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敏感时刻 中共为何要点燃爱国主义烈火?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25

敏感时刻 中共为何要点燃爱国主义烈火?

转发此新闻:
924日,习近平主持中共政治局会议。会议要求在庆祝中共建政70周年之际,制定印发《新时代爱国主义教育实施纲要》,加强新时代爱国教育。政治局会议指出爱国主义是中华民族精神的核心,把爱国主义教育贯穿国民教育和精神文明建设全过程。会议强调,加强新时代爱国主义教育,要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使爱国主义成为全体中国人民的坚定信念、精神力量和自觉行动。为什么中共要在中共建政70周年之际开展爱国主义教育?什么是爱国主义呢?下面,我与观众朋友一起分析一下:
  

    第一,树立当权者至上权威
 
    爱国主义是极权专制国家统治的制胜法宝,无论是纳粹德国、共产极权苏联和中国都是玩弄爱国主义的行家里手。抗日战争期间,中共煽动爱国主义,在国民党军队浴血奋战时,悄然壮大自己。1949年建政后,爱国主义伴随着无数政治运动和灾难。只是中共将爱国悄然转换为爱共产党和它的领袖。为什么中共在庆祝建政70周年之际,要在全国开展爱国主义教育呢?我的看法是,一方面,中共即将进行国庆大阅兵,希望通过这个耗费民脂民膏的时装秀、武器秀掀起爱国主义高潮。另一方面,目前,中国经济下行、中美贸易战狼烟四起和香港反送中运动如火如荼,中共希望用爱国主义震慑“美帝国主义”;孤立香港、台湾;让老百姓勒紧裤腰带过苦日子。本次爱国主义教育有它的新特点,那就是爱国主义的内容就是当权者思想,即四个意识、四个自信、两个维护,落脚点就是要搞个人崇拜,将当权者定于一尊。所谓“两个维护”点破了爱国主义的本质,那就是维护习近平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维护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
 
    二、中共和当权者从来不爱国
 
    中共和当权者最大的问题是,他们既是爱国主义教育的号召者,爱国主义标准的制定者,又是爱国主义的最大破坏者,因为他们从来就不爱国,并且是中华民族最大灾难的制造者。如当权者提出依法治国,然后大肆抓捕维权律师,制造709冤案,让依法治国沦为谎言。如果毛泽东爱国,他就不会在中国老百姓没饭吃时,向越南、阿尔巴尼亚、朝鲜、非洲各国、东南亚、巴基斯坦、埃及等国家撒几百亿、近千亿美元。当年的几百亿上千亿美元在货币不断贬值的四十多年后的今天至少是几万亿美元了!毛泽东统治二十七年,以饿死四千多万中国农民的代价向全世界宣布他仇恨中国!但毛泽东做梦也没想到,他培养的红卫兵撒币比他更猛,简直就是撒币中的战斗机。中国目前仍有上千万贫困人口,他们连基本的温饱都无法保障,得了重病只能等死。2016824日下午,甘肃康乐县景古镇阿姑山村年仅28岁的母亲杨改兰,亲手杀害四名年仅三岁至八岁的子女,然后自己服下农药自杀。杨改兰的丈夫李克英料理完妻儿后事,92日离家出走,两天后他被发现在离家不远的树林里服毒自杀。据媒体报道,杨改兰一家是阿姑山村最贫困的一家,家徒四壁,孩子连一件新衣服都没有,全家仅有一头猪、三头牛。
 
    当今中国,不断在炫耀它的经济成就和富有,不断打造美仑美奂的形象工程,即将举行的大阅兵将耗资300余亿,通过所谓“一带一路”疯狂向发展中甚至发达国家大撒币,来显示自己的强大,但对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广大民众却是冷漠和不屑一顾。杨改兰们在中国,他们都是“盛世”下的蝼蚁,无关紧要,无人在意,也无人关注。他们在社会的最底层苦苦挣扎,但始终看不到一个出头之日。一个国家是不是真的强大,一定不是出了多少英明领袖,造了多少核武器,有多少外汇储备,GDP增长率多高······,而是看你如何对待弱势群体。时寒冰先生指出,凡是充满人情味的政治家,都不会过度地享受奢华,更不会沉浸在血色奢华中不能自拔。没有人冲他们高呼万岁,也没有人把他们包装成伟大领袖,他们是普普通通的人,他们以自己的感受,体味他人的感受;以自己的苦难,融化整个民族的困难;以自己的痛苦,给自己效忠的国民,送去温暖和希望。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敢于如此挥霍纳税人的血汗钱,让它们像幻影一样,散向无尽的黑夜。
 
    三、谁是真正爱国者?
 
