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林郑让步太少太迟 香港局势可能更糟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08

林郑让步太少太迟 香港局势可能更糟

转发此新闻:
香港局势急剧变化,周三(94日)下午,特首林郑紧急会晤一众建制派,已经有消息传出,将会「撤回」修订《逃犯条例》草案。到了下午六点左右,林郑通过在电视上播放录像,正式宣布香港政府的「四项行动」,回应示威者的诉求。

林郑固然希望香港人收货,这就万事大吉。但这种令人无法满意的所谓让步,让激进的示威者感到侮辱,也让尚有一丝期盼的人都大失所望。

四项行动包括:

1)正式「撤回」草案,将会在立法会复会后,由保安局长动议撤回。

2)全力支持监警会工作,邀请五位海外专家加入,也委任前高官余黎青萍和大律师公会前主席林定国新加入委员会。

3)「短期内」启动「深入社区」的对话。

4)邀请名流专家学者研究解决香港「深层次的问题」。

林郑还尝试解释,为何「五大诉求」中的其他四项都不能满足。其理由大多是老调重弹,不提也罢。

在香港紧绷形势下,林郑做出一定的让步,不能说不是好开始。遗憾的是,这种让步来得太迟、太少,想要示威者「收货」,难于登天。

首先,五大诉求中,「撤回」是几乎零成本的一个。林郑以往强调暂缓和「寿终正寝」,其实效果都等于撤回。

「撤回」还是「不撤回」的区别,不是草案会否被推进的实质分别;而是一个政府肯不肯认错,人民能否对一个做错事的政府回复信任的分别,是政府肯不肯向人民暂时低下高傲的头,让人民「消消气」的分别,是到底政府是人民的「阿妈」还是人民的「公仆」的分别。

说到底,它是高度象征性的,而这种象征性,随着时间的演变已经变得没有这么重要。如果在69日百万人大游行之后,或者615日宣布「暂缓」的同时,甚至6月的任何一天,林郑肯从善如流宣布「撤回」,大部分人恐怕都会心满意足。

但经过两个多月,大批人被捕,大批人遭检控,多人自杀,大批民众被警黑势力殴打,有的还付出「爆眼」的惨重代价,而言论自由的「白色恐怖」正在吞噬香港,830大搜捕和831地铁殴打市民还历历在目,政府打压人民已经超过香港人以往的想象极限。这时再说简单一句撤回,其他四项诉求都被否决,尤其是坚持不会承诺不检控被捕者,难道还可能具备以上所说的象征性意义吗?林郑未免太天真。

更何况,林郑既然要宣布「撤回」了,还不肯好好地、爽快地、直接地「撤回」(她有这个权力),非要等立法会复会之后,由保安局长提出「动议」,再交由立法会表决。有人质疑,要是到时建制派不通过动议,草案一样无法撤回。笔者不太相信到时立法会敢否决「撤回」,但林郑偏偏搞这种无聊的小动作。其政治能力之低下,令人匪夷所思。

其次,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几乎是「众望所归」的要求。林郑和「有心人」会议,除了「撤回」之外,几乎每一个人都认为应该成立调查委员会。就算林郑和中联办牵线的「青年代表」会晤(这样的青年代表属于什么阵营不言而喻),「青年代表」也都认为只有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才能平息众怒。就连港澳办主任张晓明,以及其他建制派(如谭耀宗)也说,现在不成立调查委员会不等于以后不能成立,可以在「一切平静下来」再成立。

而偏偏,林郑在「让步」中对此寸步不让,就连「平静下来再成立」的选项也没有。

经过两个多月,大批人被捕,大批人遭检控,多人自杀,大批民众被警黑势力殴打,有的还付出「爆眼」的惨重代价,而言论自由的「白色恐怖」正在吞噬香港。

林郑的辩解是「有监警会这个现成机制」,没有必要。且不说监警会在实务中权力很小,严重依赖警察提供的材料,又没有传召证人的权力,就其职责而言,正如主席梁定邦已经说过,监警会的职权只能检讨警察的机制,不能针对特定的警员,也就是无法「追究警察的责任」。

监警会成员大都是建制派。有的更毫无公正可言,比如监警会副主席张华峰就公然说,警员执行任务时不应该带编号,这样才能「无后顾之忧」,其对警员的偏袒令人咂舌。现在新委任的两人,余黎青萍是著名的林郑支持者(最有名的笑话是用「鸡」比喻林郑),林定国也是建制派。这样,除了委任五个洋人,其他港人委员俨然一个「皇族内阁」。这样的机构又如何能取信人民?

第三,特首「深入社区」听取市民声音,本来就是一件政客应该做的事。林郑应该在半年前就听取人民的声音,这样就不至于搞出一个「大头佛」。现在若真的能深入社区,固然是有所进步,是好事,但把这种迟到半年的「分内事」当作「让步」,岂非可笑。何况,林郑最大的可能,还是「你有你讲,听了不做」,最多给市民「消消气」,这样又有多大意义呢?

最后,所谓请名流专家学者解决深层次问题,这些远水救不了近火的计划,还是听听就算了,林郑推行的政策,有哪一件不是政府先决策,再找专家「装门面」的?林郑对专家的意见,向来是合意则用来证明政府「听取民意」,不合政府意则说「专家不懂」。林郑以后会不会「变好」大家都不知道,但显然,绝大部分人已经没有耐心和信心给她这个机会了。

因此,林郑提出了「四大动作」,整个香港社会一片不满意,纷纷坚持「五大诉求,缺一不可」,就不出意外了。

平心而论,林郑虽然客观上在逃犯条例事件上「罪该万死」,但在主观上很可能还是希望在香港能力范围内解决问题的。她应该也不想「解放军入城」,也不想玉石俱焚。可悲的是,因为个人能力的原因,或者因为政治上受限制的原因,「四大动作」或许是香港政府能作出或会作出的最后让步了。

林郑固然希望香港人收货,这就万事大吉。但这种令人无法满意的所谓让步,让激进的示威者感到侮辱,也让尚有一丝期盼的人都大失所望。实话说,在效果上,这种让步还不如没有。虽然不愿意看到,但可以预计,香港的动荡会继续,甚至还更猛烈。

在客观上,市民「不收货」 ,政府「软的一手」不奏效,倒是给了林郑和其他强硬派一个提升「硬的一手」的借口。其实强硬派早就宣传,政府退一小步,示威者(他们称之为暴徒)就进一大步。因此,政府「半步都不能退」。这次「让步」或许验证了强硬派的说法。又或者这根本就是中共先「仁至义尽」,再「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的套路。这几天政府动用「紧急法」之说尘嚣日上,未来一两个星期或许就会成真。

来源:上报 / 李芄紫  香港政治评论家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