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共「改土归流」 党企清洗港商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9-17

中共「改土归流」 党企清洗港商

转发此新闻:
路透社上周五报道,中国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上周在深圳与近百间国企代表会面,要求国企加大在香港的投资,以协助平息香港近日的社会乱局。报道引述消息人士指,国企在港投资不仅只是入股香港企业,还要得到企业的控制及决策权。更有与会的国企高层认为,「香港的商界精英当然没有做得足够,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都不是我们的一员」。言下之意自然是怪责本地商界没有紧跟党中央的脚步,在香港发挥维稳作用,在反对修订《逃犯条例》一役更甚,所以才会令抗争连绵三月未止。


凑巧的是,就在报道刊出前两天,上周三晚上,特首林郑月娥在礼宾府接见了数十名内地央企的高层及一些本地商界人士。《苹果》引述消息指,央企代表与林郑会面是由国资委仓促安排的,会面商讨内容包括央企未来在香港的发展计划,甚至让央企向特区政府提出建议,对央企来港作政策扶持和资源配合。这与路透社报道引述的消息不谋而合,两则报道说明了中共对港的政经控制将会进一步升级。

在回归以来的一段长时间内,中共对港的控制主要是间接性的,透过授予本地政商集团垄断性的政经权力,换取对方的效忠及协助在社会上吸取资源,吸取的资源由中共权贵及本地建制政商瓜分。这种代理政治的好处是中共可以隐身幕后,为《基本法》订明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粉饰门面。但建基于利益之上的关系,自然也要利益来维持,中共对本地建制政商的好处不是白给的,是要有回报的,即是让他们在香港奉行中共的政策及协助中共维持对香港的控制。

然而,《逃犯条例》一役却揭示了代理们与中共主子间潜藏的利益矛盾。中共欲以修订《逃犯条例》将内地党领导司法一套伸延至港,强化专政;此举却恰巧触碰了本地建制政商的利益,《逃犯条例》一过,香港法治倒退,本地政商赖以为生的国际级营商环境何以维持?何柱国的「如沐春风论」便是这种恐惧的明证。于是,当初修例之时,可见不少香港商界人士对中共归队命令阳奉阴违、放软手脚;及后抗争运动一再闹大,商界支持政府镇暴也只是做样子居多,出力的少,更有田氏兄弟此等「坏孩子」不时公然发表异见。养兵千日,到用时却不听号令,中共有人有「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都不是我们的一员」之感,不足为怪。

代理人失效,于是中共便需要亲身站到台前稳住局面,以党国企业加强对港的政经控制自是一途。自6月中抗争爆发以来,中共党媒喉舌便一直将香港的社会矛盾和市民不满归咎于商界垄断政经利益,让这些代理人背着中共自己也有份的锅。如今香港商界未能紧跟党中央命令,借势清洗,「改土归流」以党国嫡系代之也是顺理成章。李嘉诚近日呼吁政府对年轻人网开一面的言论,便受到中共喉舌乃至政法委的炮轰,四年前〈别让李嘉诚跑了〉的一幕再次上演。当昔日对改革开放作过杰出贡献的香港首富也成为箭靶,党国企业大举南下,要掌控香港经济命脉,又能留给本地政商集团多少空间?


商界勿继续鸵鸟苟且偷安

本地建制政商素来畏惧民主化,认为民选政府必会损害其垄断利益。然而民主社会的利益再分配,与现今他们将会面对由以「斗地主」起家的极权执行的利益再分配,何者更能保障到他们的利益,不言自明。与中共亲密如马云也得将自己一手建立的企业贡献党国换取全身以退,本地商界难道还能继续做鸵鸟,以为可在中共极权下保住家业?可别忘记1949年,不少商界人的父辈千辛万苦带着家产逃离内地所为何事,如今国进民退杀入香港,商界只有与大多数港人站在一起,争民主卫法治,才能保住这个让你兴家致富的城市!

来源:苹果日报林海 传媒工作者



转发此新闻: