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为何习近平对美国、香港看似「举棋不定」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02

为何习近平对美国、香港看似「举棋不定」

转发此新闻:
中国愈口不对心,愈不难解读

近年川普的形象,对香港人来说有点众说纷纭,有人说他是颠三倒四的疯子,有人则说他是痛击专制中国的英雄。

自从6月初开始香港《逃犯条例》修订引发的政治风暴,已远超出中央的想像

中国呢?自去年至今,他们用一些文宣把川普贬抑成「唐吉诃德」那类人物,只是香港人向来不在乎中国怎么看,所以几乎没有人谈论。

我们都知道,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Miguel de Cervantes Saavedra)笔下的《唐吉诃德》是个半悲剧人物。在1415世纪英法为了应付漫长战争,开始从传统封建社会蜕变成集权中央,军备也不断提升;发展至16世纪下级骑士地位大受动摇,但唐吉诃德仍放不下保守的「骑士精神」,流浪民间四处伸张正义、锄强扶弱,可惜对于时代巨变毫无办法,根本没人理会这位与时代脱节的可怜老头。

大前日,中国外交部耿爽便讽刺美国:

「中美经济脱勾,根本不是缓解中美经贸磨擦的良方,更不是解决美国自身问题的出路,还是那句话,与中国经济脱勾,就是与机遇脱勾,与世界脱勾,与未来脱勾。」

中国政风多讲反话,心底愈在乎的事,嘴巴说得愈不在乎:一边说「(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一边表示不介意美国与中国经济脱勾,好像损失的只有美国,中国丁点不痛;同理,一边贬抑川普像唐吉诃德般守旧落伍,一边又深恐他连任总统,宁愿面对较为绅士的民主党人。

中国愈嘲讽川普如「过气唐吉诃德」,实际反而是其最头痛的对手。 

中国类似的姿态不断上演,稍后,笔者会在续篇指出中国近年一边淡化香港角色,声称上海、深圳随时取替香港,一边却深知大湾区乃至中国梦成败系于香港。

「派系斗争说」失效:习近平紧随普京集权为「务实极权主义」

过去一年,中美谈判反覆无常的局面,仍有一些人搬出旧有的「派系斗争说」解释一切,指习近平流露举棋不定的印象,依然是来自「江派、团派」制肘所致。实情,经过数年打贪稳住政局,2017年习近平思想正式写入党章,加上2018年三中全会通过修宪废除主席任期限制,累计几年换掉多位解放军上将,已可判断习近平在党内的威信无可置疑,有的是党内意见差异,再谈不上实质的「权力斗争」。

亦可以说,当今世界习近平治下的中国,跟普京治下的俄罗斯,其领袖集权性质已定于一尊,一如政治学家大卫.朗西曼(David Runciman)在《民主会怎么结束》(How Democracy Ends)述及的「务实极权主义 / 实用极权主义」(Pragmatic authoritarianism),透过现代更先进的科技,集权领袖更擅长于紧急关头,可以极速排除异议作出一锤定音的决定,并控制国内的舆论和反应,不停试验想要的结果,不需要像民主社会经过漫长商议提出定案。

俄罗斯、中国面对国内外声音的政治态度几乎一致:「极权主义者说:你想要得到尊重吗?那就先尊重我!」(“You want respect? the authoritarian says. Then respect me!”)分别只在中俄承传的历史与思想背景各异。

这才能解释,习近平带领的中国面对美国强硬作风,乃至香港反修例运动的冲击,他都要求对方不能逼使中国「首先」屈服或妥协,宁愿不断消耗折损,边拖边打务求是对方愿意先妥协为止(面对美国至少是「双方同时妥协」)。

