府的施政,置林郑管治于半瘫痪状态,其士气如虹,掀动着国际关注,目的就是要得寸进尺,满足“五大诉求”,甚至逼解放军入城,“揽炒”(鱼死网破)香港。因此,现在的正式撤回,对反对派缓和诉求不起作用,反而大振反对派士气,认为勇武抗争取得了阶段性胜利,何不“宜将剩勇追穷寇”?

另一方面,对林郑撤回修订案持正面看法的建制派人士以及称为“蓝丝”的建制支持者而言,撤回决定解决了颇为争议的法律问题,表达了政府的诚意,使反修例人士没有了借口继续没玩没了的示威和暴乱,希望香港重回正轨。

还有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林郑正式撤回修例案是为了应对日后的街头暴乱,为必要时行使《紧急法》扫除障碍,同时在反修例的市民中起到分化作用,减少勇武和暴乱支持者。

在目前警方和勇武派的对峙僵持情况下,市民对撤回修例“袋住先”和“五大诉求缺一不可”自然形成两大派别,虽然示威主体的市民坚持缺一不可,但抗争前景出现了不明朗的局势,如果港府不答应剩余的诉求,或者只是修补其中的诉求(例如加强警监会的人员配备),那么抗争者如何继续日后的行动?硬暴力和软暴力已经让警方逐步适应了对策,并被动地训练出压制策略,得不到什么便宜,而升级勇武烈度大有可能进一步逆转民意,和理非的集结作用不大,扰民的举动(例如瘫痪交通和占据道路)又不能争取更多的支持者,也不能长久,那么如何实现“五大诉求缺一不可”?到头来会不会成为一句缺乏有效行动的口号,或者成为一个香港社会长期的隐疾,随时可以爆发?

面对示威者“揽炒”,建制派的压力也很大,他们希望停止暴力,回归稳定,但无良方;求安定的市民也苦恼,他们一方面希望治安无恙,生计不损,另一方面对特区政府怨言多多,不满其施政,并支持烈度低的抗争。如果反对派坚持缺一不可,纷乱之势难以平息,激化到顶点就可能实施《紧急法》,香港便掉入万劫不复的悬崖,变成死城,全社会要为这个结果买单。

2014年“占中运动”期间,围绕着撤离还是坚守街头,反对派阵营分歧很大,协调不果,最终在精疲力尽之时被警方轻松清场而结束了运动。反修例运动的中坚力量主要来自“占中运动”的勇武者,他们摒弃了和理非方式,采用了新的勇武和暴力手法,逼政府就范,现在同样面对类似的选择,但明显是主流反对派坚持缺一不可,方式上可能会采取来去无影(Be water)的游击快闪来对付警方的压制,仍可对政府形成懊恼的压力。

建制力量同样也经过盘算,政府的拳头大,警力充足,泛民所批评的“以暴制暴”不可避免,大逮捕随之而来,示威者处于战略下风。如果冲突升级,港府很有可能实施《紧急法》,限制许多自由和行动,官方已经有舆论准备了,这也是官方版本的“先礼后兵”。在建制退一步进两步的潜在高压下,在官方舆论营造的“颜色革命”阴谋的指责下,反对派的“五大诉求缺一不可”,行动上如何演绎,需要反对派的政治智慧。

跨界别的对话平台可能是一条出路,但网民的代表没有出现,政府找不到谈判对手,满眼都是隐形的对手,只能一手硬一手软来对付局面。从长远看,缺一不可的不妥协带来的持续抗争和动乱,始终会面临集权对手的强力打压而令自己的生存空间大大收缩,由于中共的斗争哲学一成不变,香港街头暴力的硬碰硬对于未来香港的政改谈判和民主进程不利。


来源:博讯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