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频频考察红色老区,习近平面临合法性焦虑?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21

频频考察红色老区,习近平面临合法性焦虑?

转发此新闻: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本星期赴河南革命老区考察,瞻仰烈士纪念堂,参观革命博物馆,并告诫党员干部“牢记红色政权从哪里来”、“做好红色基因的传承和传播”。

习近平今年下半年以来多次考察革命老区,涉足江西于都,甘肃张掖,北京香山等地,不断追寻中共的“红色足迹”,突出其红色信念。
习近平频频强调“红色江山永不变色”,原因何在?他念念不忘的“红色基因“,能否成为中共解决外忧内患的灵方妙药?
吴强:只有忠于习才可成为“红色贵族”,习谈“红色基因”是为甄别与扶植
北京独立时评人吴强指出,习近平对李鹏高规格悼念,今年夏天到访西北军当年战斗过的地方,这一次去之前徐向前红二驻军团曾经战斗的地方,以及去江西考察等等,其实都是在表明,这个政权以及他的统治基础正越来越所谓的“红色化”,而这实际上指的是越来越“私人国家化”。“私人国家化”就如刚才陈破空所说的,就是回到了血统论的层面上。
这当然是在强调他的执政合法性,但更重要的是,他在强调所谓的“红二代”、“红三代”只有忠于他,只有忠于红色的私人家族才是被认可的。某种意义上讲,当他谈“红色基因”的时候,实际上指的是,所有的“太子党”,所有的“红二代”和“红三代”,只有终于他才可能被钦定成为“红色贵族”。
他其实是有意识地在做甄别和扶植,消灭掉一些不忠于他的大家族,然后扶植红三代,把这些人承认为“红色贵族”。这些“红色贵族”未来会成为中国政治最重要的围绕在元首身边的执政班子。
吴强:习近平一方面或会在四中全会上做些妥协,另一方面也在积极动员候补对象
吴强认为,过去这几年局势的发展其实差不多就是1958年之后的局势演进路线。在党内没有根本的结构性改变的情况下,在19个月、20个月不召开全会的情况下,未来这次全会他愿意召开以及能够召开,其实就意味着他会进行某种程度的妥协,从而造成党内“大团结”。
这种“大团结”,一方面指的是习的权威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强大,其实蛮虚弱的,虚弱到可能要在这次全会上被迫做很多方面的让步。当然这种让步不是以问责的方式进行,因为确实没人敢于问责,但他必须主动做出让步,在很多问题上做出检讨。
就像过去几个月中,从香港问题,到对美贸易谈判,甚至在新疆问题上,他都做出一些缓和,这种缓和也是各个地方层面的部门官僚正在努力推进的事情。
另一方面,他虽不会有毛当年跟刘少奇的对峙局面,但他已经在谈伟大斗争了,为接下来的全会做动员。中央党校中青班中,很多人即使不是中央委员,也有一部分是候补委员,是未来的候补对象,替换目前中央全会的这帮人。
他对这批虎视眈眈的候补生做政治动员,其实其威胁意向是很明确的。对于这部分可动员的力量,他继续谈治理,以治理取消政治,以务虚取代务实。他目前就以这种“只谈治理,不谈政治”的方式操控局面。
我们要看到两方面。一方面,他实际上是软弱的;另一方面,他也在做准备,积极地在做动员。
鲁难:中共几代领导人逐渐衰弱,习近平无独特建树便拿毛的“旧袍子”披挂上阵
独立时评人鲁难表示,共产党成立到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几代领导人的逐渐衰弱。从最早的陈独秀、李大钊那一代比较有激情、有浪漫主义色彩的创立人,到中间毛泽东、邓小平这些打天下的一代人,也还都算富有激情,富有建设性,有一些浪漫主义的色彩,一些理想主义的东西。
从赵紫阳和胡耀邦算是共产党自己培养起来的一代接班人,他们身上也还是有些浪漫主义的色彩,还是有些理想主义的气质。到了江泽民和胡锦涛,就显得比较平庸。