    我先跟大家简要讲郑念女士的故事,因为在我的心目中她是一个真正爱国者。郑念女士1915年生于北平,后留学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 获硕士学位。1949年,他和博士丈夫带着唯一的女儿从香港回到上海,参与红色中国的建设。郑念1957年到1966年间曾在英国壳牌石油公司上海办事处任职。1957年郑念的丈夫因病去世。1966年文革爆发后遭到迫害,被关进上海市第一看守所六年。期间,她经受了无数的折磨,但她从未屈服。这六年里,她与女儿毫无联系,1972年出狱后,才得知女儿已在文革中被红卫兵杀害。1980年郑念离开中国定居美国。1986年她出版了英文自传《上海生死劫》,该书被译为多种文字在各国出版。郑念在书中的结尾写到:“1980920日,我告别了上海······大雨迷茫中,隐隐望得见远远耸立的外滩1号亚细亚大楼乃至楼内我办公室的窗口······因为我将永久离开我出生的故国。这真是万念俱灰的最後一刻。苍天可鉴,我曾经如何竭尽对祖国真诚。但是我全然失败了,罪不在我。”郑念直至2009年去世从未再回过中国,她说只要独裁者毛泽东的画像还挂在天安门城楼上,她就不会再踏上中国的领土。郑念爱中国吗?当然。
 
    萧雪慧老师在她的《“爱国主义”辨析》一文中指出: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将爱国主义区分为二类,也就是本能的爱国主义和理智的爱国主义。本能的爱国主义把国家人格化,视君主为国家化身。这是一种轻率的激情,难以持久。理智的爱国主义坚定而持久。本能的爱国主义在极权主义国家很容易兴起。因为它可以使地位卑下的老百姓在集体亢奋所造成的眩晕中暂时产生一种自我认知上的错觉,误以为自己是一个强有力的整体的一部分;还由于自己附着于一个庞然大物之上而产生一种虚幻的力量感,这种幻觉掩饰了他们在现实中面对强大国家机器时的软弱无力。
 
    本能爱国主义者包括附庸官方爱国主义者,他们吹捧权力,掩盖罪恶。无论这权力把国家糟蹋成什么样子,无论在其卵翼下崛起一股又一股无恶不作的势力,国家越来越成为恶棍加庸才的乐园,官方的爱国主义者都视而不见。不仅视而不见,还拿痈疽当宝贝,把分明导致国家衰颓腐坏的病灶夸耀得艳若桃花。当权势者作了恶,他们则小心地抹掉作恶的痕迹;当权势者屠刀高举,他们使暴力得到所需要的辩解。而他们却把矛头径直指向那些挑战黑暗的真正爱国者。
 
    理智的爱国主义则不同,它无须宣传、无须灌输。爱国不是爱现存秩序,更不是爱权势人物,而是胸中装着祖国的命运、人民的疾苦;不是赞美病态,而是为着国家的前途向它们挑战;不是忠于哪个政权,而是忠于良心、忠于公理。这样的爱要不断的同偏见和利益集团作斗争,常常是沉重的,甚至需要付出惨痛代价的。与此相反,那些爱现存秩序,媚上媚权、戴着镣铐卖弄风骚的"爱国主义者"爱国爱得十分轻松。他们无须为国家的前途焦虑,只要能捞到好处就爱;更无须为大众的生存状况忧心。在他们那里,"爱国"成了邀功请赏的工具。至于专制者的爱国主义却是拿无数人的生命来作诠释的,在他们的"爱国主义"口号背后透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最后,我们简要总结一下。中共面对内忧外患,希望重新祭起爱国主义的旧法器,愚弄民众。将爱国主义演变为爱共产党和当权者,企图掀起新一轮个人崇拜浪潮,从而维持中共的红色帝国。他们自己从来就没有爱过中国,他们爱的是特权,爱的是金钱和穷奢极侈。但时代不同了,中国早已不是民智未开的北朝鲜,中国人自私、恐惧,但并不愚蠢。香港青年为我们做出了榜样,勇敢抗争,为自由民主拼死一搏,他们是真正爱国者、爱港者。让我们用《愿荣光归香港》的歌词结束我们的节目:黎明来到,要光复,这中国。兄弟姐妹,为正义,大家起来。祈求民主与自由,光辉永不朽。愿荣光归于中国。


来源:博讯张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