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元老家族的政治香火: 曾经的叶盛邓衰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24

元老家族的政治香火: 曾经的叶盛邓衰

转发此新闻:
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叶氏家族控制下的广东省,曾经的“国中之国》被几家海外中文媒体转载时,把标题中的“曾经”二字删除了。但相比于上个世纪末和本世纪初的叶剑英家族的鼎胜时代,历经江泽民,胡锦涛和习近平三任总书记陆续对叶氏家族的政治赎买和利益交换,广东省“国中之国”的特殊政治地位确实已经是过去时了。

邓小平的儿子邓朴方

回想 一九九七年初邓小平去世之后,江泽民等“第三代领导集体”成员按照“太上皇”的生前意愿将其焚尸扬灰之后,立刻开始了中共十五大的人事部署。考虑到“太上皇”他老人家尸骨未寒,对其后代总还要网开一面。于是,当时还只是分管党务工作的政治局常委的胡锦涛向有关人员传达了总书记江泽民钦点“朴方同志进中委”的指示,并特别把邓朴方的大名安排在十五大主席团里面。但是,党代表们或许是因为对邓家后代的所作所为早已义愤不已;或许还有其他一些外界无法推测准确的原因,总之是在有一定差额比例的中委预选过程中,即用最低票数否决了这项“总书记钦点”。无奈之中,总书记又钦令把邓朴方的名字退至候补中委候选名单中,等待正式选举。

一九九七年九月召开的中共十五大上,中委和候补中委都采取了预备选举“差额”,正式选举“等额”的形式,正式选举中得票过半数者一律“当选”。于是,邓朴方虽然得票免强过了半数,但却是所有候补中委中得票数倒数第二。倒数第一便是当今圣上习近平。

当时有传闻说,,擦掉一头冷汗的江泽民为此私下里对亲信们表示:我对小平同志的亲属已经是仁智义尽了。但邓家子女们却毫不领情,抱怨江泽民等人在预选前,没有作好党代表们的思想工作。

当时,在经过 “预选”之后进入正式选举名单的十五届中央候补委员候选人名单中,得票倒数第一是习近平,倒数第二是邓朴方,倒数第三是当时从中央委员选举中被差额下来的袁伟民,倒数第四是现在还在秦城监狱里陪薄熙来打麻将或斗地主的王雪冰,倒数第五是自称习近平清华师姐的退休副总理刘延东,倒数第六是当时江泽民手下的中央警卫局局长由喜贵,倒数第七是王歧山。

此安排王歧山进入中央候补委员序列是时任国务院常务副总理朱镕基的强烈推荐,十五大开过之后王歧山即被派往广东,出任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和广东省政府常务省长。

按照中共官方媒体的说法,在曾经的那场亚洲金融风暴的影响下,当时广东的银行不良贷款比率达50%;王岐山去广东,主要是协助省委书记李长春处理广信、粤海等国有企业资不抵债的事件,从此名声大噪。

当年十五大召开几个月以后,又赶上一九九八年三月的中共九届人大和九届政协的同时召开。在安排政协领导班子人选时,中共高层故伎重演,再次用把邓朴方的名字先安排进“大会主席团”的方式,暗示与会者在选举常委时投他一票。好在“党外人士”居多的全国政协委员们,居然比中共十五大的党代表们更愿意“与党中央保持一致”,使得邓朴方在九届全国政协常委选举过程中的得票并不算低。

不过,敏感人士同时也注意到,此前五年的一九九三年召开八届人大和八届政协会议时,军队代表团里有邓家三公主邓榕及三驸马贺平并列其中;国家机关部门负责人到会的特殊席次上端坐着国务院科技委员会副主任、邓家二公主邓楠,和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总经理、邓家长驸马吴建常;邓家长公主邓琳则是政协会议上被新闻记者追逐不舍的主要对象之一。而五年后的九届人大和九届政协会议上,虽然老太爷刚刚去世一年,但邓家后代排着队鱼贯进入人民大会堂的历史场面,已经是“时不再来”。

当然,当时的江泽民等“邓小平的(政治)接班人”对继承邓小平家族香火的后代们再不够意思,也还不至于把邓朴方当时 的残疾人联合会主席的位置拿掉。这便是邓朴方还可以在九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会里被分配到一个“花瓶岗位”的原因。

当时北京政界人士有议论说:江泽民为了防止政治上的麻烦,只允许给邓家后代保留一个残疾人联合会的官位。事实确实如此,当时 邓家长驸马吴建常的中国有色金属总公司第一把手的职位被拿掉后,还没来得及在冶金工业部副部长这一“新的领导岗位上”把自己的办公室门牌号码搞清楚,该部便已经被撤消。接下来,吴建常与中共国务院部委众多“下岗”部长一样,一度处于“留薪待业”状态。等待很长时间后,才被降格使用。

至于邓三驸马贺平,日子更不好过。早在一九九七年十五大召开之前,贺平的保利公司董事长兼职便已经被免掉。,因为成立了直属中央军委的总装备部,贺平原来担任部长的总参谋部装备部已经不复存在。

与当时的邓家子女相比,叶剑英家族的后代平均年龄要比他们大许多,待邓小平去世前后即已经先后到达“退居二线”的年龄段。但是,与在政坛上迅速失势的邓家后代相比,叶家后代至少从表面现象上看个个“老当益壮”,虽然交出原来所任的重要职务,但交换条件也必须是政治待遇晋升一级。

