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已软化 运动应进入“议会战争”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27

习近平已软化 运动应进入“议会战争”

转发此新闻: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26日与市民进行了首次对话会。这是否会缓解香港剑拔弩张的局势呢?香港反送中运动又将如何发展下去?中国人民大学退休教授周孝正在接受本台记者申铧采访时,除了高度赞赏香港年轻人的高素质之外,还提出了反送中运动向下发展的新思路。

周孝正教授

对林郑月娥对话表示肯定

记者:周孝正教授,这次林郑月娥能够和市民代表直接对话,您是不是觉得她这一步是对的呢?

周孝正:对,完全正确,就是晚了点。

记者:晚了点。您觉得她对香港的局势还能够做任何的补救吗?

周孝正:引用我们人民大学门口那句话,叫实事求是。也就是说香港基本没有什么大的暴力。我一直在说,香港才有七百多万人,游行人据说就有百万以上,可能有好几次。所以说香港人给中国长了志气,就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最近习主席强调了,前几天李克强总理也强调,因为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五十年不变,五十年以后也不需要变,这是邓小平理论的闪光点。而邓小平理论已经写进了宪法和党章里。

记者:那您觉得林郑月娥她这次跟市民对话能不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缓和香港的局势?
周孝正:在一定程度上肯定缓和,因为香港人民的素质特别是青年的素质相当的高啊。你想没有一个领袖、没有一个政党,百万人上街就这么齐。人心齐,泰山移。这个就是多年来教育的结果。

记者:您为什么说林郑月娥这次对话能够缓解香港的局势呢?

周孝正:这就是最基本的态度啊,就是务必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还有共产党的初衷啊。共产党的初衷是什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什么是服务?这是古希腊语,中国没这个词。我们老师给我讲过古希腊语,服务是什么意思?像奴隶一样的工作。我们也不需要像奴隶一样的工作,但话就是这个意思,他用的就是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那你是特首,那你当然要守法,香港《基本法》。《基本法》最近有一种传说,(成了)什么历史文件。这不是开倒车吗?这个是信用问题,怎么是历史文件呢?现在重新强调,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2019年9月26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与市民首次对话。

习近平纠左倾偏差缓和对港政策

记者:您刚才提到习近平主席最近刚刚就香港事态做了表态,强调要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这是反送中运动三个多月以来习近平大概第一次直接表态。

周孝正:对。

记者:但是我们知道在反送中运动刚开始的时候,中国政府是非常强硬的,而且还没有排除要派军队或武警到香港来处理事件。那现在习近平又重新强调高度自治,您说是不是他的态度有所缓和呢?

周孝正:当然有所缓和啦,他这是叫与时俱进。那个时候就是左,前些日子你刚刚说的就是党内的左派在那儿造谣生事。现在习主席作为权威定调了,还要坚持邓小平理论,坚持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好事啊!那就把以前左的偏差给纠正过来啊。

记者:那您觉得香港局势今后会怎么发展呢?

周孝正:按照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就行。如果一国两制变成一治,而且还派兵那就开倒车了,香港这个明珠就没了。就像朱镕基讲的,这对得起香港人民吗?对得起世界人民吗?香港在大清朝给了英国以后人家一百多年就从渔村变成明珠。回归以后你们还没有几十年,还没有五十年就完了。

2019年9月26日,民众聚集在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与市民举行对话的体育馆外。

下一阶段应是争取议会普选

记者:但是现在香港抗议者他们提出了五大诉求,现在只满足了一个诉求,就是撤回修例,还剩下四个诉求。四个诉求一个重要的就是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察的滥权、暴力,再一个就是要真双普选。示威者就说这四大诉求不满足的话我们不撤退。您觉得港府如果是高度自治的话,它能够答应这些抗议者的要求吗?

周孝正:我觉得这次他抗议的一个要点就是你搞送中了,他们已经撤回了,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再加上习主席强调港人治港高度自制。你可别忘了,人家可没掉这“高度”,充分地相信港人有这个本事,有这个能力,有这个诉求。而这次香港人也特别地争气,人家没有跟你什么暴力,都很小很小。

记者:林郑月娥她自己做不了主啊,比如说双普选这个事情肯定要习近平、北京同意的呀。

周孝正:当然啦,但北京有两派啊。北京是左派还是右派啊?说是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这次习主席出来表态还是这意思,就是继续沿着邓小平理论:高度自治,我就强调这点,高度自治。他不是低度,不是中度,是高度自治。我就说你可以有时间表,比如现在第一步就是争取香港的立法委员普选,你再过些日子特首再普选。你可以分段走。长期的过程嘛。普选以后,你的斗争就变成议会斗争。不是说街头政治是唯一的选择。街头政治是一种选择,只要是合法。但你也不能老去(上街)啊,不上班了也不上学了,天天就在大街游行。这不行啊,要有张有驰。所以我觉得,借着这个机会就应该变成单普选。

记者:先单普选,先立法会直选?

周孝正:对。先立法会直选。完了把它变成议会斗争。这就比较理性。

记者:好的,周教授,非常感谢您,我们今天就谈到这儿。

周孝正:谢谢。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