中国经济决策硬分只有两派:「延安道路」、「(开明)改革道路」

既然如此,如果硬要为中国党内区分派别,仅仅是经济决策存在习近平为首的「延安道路」,与李克强等技术官僚为主的「(开明)改革道路」。

习近平令人有种举棋不定的印象,不是他本身刻意为之,而是对手太强、形势太恶劣,一时手足无措。

例如,在中美科贸、地方发展遇上诸多技术 / 实践难题时,习近平才会考虑是否放松「延安精神」,容纳李克强等人有更多发言与执行权,进一步走「开明改革」路线,这完全视乎形势而定(看着办)。一旦习注意到局势可以强硬,他的「延安精神」便会立即显露出来,正如5月初至8月中,他一旦铁了心尽力拖败川普,可以瞬间安排钟山担当鹰派谈判代表,淡化刘鹤;又在北戴河会议结束后,他特意到甘肃一带视察,提醒党员和人民「延安精神」,意味在面临内外紧张压力之际,被逼要退避时大可退避,能强硬时便应「战斗到底」。

所以,习近平令人有种举棋不定的印象,不是他本身刻意为之,而是对手太强、形势太恶劣,一时手足无措,临时退一步审视变化,等待可以进两步的机会。

假如你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甚至是年轻一代,可能对于「所谓党领导和思想」没有丁点兴趣,一听即连打呵欠,半句政治术语都记不起来,感觉很无聊。但是,那些国家官员们就是满脑子政治思想术语,有些把党史念得朗朗上口,他们拥有权力去管治十多亿人,一声颁布「国家战略、香港配合」就可以影响你日常生活,随时叫你打呵欠也感到压力。

习近平在2014年至今,从未停止过要求全民熟习「党史」,近年更推《习近平思想学习纲要》,习思想标榜的就是并合了毛泽东与邓小平的实践精神。

关于「延安精神」,王飞凌(Wang Fei-Ling)教授在《中华秩序》(The China Order)中总结得相当好。当年中共身陷二万五千里长征时(被国民党多次围剿逃亡),毛泽东看准苏联代表指挥红军不力,迅速夺取领导权,开始摆脱「苏联共产国际」的控制,开展由他一人带领的「党天下」在中国建立政权,表面听从史太林。这段不怕走迂回远路,后来甚至卖鸦片为求生存,也誓要实现中共领袖思想功业的历程,往往在逆境时援引以团结党和人民,必须忠于领导的信仰根源:

「在『爱人民』和『为人民谋幸福』,以及作为『人民大救星』而『创造新中国』种种强大而迷人的承诺之下,毛泽东真正重要的目标无非就是权力与统治的『雄心壮志』。为了这个目标,任何事情包括真相、道德、生命、人民生活水平、国家利益、和平、生态环境等等,都成为次要的、甚至可有可无的。??
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座右铭还镌刻在北京中南海共产党总部入口正门的照壁上;??2015年,沿袭在庆祝游行阅兵仪式上呼喊官方口号的传统,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就是以『人民必胜』的口号结束讲话。??
中国力量今天的崛起,仍然证明着延安模式的能量与潜力。」

这种唯领导、党天下宣称追求理想的生存意志,也一同见证在对港政策上。

习核心「延安道路」令香港反修例局势僵持

假如你一直有留意中美科贸战与香港局势,中国对香港往往在两种调子之间摇摆,跟美国处于一般对抗时,中国对港政策维持主张全面管治权,可是,一旦与美国「看似」快将谈成协议,中国对港策立即变得温和。

最明显是201811月中,当时习近平预备在12月初跟川普短暂停战,正迈向达成协议,于是一个月之前,急急与李泽楷、黄志祥、李家杰、唐英年等商界会面,叮嘱他们坚定走改革开放道路,协助香港开放各国投资,透过自由市场竞争推进创科等产业。

殊不知半年之后,20195月初中国声称美国在细节添加太多要求,不承认刘鹤一直以来的交涉,提出重订跟美国的谈判项目,掀起美中之间互加关税令局势升温,中美谈判变得阴晴不定。接下来三个月,川普一度坦承,中国很大机会将谈判拖至下年美国大选,与此同时,香港反修例运动不断发酵,中国自此再没有对香港释出半点温和风声。

的确,这两个多月以来,中美关系「连同」中港政策一并僵持。在612后港府跟随中央定性香港出现暴动,连月谴责极端暴力分子祸港,8月中北戴河会议放出消息,将整场反修例运动定性为有外国势力干预的「颜色革命」,期间,中方派代表到纽约紧急照会美方,被指在保证不涉血腥镇压之下,出动特警平稳香港乱局,最终因白宫反对才停步。