到了习近平这里以后,整个理论体系全部崩溃,没有任何值得拿出来炫耀的东西。江泽民急急忙忙搞出一个“三个代表”,胡锦涛也还有一个“科学发展观”。但习近平没有丝毫可以建树的理论体系,所谓的理想主义也不存在,自己没有独特的建树,没有系统的理论体系。
于是他也只好重新拿出过去被毛泽东用过的这些“旧袍子”,尽管上面爬满了虱子和跳蚤,但他也不得不拿出来披在身上,重新披挂上阵,让人感觉他还是有些东西的。
鲁难:习近平的不安全感来自四面八方,因而他不论派系打击一切威胁其权力的人
鲁难认为,习近平的这种不安全感是来自四面八方的。他权力到手时就是岌岌可危的,没有什么必然性在他身上。而且他中断了过去从团派到红二代,红二代隔代到团派这种传导过程,这过程里边他遭到周围人的集体反对。唯一能让他安心的也就是他自己觉得可以信任的那批人,不管有没有能力。这就是武大郎开店,不允许有人比他强。
另外,他也不允许有人对他有二心。所以不论哪个派,只要你不在他这条线上,或者表现出在某方面不够忠心,他就要收拾。比如中国的“网络皇帝”,原来的新华社副社长,后来是中宣部副部长,他不听习近平话之后,立马可以被拿掉,用反腐的手段揭露他有多腐败,有多少不正当的男女关系,等等。
这些都表明习近平对自己位置的安危有极大的恐惧感,对周围的环境有极大的不安全感。所以他在用人上并没有对某一派人特别用心栽培,也没有对某一派人刻意打击。他打击一切能够威胁到他政权稳定性的人。
陈破空:治国能力受质疑,习近平回归“血统论”强调其合法性
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表示,越是缺乏的东西,就越是会强调。大提“红色基因”反映习近平的不自信、焦虑和自卑感。这实际上这是一种血统论的回归。这既不是为国家,也不是为党,而是为习近平个人。
习近平强调,他是“太子党”,他是“红二代”,他有执政合法性。尤其现在党内弥漫着对他治国能力质疑的时候,他需要强调这一点。
所以北戴河会议后,他基本上考察的都是红色景点,不管是甘肃还是早些时候的江西还是现在的河南,都是这样。所以他在为自己背书,表示自己有合法性,甚至是真正的所谓“第二代领导人”,中间的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都不算,从毛泽东一步跨到他,是一种合法性。
这里边当然有他的极左心态、王朝心态,甚至还有无意识的末世心态。
陈破空:习近平其实最防备“太子党”,绝大部分“红二代”已不支持习近平
陈破空指出,最近叶剑英的长子叶选平去世,有人说这让习近平少了一个支持者,但这是个天大的误会。叶剑英的后人根本不支持习近平,因为他们是改革开放派,都是目光朝外的,而习近平的人都是极左派。
细数一下,刘少奇的儿子刘源,李先念的女婿刘亚洲,胡耀邦的儿子胡德华和胡德平以及女婿刘晓江等人,都被习近平排挤出去。因为习近平不仅有王朝思想,他也有“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的思想,得排斥其他的“王子”,其他的红二代。我有“合法性”,他们也有“合法性”,所以他最怕的就是“太子党”“红二代”。不用说被他打入秦城的薄熙来,他对邓小平的后人和陈毅的后人都没有客气。绝大多数“太子党”“红二代”的人都不支持他了。
这样的情况下,他就去拉西路军的后人,但这些人现在也都还不是主流派,没有被重用。这就显示习近平在“太子党”“红二代”里边陷入了孤立的态势,所以习近平的个人权力已经到了非常危急的程度,自其去年修宪以来就一直在下落。
加上外部因素,比如中美贸易战升级、香港乱局、新疆集中营被全世界拷打,以及现在中国经济下滑,等等。所以习近平正面临全面的权力危机,尤其是他在“红二代”这些人中的危机,所以他就再三强调“红色血统”。但这种强调只会让其他“太子党”“红二代”人士更加不满。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