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示威進入“多元抗爭”階段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15

香港示威進入“多元抗爭”階段

转发此新闻:
香港从6月初开始的反修例运动至今,以“勇武”为主要特色的游行加冲击给当局带
来了比2014年”占中运动”更加震撼的效应,并取得了阶段性成果,迫使林郑特首正
式宣布撤回修例案。尽管特区政府没有满足示威者的其它四个诉求,但运动的惯性还
在持续,网民和市民的士气仍维持一定的温度,“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共识仍在
发酵,下一步的博弈会出现多种场景。
    

  

    这次运动有别于“雨伞运动”的主要特点是:勇武和暴力程度更高,形式更加
多样化,组织更加精密化,灵活性更大,支持面更广。经过前段时间的多次与警方防
线的对峙和冲击,产生了没有人命死亡但炼狱般火爆程度相当的场面,软暴力、硬暴
O与和理非结合的遍地开花现象使当局一时无法适应,而运动产生的震撼被国际媒体
广泛报道,香港成为了国际关注点,随之而来的香港经济受到波及,旅游业、零售业、
酒店业和贸易物流业遭到严重冲击,失业情况加重,预计有100万人受到失业威胁□
C
    
    建制阵营的悲情诉说,目的只是力图使沉默大多数惊醒而参与“止暴制乱”,
但并没有□及示威者和反对派的要害。事实上,示威者正是需要这种效果,这种“揽
炒”(鱼死网破)的效果,因为如果没有这种现象出现,便不能引起港府的重视,不能吸引国际的目光,不能得到西方的政治支援。
    
    虽然大多数民意支持反修例,反暴力,但民主派认为,暂时的混乱和经济受损
是香港需要经历的阵痛,否则难以削弱建制力量几年来的压制优势,难以为香港突破
政改瓶颈提供契机,也就是为了香港人的长远利益作出的短暂牺牲。
    
    早前参与游行的百万香港人,一方面希望香港维持安定局面,一方面又反对林
郑和中央政府的诸项政策,因此对于示威者的激进行为给予理解甚至支持,眼看运动
走向激烈对抗,有可能处于“紧急法”实施的边缘,民意逐渐偏向和理非的抗争模式
A不支持示威者扰乱公共秩序,也不愿意看到更多的青年学生与警方拼命、受伤、被
捕。因此,运动的走向随之朝多元化发展,形成了目前和理非加勇武,百花齐放,创
意抗争的“战略相持态势”。
    
    网民和市民发明了多种表达和抗争模式,例如人链灯光、多场所集结、合唱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歌曲、连侬墙、游行、外访、罢课、研讨会、围堵警署等形形
色色的活动,走向多元模式,间歇性发起少数人的游击暴力,维持火候,加剧当局的
神□
g紧张。
    
    原来示威者期待激进的冲突可以刺激特区和中央政府,令解放军出动,完成毁
灭一国两制和香港声誉的任务,但是政府方面没有上当,而是加强了警力,升级了镇
压,在消耗战中逐步削弱示威者的战力。因此示威者调整了战术,在多元化反制上动脑筋
    
    在市民忧虑“紧急法”实施的时候,示威者采取边缘操作,临界点作战,既不
给政府升级镇压制造借口,又不让运动走向式微,牺牲在政府的拖延战术中。
    
    反对派认为,多元化的抗争艺术可以保住原有的民意支持,直到11月底的区议
会选举到来,民主派将会借运动之势取得胜选优势。
    
    许多民主派核心人物认为,随着10月1日国庆节的到来,香港反修例衍生的争民
主抗争将会出现新一波高潮,有大事发生,其中,9月15日由民阵争取的大游行受到
警方反对后,会如何演绎,值得关注,而这一天的市民动向则是国庆日另一波大动
作的参考指标。



来源:博讯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