中国于是调整策略,刻意避过中央直接介入香港自治的形象,「硬震慑」交由港府自行判断形势处理,便看到林郑扬言不排除用 《紧急情况规例条例》(Emergency Regulations OrdinanceCap. 241)平乱,目前仍在「试水温」阶段,显然未有最终定案。

至于中国较方便干预的「软震慑」,在北戴河会议结束几日后,香港航空、演艺、传媒等界别纷纷出现人事变动,部分显然是裁走同情示威者的员工,其中以国泰港龙工会主席施安娜事件广受关注。

在北戴河会议结束几日后,香港航空、演艺、传媒等界别纷纷出现人事变动,此系中国较方便干预的「软震慑」。

僵局维持至近日,又再一次是中美互通电话过后,意味极大机会重启谈判,只不过相隔一日,当G7峰会国家领袖一致肯定《中英联合声明》,中央随即藉《环球时报》评论释出善意,强调香港「两制」要百分之百维持:「中国的土地上有一座『西方城市』,这多好」,又解释内地社会批评香港的只是意气说话,更谈及香港普选的界线应当放在哪里等等,一时令港人啧啧称奇。

说到底,假如中国再一次评估即将与美国达成协议,对港政策不过是回到201811月时的态度,分别在于反修例运动随时摧毁了大湾区部署,可能真的要宣布放行香港普选,才有望重建国际金融城市地位,继续「充分利用」。从中亦尽见中央对港强硬的「延安道路」,力求「斗至最后一刻」也绝不首先妥协的意志惊人。

川普不是唐吉诃德、反修例风波多暗涌

话说回来,川普一点也不像唐吉诃德,他做事可谓毫无价值枷锁,还局部抛弃了美国清教徒的历史包袱,过往数十年,美国崇尚的精神如麦可.曼德尔邦(Michael Mandelbaum)所言:

「清教徒领袖约翰.温瑟罗普(John Winthrop)就向同伴们宣布,他们的新屯垦区将是『山上之城』,将受到普世注意、钦羡和效仿。
??简单地说,美国人一向认为他们的使命是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也一直希望协助别人变得更像美国人。冷战结束后美国具有空前巨大的力量,使他们破天荒有机会试图实现它。后冷战时期的美国外交政策包含政府对此一机会的反应。」

川普早就离弃这种态度,只在乎「美国」企稳未来科技经济优势,不惜一切重塑「美国太平洋区域强权」,跟「中国亚洲区域强权」展开谈判角力,过去一年的手段完全是为了谈成对美国有利的协议,至于他近来连番为香港自由表态,同样是手段,主要是受到白宫鹰派幕僚的略策影响,借用美国国会压力,令香港问题捆绑在中美谈判上,招数尽出,完全无包袱可言。

倒是裴洛西(Nancy Pelosi 认为美国不应基于商业利益离弃香港,不久前她才补充,若不为人权自由发声,恐怕今后再无资格向其他地方发声,完全解释了为何她如此积极推动《香港人权民主法案》,硬要说充满价值枷锁的人,应该是佩洛西而不是川普。

足见,中国愈嘲讽川普如「过气唐吉诃德」,实际反而是其最头痛的对手,大家为了斗争都尽可能不择手段,变成「没有谁比谁高尚」的恶斗,才真正打乱了中国的算盘。

原本,香港问题若能简单处理,习近平尚有充分自信,不管中美协议是否谈得成,2020年至2021年作为十三五过渡至十四五规划,仍可以透过粤港澳大湾区规划振兴中国经济(包括推进创科 、中国制造2025、普及社会信用系统),去年中国为了避免美国猜忌,才逐渐较少在传媒详谈「中国制造2025城市群示范区」到底所指为何,但其实所指是以香港作为引擎的金融、创科城市群;近来放开、强化深圳「示范区」,只是逼于无奈的临时说辞。

不论怎样,自从6月初开始香港《逃犯条例》修订引发的政治风暴,已远超出中央的想像。


来源:上报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