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改革派握重要筹码,习近平或被迫离开权力中心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06

改革派握重要筹码,习近平或被迫离开权力中心

转发此新闻:
香港问题从6月份爆发,到现在已经近三个月了。

201994日,香港的电视频道中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撤回修订《逃犯引渡条例》的画面。

最近几天,香港方面更是透出各种不一般的动向。

首先是93号林郑月娥在商界座谈会的发言被人录音并流出。其中透露了她想辞职,想撤回《送中条例》,但不被中央许可的无奈。林郑在第二天确认了该录音的真实性。尽管她谴责将录音流出的人,但是很多迹象表明,所谓录音带外流很有可能是她自己的意愿。

紧接着,95日,林郑宣布撤回《送中条例》。

林郑违背中共中央意愿,宣布撤回《送中条例》,显然是获得了某方面高层的支持和背书。从不让撤回条例的录音带流出,到林郑宣布撤回条例,中间间隔仅仅一天,这显然不可能是中央的回心转意。极可能是林郑与中共改革派高层取得了合作,于是违逆中央的决定,说是一份投名状也不为过。

香港从2007年,经江泽民之手完成回归。后由曾庆红、韩正等人执掌港澳办。在19年香港问题爆发后,韩正也亲自到深圳督战。从7月开始,有大量武警部队进驻深圳,传言是准备镇压香港。但是,在中共宣传部各种喊打喊杀,誓灭“港毒“、”废青“的舆论攻势中,这一批入驻深圳的部队却岿然不动,至今也没有对香港实施暴力镇压。

仔细想来,这可能是中共改革派的一手妙棋。

暴力镇压是习近平之流所喜闻乐见的。改革派借暴力镇压之名,将部队集中在深圳。通过两个来月的操练、培训,将这一支部队转化成为一只支持改革派,坐镇改革重镇深圳的“改革军“。试想如果没有这其中的机谋手段,对中国部队的异常调动,是几乎不可能的。

深圳,及其辐射的广东地区,是改革开放后发展最为迅速的地区。广东省的GDP超过了俄罗斯,每年为财政贡献最大数额的财政收入。有报道显示,近年来各地财政,只有广东、上海、北京为正收入,其余省份都靠这几个财主养着。作为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广东对于习近平修宪以来的诸多左倾政策肯定是不满的,却只能忍气吞声。随着川普贸易战的不断扩大,广东成为受害最严重的地区。一方面每年要上交大笔银子去补贴从中央到各个省地方政府的山大王们,一方面又因为习近平的胡乱出牌,惹得广东省收入骤减,企业外迁,几近破产。内外交困之下,广东也最具有揭竿而起的理由。

广东是中国的“钱袋子“,这是毋庸置疑的。另外,它也很有潜力成为中国的”话匣子“。随着移动网际网路的发展,微信、今日头条等网际网路资讯公司具有比CCTV、人民日报等传统官媒更广泛的流量入口。一旦有事,这些网际网路工具都可能成为改革派的宣传阵地。

随着武警部队入驻深圳的本土化改造,打造了一支改革派的“枪杆子“。这个枪杆子的实力当然不足以对抗中央军。但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现代战争更是比谁的钱多。深圳本地的”枪杆子“只要能够撑过双方翻脸的第一个回合,军队里、社会上都可能会有改革派附和反水。广东的”钱袋子“再风助火势,就可以招募千军万马出来。

现在的深圳,兼具“钱袋子“、”话匣子“、”枪杆子“,也有了和中央叫板,甚至分庭抗礼的底气。长远来看,改革派获胜的胜算很大。回到文章开头,林郑月娥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与改革派达成了合作的共识。

如上所述,改革派目前拿到了诸多筹码,但首先还是会与习近平进行沟通和谈判,不会贸然发动内战。从习近平最近在中央党校的发言多次强调“斗争“来看,习近平也不会贸然发动战争,而会更多借助于党内斗争。双方现在争执的焦点应该就是十月份的四中全会。

目前,中共中央保守派在各个地方发动党员学习,希望在四中上继续维护习近平的权力。但是根据改革派手上已有的筹码,也必然不会随便妥协。如果习近平等人在四中全会不做出妥协、放弃绝大部分权力的话,改革派有可能要求广东自治(上个月提的深圳自贸区也就是个引子)。而广东自治,且不说对习近平“定于一尊“霸权形象的重大挑战,如果没有了广东这个钱袋子,中国各个省的地方财政必然纷纷暴雷,带来深层次的金融危机。

总之,十月份的四中全会,让我们拭目以待。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