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抗争是否见“好”就收,北京还会做多大让步?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06

香港抗争是否见“好”就收,北京还会做多大让步?

转发此新闻:
香港特首林郑94日回应反对派的"五大"诉求,宣布正式撤回修例,并增加两名监警会成员。港府做出这一妥协后,香港还将如何抗争?


林郑月娥94日宣布的妥协,是六月反送中以来香港反对派取得的最大阶段性成果。
然而,对于林郑此举能否平息近来愈加激进的抗争和紧张局势,外界并不看好。包括部分亲中议员以及评论人士的意见认为,撤回修例固是好事,但不能缓解香港的示威,必须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方的行为才能解决问题。民阵及反对派议员则抨击港府的让步"太少太假太迟",是"假让步真斗争",继续坚持"五大诉求,缺一不可"

林郑宣布包括撤回修例的四项行动确实让外界有些错愕,因为在上周六香港多地出现暴力示威升级的情况下,人们预料港府和北京也会更加强硬,舆论都在探讨北京近期出兵的可能性。港澳办周二的记者会调子即给人这个印象。有鉴于此,林郑此番出人意料的"让步",背后应是北京的主意。

对北京来说,将要来临的十一大庆本是"普天同乐"、吹捧习近平领导有方的大好场合,香港的抗争和暴力示威会破坏北京刻意营造的"和谐"气氛,使习颜面尽失。北京当然可以用武力在十一前将香港抗议弹压下去,但这样一来香港事态将扩大国际影响,无疑西方会做出强烈反应,对北京反而不是好事,更会扰乱当下局势,有可能诱发一些不可控因素。故北京权衡之下,还是在"修例"上做文章。

林郑月娥95日举行新闻会,重申“四项行动”

因为既然目前的抗争和暴力示威皆因修例而起,且反对派的五大诉求之一是撤回修例,那不如满足他们的诉求。在北京看来,港府和特首之前已经表态无限期搁置修例工作,尽管正式撤回修例需要走法律程序,就此而言,"撤回"和搁置还是有很大区别,但在政治以及实际效果上,两者没有本质区别,也即无限期暂停修例从政治效果言实际等同撤回。因此"撤回"修例,也是北京可以让步的地方。但其他几项诉求,尤其是双普选,北京则断然不同意。

换言之,林郑为缓解当前困局提出的四项行动,是北京临近十一国庆大庆综合考量内外形势而作出的有限但也是最大让步。如果香港反对派特别是勇武者还不依不饶,进一步升级暴力示威,或者用中国官媒的话说,举行局部暴动,瘫痪香港,以迫使北京做更达让步,则北京不会仅仅止于宣传攻势,在口头上谴责暴力,而会在十一过后大概率动用武力清场,以恢复香港秩序。
极权政府的逻辑通常是,秩序和领袖的权威是第一位的,而长时间的混乱必定会损害领袖权威,让社会陷入无序。这是领袖和极权政府无法容忍也不可能允许的。假如北京像舆论所说是极权政府,习近平是极权领导人,那么接下来香港反对派特别是勇武者继续"无休无止"地发动暴力示威,北京就不可能让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否则,习近平就被证明不是一个极权领导人,他不能摆平内部政敌的制肘。

秩序和领袖的权威是第一位的

从这一逻辑看,港府的撤回修例实际是北京以退(小退)为进,或者叫"假退真进"。习近平最近在中央党校的长篇讲话大谈斗争,要求领导干部要做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的战士,该斗争就要斗争,斗争要管30年。这个讲话充分反映了习的斗争哲学,也是对共产党斗争传统的继承。中共本以斗争起家,斗争是每个领导人的看家本领,习更将这个看家本领发挥到极致。所谓"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用该讲话的另一句话说,即是"在原则问题上寸步不让,但在斗争策略上要讲究"。那么在香港问题上,什么是原则什么是策略?"一国两制"就是香港的大原则,任何动摇"一国两制"的行为都是原则问题,是不被接受的。而现在的香港抗争,特别是勇武派的口号和行动,被北京认定为"港独",要把香港变成和平演变中国的基地,他们的行为是乱港反中的"颜色革命",在这个原则问题上,北京不可能让步。

在确立了应对的原则后,在具体的斗争策略上,北京在撤回修例上做了非常有限的法律上的让步,目的是分化港人,利用市民对社会混乱的不满以及对暴力的反感,争取他们对港府恢复秩序努力的认可。6月反送中发展至今,尽管目前的抗议已经远离"初衷",但毕竟修例是抗议的缘起,正式撤回也是满足反对派的诉求,这会让港府和北京争取到部分人心,若勇武派不约束自己的暴力行为,会让部分市民对他们产生厌恶。当特首宣布撤回修例港股暴涨千点已反映出市场多么渴望恢复秩序。因此,在这个人心思""的局面下,任何继续升级暴力的行为都会为北京采取强硬手段提供最好的"借口"。在此意义上,北京实际是挖了个坑,等反动派特别是勇武者跳进去。我们看到,港澳办的新闻发布会已经表态,如果出动驻军,不等于不要"一国两制"

任何继续升级暴力的行为都会为北京采取强硬手段提供最好的"借口"

故可见,在十一这个时间点过去后,若香港局势继续恶化下去,北京用武力镇压的顾忌将会少许多。北京会认为它对反对派已做到了"仁至义尽",勇武者的暴力为武力干预提供了"正当性";此外,事情到这一步,北京的想法是,再怎么让步反对派都不会满意,除非香港让他们接管,与其如此,不如同反对派摊牌,反正迟早要摊牌,晚摊牌不如早摊牌。在这个时候,北京对香港的考量政治因素就大于经济因素,香港对中国和中共经济的重要性不足以不让北京动用武力清场。

所以,香港反对派如果认为可以乘胜追击,扩大战果,很可能是对北京的误判。我也希望北京做更多让步,但若北京在反对派的压力下真的退让了,那只能像我前面说的,北京还不到我们通常理解的极权政府程度,习近平也远不是他表面呈现的政治强人。外界对中共和习近平几年来的判断都是错的。

来源:德国之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