在一九九七年九月召开的中共十五届全国代表大会上,叶氏家族的代表叶选平及其妹夫,刚刚任满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国务院副总理职务 的邹家华均不再继任中委。因为当时中共高层已经决定在任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年龄在党代会召开之前已经超过七十岁者,原则上不再安排继任中委。当时,出生于一九二四年十一月的叶选平还差一个月就年满七十三岁;出生于一九二六年十月的邹家华则刚满七十一岁,所以没有多少人对叶选平和邹家华从十五届中委候选人名单上消失表现惊诧。到次年三月召开九届全国政协时,人们惊呀地发现,称得上是年事已高的叶选平虽然不再担任党内职务了,但却还要继任一届全国政协的常务副主席。

我们前面的文章内容中已经介绍过,当年江泽民一手促成的与雄霸广东省政坛的叶氏家族的政治赎买和利益交换始于一九九一年,当时的年叶选平在如愿安排了自己培养的广东省委书记接班人谢非成功接替林若的广东省委书记职务,又要求中央同意把广东省长职务交给也是自己一手提拔和培养的朱森林后,辞去自己广东省长职务时已经六十七岁,早就超过了正省、部级干部六十五岁退位的年龄限制。而且,当时的江泽民和李鹏请求叶选平交出广东省长的位置时,交换条件就是安排他官升一级,出任全国政协副主席。

请注意,当时是在全国政协年度例会上先增补叶选平为全国政协委员,常委和副主席之后一个多月,才又请求他辞去广东省长和省委第一副书记职务的。

一九九二年召开中共十四大时,叶选平已经六十八岁,但因为已经被增补为全国政协副主席,于是便以党和国家二级领导人身份连任了中央委员。

自邓小平时代取消干部终身制以后,因为年龄原因从省长岗位上退下来后又升任全国政协副主席者,唯有叶选平一例。不但如此,待一九九三年三月召开八届全国政协时,叶选平又被安排为全国政协第一副主席,地位仅次于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身份兼任政协主席的李瑞环。

于此同时,比叶选平还年轻两岁的十三届中央政治局委员杨汝岱虽然也被安排为第八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但在此前的十四大上居然没能连任中央委员。


中共已故元帅叶剑英的长子、前广东省省长叶选平。 

时光又过了五年,在一九九八年三月召开的九届全国政协会议上,人们不但惊讶已经连任了七年政协副主席职务的叶选平,虽然已经是七十四,居然还要继续连任一届全国政协的常务副主席,更惊讶在宣布叶选平连任的同时,那些或因为年龄原因,或虽然尚还年富力强,但行政职务的任期已满,而分别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国务委员,以及最高检察长等高位上转任全国政协副主席职务者,比如杨汝岱(十三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任建新(十四届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宋健(曾连任两届国务院国务委员)、李贵鲜(曾连任两届国务委员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等职)、陈俊生(曾连任两届国务委员及国务院秘书长兼国家机关工委书记等职)、张思卿(上届最高检察院检察长)等,也包括时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长的王兆国,总之是所有这些第九届全国政协党内副主席的大名,均要被安排在叶选平之后。而且,上述第九届全国政协的党内副主席中,李贵鲜、宋健、张思卿和王兆国,都还在十五大上继续被安排为中央委员,但他们的大名在政协副主席名单里却都要排在党内已经没有职务的叶选平之后。

而叶剑英的二公子叶选宁,首次以岳枫化名被安排为全国政协委员是一九九三年三月召开第八届全国政协会议的时候。五年之后召开九届全国政协时,一九三八年出生的叶选宁刚好到了正军职干部六十岁退役的年龄标准。于是,安排他交出总政治部对外联络部少将部长职位的交换条件,便是将他的上届全国政协委员荣誉职位升格为本届的全国政协常委。

对照一下当时的第九届全国政协常委名单就不难发现,此前多少年里从大军区正职岗位上因为年龄原因陆续被替换的一大批退役上将,也不过被安排一届全国人大常委或全国政协常委而已。而更多从大军区副职岗位上被替换下来的退役中将,还捞不到这个“花瓶名份”。

所以,一九九八年三月当叶家二公子叶选宁以岳枫化名与他的哥哥叶选平的大名一同出现在第九届全国政协会议主席团名单中后,知情者立刻敏感地意识到背后的交换条件是什么。

因为一九四九年前后的国民党降将代表及其配偶都已陆续作古,其子女们自然成为“统战对象接班人”。在此前提下,某个前国民党降将家族里一次出两至三个同届政协委员的情况并不新鲜;没有能够进入中央委员序列或全国人大常委序列的共产党元老子女,被安排一届政协委员或政协常委的例子,也能够举出一大把来。但是,共产党元老家族里,一家有兄弟两人出任同一届全国政协常委,则除了叶家,举不出第二例来。

对此,当时的中共政坛内部有一种解释是:一九九七年九月召开的中共十五届一中全会上,正好年满六十五岁的时任广东省委书记谢非继任中央委员。但在会议过后,江泽民即表示谢非之所以继续留在中央委员会内,是因为他享受党和国家领导人待遇,在年龄上不受正省部级六十五岁封顶年龄限制。既然如此,他在六十五岁之后继续担任省委书记职务就不合适了……。  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谢非以及他的政治后台叶家势力自然没有理由反驳。但江泽民提出的调时任河南省委书记李长春接替广东省委书记的动议,毫无疑问是需要叶家势力的首肯。

另外 ,不但当时江泽民选派的李长春顺利进驻广东,朱镕基的政治心腹、姚依林的乘龙快婿王歧山也顺利出任了广东省常务副省长的职务。与此同时,谢非也在向李长春交出省委书记大印后,高高兴兴地到北京全国人大常委会报道,“愉快地接受”李鹏这位新任委员长的领导。幕后的政治交换条件就是在继续保留一届叶选平全国政协常务副主席职务的前提下,再把叶选宁的政治待遇提升一级。详细的分析内容,留待下篇文章继续 。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夜话中南海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