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抗争转向 矛头指向中共和习近平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30

香港抗争转向 矛头指向中共和习近平

转发此新闻:
这个周末,香港有三场集会游行,矛头都指向中共,包括28日「反威权」集会、29日「全球抗共」连线集会、以及101日「没有国庆只有国殇」游行。其中28日反威权集会已举行,主办者「民阵」说,有20万至30万人参加;29日全球抗共集会,将有29个国家的50个城市同时举行,包括美、加、澳、纽、西欧、北欧、日本和台湾等地。101日的游行估计难有100万或50万人的盛况,因为警察不批准游行,中产阶层就不会上街;但只要有10万、20万人上街,已足以成为西方新闻焦点,使大肆庆祝十一国庆的中共和习近平主席丢失面子。情境发展,这三项集会和游行显示,抗争运动明显转向,直接挑战中共,走向更危险。

全球抗共大游行 伦敦千人走上街头


一,已超过100天的抗争运动,从最初的「反送中」变为「反警暴」,再到现在的「反极权」。6月和7月是反对「送中条例」;8月起,警察开始滥权,过度使用武力,特别是对示威者暴打,不但在逮捕行动中使用残忍手段,逮捕后还动用私刑,「纽约时报」、人权观察和国际特赦组织都有调查和报告,三个月来媒体在现场拍摄的视频也可作证;香港人目击警方执法粗暴,大感愤怒,不少人当街大骂「黑警」,警察已成为人人咒骂的「过街老鼠」。

但这个周末的三项游行和集会明显转向,把矛头转向中共;对抗争运动来说,这个转向的最大危险是,香港人最愤恨的是警察暴力,反共并不是最关注所在,所以转向反共,是否仍会得到大多数港人支持?

澳洲悉尼千人集会

这次抗争运动的「五大诉求」中,最后一项是争取普选(普选特首和立法会议员),这应该是抗争运的最终目标。部分示威者认为,特首林郑月娥和警方都听命于北京,因此一切祸源都来自习近平和中共,所以必须「反中共」和「反极权」;但反共和争取普选之间有很大分别,抗争运动把焦点放在香港范围内的普选,可能是当前较适合的目标,也避免给北京镇压的口实。

二,北京在香港问题上显然存在两派意见的斗争,强硬派一直希望将香港示威升级为「颜色革命」,可将大陆的维稳手段用于香港,进行更强硬镇压,包括出动解放军;香港抗争运动转向反共,正好让强硬派有借口,用更强硬的手段镇压。

北京的两派斗争结果值得注意,因为这种斗争左右香港局势发展。不出动解放军和93日港府宣布撤回送中条例,明显是温和派的主张,但更值得注意的是,警方和示威者的冲突不断升级,背后应该都与强硬派有关。例如69100万人上街游行后,特首林郑月娥如果宣布撤回条例,以后三个月的抗争可能不会发生,但强硬派当时催促林郑继续强推修例,结果闯下弥天大祸。

又如,721警察和黑道勾结在元朗地铁站无差别殴打民众、811警方开枪打暴女救护员的眼球、以及831警察在太子地铁站无差别打人(一直传言打死了三人),每次警方都可选择暴力不升级,但偏偏每次暴力手段都升高。

加拿大多伦多千人游行

主要原因在北京和香港的强硬派越将暴力升级,民众也反弹、情势越混乱,他们越能抓权;反而不乱了,他们的主张就失去依据,没机会抓权和上位。所以警察天天发射催泪弹,弄得街头烟雾弥漫,每个周末防暴队都全副武装到处出现,这是主因。北京和林郑政府天天骂示威者是暴徒,破坏经济,外来游客看到街头混乱,旺市到处都是防暴警察,可能10年、20年都不想再造访香港。强硬派只顾自身权力,不惜揽炒香港,玉石俱焚,才是香港的不幸。

三,抗争运最后将如何收场?中美对抗之势已成,贸易战未解,现在又增加美国国会「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立法,香港陷入两国对抗中。习近平当局应不致贸然出兵镇压,仍采拖延政策,继续用警察「止暴制乱」,逮捕示威者,希望将前线示威者一网打尽(至今已捕1600人,估计前线示威者占1000)

另一方面,抗争者的初心未改,绝望揽炒的精神继续燃烧,不会畏惧警暴,继续抗争。三个月来,已有多名示威者失去生命,不少人被捕入狱,被警察打至断手断脚或头破血流,示威者不会忘记这种仇恨。发起「全球抗共」的「我要揽炒」团队25日发表「敬告全球人民书」说,抱着写遗书心态,只有眼前路,没有身后身,不会停止抗争,直至争取到民主自由为止。

来源:世界日报


加拿大温哥华千人游行

德国柏林

荷兰阿姆斯特丹

意大利米蘭
美国洛杉矶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